第十章 打猎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十章 打猎

第十章打猎 京城隆贝勒府上的三少爷浦继如今是牛气了,在四九城总算是个角儿了,因为他能跟洋人打上交道了。他的丝袜店虽然有伤风化,然而却引得使馆区的女人们疯狂追逐。浅浅地京城浦三少爷交友广泛起来,因为他说得上话,běi jing城但凡有人找洋人办事都跑去找他。 浦三少爷高兴起来之后,煞是威武,看王茂如前后雇了俩保镖和一个车夫,也有学有样雇了俩保镖,拄着文明杖,留着辫子,大摇大摆地好不自在。丝袜店现在有俩人打理,一个叫马晓水,是大经理,一个是崔舟,副经理,还雇佣了会计和出纳,王茂如的公司远比现在大多数公司正规多了。俩人也不用干什么,交代一句话之后下面人全都办了,俩人只管收钱分钱就行。 只是这丝袜是王茂如从未来带过来的,却不是无穷无尽的,他手里还有六万双丝袜。而且国内的市场基本上都满了,现在销售额稳定下来,王茂如也正巧从北大辞职。他查了一下手里的钱,前后卖出丝袜的钱,外加写书赚的钱,一共手里四十万银子,这和鹰洋六十万鹰洋,的的确确算是个有钱人了。 他不愿意继续留在běi jing,这个时候的běi jing,政党相互攻击,大小军阀,教会社团横行,纵观全国无不如此。便心生想出国赚钱的想法了,这个想法在ri本记者工臧拿来邀请函之后,更加迫切。 只是没想到期间出了个意外,唐月琪的出现和闯入他的心扉,让他忽然又不知道该不该走了。走,是为了更好的发展,不走,实在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女孩闯入自己的心扉,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但是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前世见了无数美女也不会心动,但是现在面对一个单纯的小丫头居然动了情,莫非自己有萝莉情结? 王茂如苦笑连连,次ri锁住和二根带着行李返回沧州乡下,他也雇了辆马车,带着长短枪跑去城外,陪着唐宝琪打猎。唐宝琪人娇小玲珑,加之没有开过枪,拿着匣子炮太大,拿着毛瑟步枪还是太重,幸好王茂如还准备了柯尔特左轮手枪。两人开了半天枪,仍旧是一个猎物没有打着,但是玩的不亦乐乎。 běi jing周围驻扎了诸多军队,王茂如为了免去麻烦特地找了这个远离人群的老林,赶马车的车夫一副担心的样子,如不是知道这王茂如就是北大老师,肯定不敢来这里。 玩了一上午,便坐在草坪上吃起携带的糕点,唐宝琪笑着笑着,忽然叹了口气。 “小小年纪,叹什么气?” “要是天天都能这么快乐就好了。” “天天这么快乐?”王茂如哈哈一笑,道:“哪有人天天这么没心没肺的,又不是活在当下,只是抓紧有限的时间,能开心的时候尽量开心吧。眼下时局这么乱,估计未来也不会多好。” “先生你未来有何打算?” “打算?”王茂如叹了口气,自己本打算从军的,也想当然凭借自己从未来回来的人的一点远见升官,结束中国的混乱。然而,这么梦想是多么遥不可及,只能摇头苦笑,还是现实一点吧,一步一步来。 “先生为何这么苦恼?”唐宝琪吃着糕点,俏生生地问。 王茂如看她嘴角旁挂着的糕点渣子,乐了起来,掏出手帕帮她擦了一下。唐宝琪红着脸,身体向后退了一下。王茂如倒是没注意到这些,仍旧是帮她擦拭去,笑说:“苦恼自然是极多,即为自己,也为国家。你不知道我常常有这样的妄想,我妄想中国有一万个王秀盛,这样国人会不会觉醒,而不去进行党争呢?我是不喜欢党争的,争来争去,秃自消耗了国力。可惜啊,对了,你的梦想是什么?” 唐宝琪低着头,红着脸,显然并没有从刚刚的暧昧动作中走出来,心通通乱跳个不停。 “唐宝琪同学?小唐?小唐?” “啊?啊?怎么了?先生?” “你怎么了?” “我……”唐宝琪羞涩地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回去的一路,唐宝琪坐在马车里都不说话,王茂如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说什么了,便将她送回。 回到住处,见浦继等了他很久,还很暧昧地冲他眨眼睛,说:“秀盛,今天可否快乐?” “没个正行。”王茂如笑道,“老贝勒爷让你回家了?” “那是自然。”浦继笑道,“我在běi jing城,也算是叫得出名的一号人物了,阿玛也水涨船高嘛,就连那些铁帽子王见了我阿妈也得低三下气。这些都是我这个做儿子带来的,阿玛还能骂我不成?” “有你的。”王茂如笑道,又问:“出国的事儿,你觉得怎样?” 丝袜店里的事不多,而且因为有了专门的经理,倒是让浦继每ri都跑去烟花胡同。王茂如挺感激他在刚来京城的时候对自己的帮助,虽然他是满人,但是王茂如不是孙中山那种排满主义者,他反倒是欣赏严复的五族共和。 浦继也觉得出去开开眼,于是两人商量了一下之后回běi jing关了店铺,带着剩余的六万双丝袜,找到丝袜店如今的经理马晓水和崔舟两人,因为两个人都在洋行做过,会简单地说些外语。两个经理也是第一次知道了原来自己真正的雇主是北大的教授,秀盛先生。听说要出国去欧洲,心中满是兴奋和激动,这出国得多光宗耀祖的事情啊,出去游历一番,金银都由雇主包办,就算是在外赔钱了,回来找活也是不错的。 浦继回家跟老贝勒商量了一下,袁世凯有颁布了《戒严法》,老贝勒心中害怕再有兵祸之乱,害怕家里遭殃,万一浦家出事儿还能留着一个根儿,便允许浦及跟家里人一说去欧洲开开眼。 老贝勒陈思一会儿,叮嘱道:“出去走走也好,别总是在家里,你从小就聪明,这次去,就你和你那朋友秀盛俩人去。你吃吃苦,以后才能有出息,别学你两个哥哥,唉。” 浦继的大哥浦纳在军中,以前叫做大清新军第一师,后来大清朝没了,变成了北洋第一师,但是有点八旗子弟的劣行。前些ri子因为犯了军规,在军中赌博放高利贷,被北洋军开除了,回到家反倒是高兴不已,上街斗鸡遛狗,很快又吸上了鸦片,堕落得比浦继还甚,这让老爷子懊恼不已。二哥浦定因为旗人的关系,在北洋zhèng fujing察系统中也郁郁不得志,只当了一个管理档案的文员,每天回来愁眉苦脸。 现在全家十几口人都只能指望老三浦继出息出息了,但看看他周围的朋友,也都是一些落魄了的纨绔子弟,却失了靠山还只会败家,迟早都要完蛋。老爷子让他跟着王秀盛去欧洲闯荡倒是一件好事儿。

上一篇   第九章 懵动

下一篇   第十一章 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