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坑人的岳父大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坑人的岳父大人

这番抵达北京之后,黄仲涵更加惊讶起来,北京不愧是中国首都,二十米高的城墙巍峨耸立,新修的柏油马路条条纵纵,路边竖起的公共树木和每隔两公里便必有一个公共厕所,免去了城中市民肆意大小便的烦恼,而每隔一二百米便有一个巡警巡逻,也使得北京的治安前所未有的良好。在城外,便有来华工作的德国设计师设计的四五层的居民楼不断建起取代中国式的庭院建筑,使得这北京显得格外现代化。许多老北京人或者来北京工作的人都搬进了这种德式的居民楼之中,也显得北京呈现了两种不同的风格来,中国式的四合院和德国巴洛特式的清新明快。 这是一个特别的城市,即现代又古典,即中国风又纯西方化,从此时北京的建筑来看就能够特别体现中国人的特点,包容消化,不管任何特殊的极端的文明进入中国,最终都会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吞噬。 是的,中华文明最令世界感到可怕和震惊的,就是中华文明有足够大的胃口,将其他融入文明吞噬掉,然后成为自己文明的一部分。 黄仲涵参观完了北京之后,这才与顾维钧说起本意来。原来是他的岳父黄仲涵想要将生意做到中国找到了他,并表达了自己的生意想要向祖国发展的意思。 但是顾维钧是个政治家却不是一个生意人,家里的大小开销都由夫人负责。这下倒是不知道岳父的意思了。黄仲涵见顾维钧没有读懂自己的意思,便直接表达说希望能够在国内投资,而在国内投资必须有强硬的政府后台做后盾。顾维钧尽管位高权重,但是只限于外交部,在其他领域内没有关系。所以黄仲涵说希望顾维钧将自己引荐给王茂如,他也代表南洋的黄氏家族作为家族代表提前参加家族会议。 当看到黄仲涵本人之后,王茂如有种特别好笑的感觉,因为这人太胖了,而与顾维钧同行的除了他岳父黄仲涵之外。还有他的妻子黄慧兰,这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孩,既有东方女人的韵味。又有西式风情,也难怪顾维钧钟情于她。不过把黄仲涵和黄慧兰妇女二人放在一起一对比,让人生出啼笑皆非的感觉,这女人哪里都不像是他的女儿。要说是捡来的别人都信。 这黄仲涵不愧是糖王。典型吃糖吃多了,胖成这番模样,乘坐飞艇恐怕都得多收一个人的费用。 只见胖墩墩的黄仲涵恭敬地对王茂如抱拳长揖大礼,如今很多人崇尚西式礼节,反倒是他恪守中华古礼,倒是让王茂如觉得有些意外。王茂如也不好站着,便依照古礼进行还礼。两方互拜,一旁的顾维钧和黄慧兰倒是目瞪口呆。这两人在做什么。 黄仲涵高兴地说道:“能见到尚武大元帅,鄙人荣幸之至。” 王茂如道:“坐吧。” 几人坐定之后。黄仲涵这才说出他的想法,他希望能够在海南岛建立运输公司,掌控南洋航线。王茂如思考之后却没有给出答复来,说自己考虑一下。黄仲涵便拿出礼物,一张荷兰银行的本票,金额高达一百万美元。 向我行贿?吃饱了撑的吧,王茂如拿着银行本票,却冷笑起来。 这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背后一定藏着天大的秘密。看起来顾维钧应该还蒙在鼓里,看黄慧兰惊讶的眼神也能够看出来,她同样也不知道黄仲涵会花费这么大的代价来向王茂如行贿。 王茂如叹了口气,将银行本票又送了回去,说道:“我当什么都没看到,你当什么都没发生,这件事容我考虑一二,如今我竞选总统关键时刻,不希望有什么岔子。” 黄仲涵听到之后,顿时会意,赶紧收好,抱歉说道:“是我唐突了,是我唐突了,该罚,该罚啊。我等着就告罪离去,请尚武大元帅万万不要生气。” 几人走到门口,管家王鹏又叫住了顾维钧,让他回来。顾维钧一头雾水道:“这前后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越来越糊涂了?” 王茂如冷笑道:“很明显,你这岳父想要垄断南海航运生意。” “啊?垄断?”顾维钧惊讶道,“他不是要开发吗?” “少川啊,你专于国际关系和外交,却不专于做生意啊。”王茂如笑道,“一百万美元买的不是保护,而是支援。但是我不会受贿,因为我的财富比他要多,我何必要这小钱。而且,这人眼中似有奸诈,与我对视的时候眼神飘忽不敢直视,我断定背后必有事端。” 顾维钧道:“小兰和她父亲许久没有见面,这也是刚刚相遇不久,据说因为我岳父喜欢儿子不喜欢女儿,而小兰的母亲生了两个女儿,所以才导致她们母女三人在家族之中遭受偏房排挤,这才去了欧洲又去了美国。怎么,秀盛,你觉得有问题?”王茂如皱了皱眉没有回答,顾维钧愣住了,自己的新岳父莫非真有问题? 王茂如想了想,说道:“据我所了解,这个黄仲涵很不一般,并不是表面上仅仅是生意人那样简单,他在爪哇用了十年便成为糖王,你以为你的这个新岳父单单凭借生意手段就能达到的?” “这……”顾维钧略微尴尬了起来。 王茂如看到顾维钧面露为难之色,叹了口气才继续说道:“我不能说他现在有什么幕后的事情,而且南洋运输也是未来我国一个重点发展的区域,绝对不可能控制在超出我的控制范围之外的人的手中。这个黄仲涵,我们还需要全面的了解一番。少川,我这么说你别介意,毕竟,国际大事和儿女私情不能混为一谈。” 顾维钧点头道:“秀盛,我自会醒得。” 王茂如又道:“总之,你尽量不要和他有什么利益牵扯,我继续派人查一下,你的新岳父是什么目的。黄家和我们的关系一直不错,但这次似乎有些不一样的味道。” “好吧,希望小兰没事。”顾维钧道。 两个人风花雪月的说了一阵之后,王茂如笑道:“少川,这些时日以来,不少官员找我,你知道是何意?” “求官而已。”顾维钧笑道。 “为何你不来求?”王茂如问。 顾维钧笑道:“我不必求,秀盛你总不会一脚把我踢开不是?” 王茂如哈哈大笑起来,长叹道:“如今我也在纠结一件事啊。” “你有何事纠结?”顾维钧想了想,道:“人事安排过多吧。” 王茂如摇头道:“人事安排无须考虑,我用人一要看人品,二要看能力,关系再好人品差能力差也是不行。” 顾维钧笑道:“我听说了,咱们的妹夫岑德广向你求官,被你拒绝了,是不是?” 王茂如道:“此人不熟。”顾维钧大笑起来,王茂如忽然之间问道:“少川,你有没有信心,担任国务总理一职?” “国务总理?”顾维钧顿时惊讶起来,半响说不出话来。 王茂如笑道:“或者我们换一个名词解释,国务卿。” 国务卿? 顾维钧忙问道:“总统共和制?”一瞬间,顾维钧立即明白了王茂如在职务上的意思了,他想要结束制度的争吵,稳固国家体制制度。也是,总理制和总统制吵了十几年了,迄今也没有超出一个名堂来。王茂如的国务卿名词一出来,顾维钧立即想到的是美国式的总统共和制。顾维钧一面大为惊讶,一面脸色激动通红,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秀盛,我……有些紧张啊。” 王茂如忍不住乐了,道:“你自认为不能做?” “不。”顾维钧道,“能做,而且一定会做的更好。” 王茂如笑道:“那不就得了。” “只是我的年纪有些轻了。”顾维钧考虑到两人都没有四十岁,可以说如果王茂如提名他做总理,这一届政府真是“年轻化”了不少。 王茂如郑重说道:“少川,不可妄自菲薄。你当初在国联,在巴黎和谈面对数百各国政要侃侃而谈,怎地如此扭捏起来了?” 顾维钧道:“既然秀盛相信我,少川也却之不恭了。” 王茂如道:“好,既然如此,我等商议一下十二部长官和次官人选吧。” 顾维钧自然知道轻重,哪里敢这时候观看,分寸掌握还是得当婉言谢绝。 他的这个总理也只是给王茂如做副手而已,便辞别王茂如,拜访唐绍仪。唐绍仪见到顾维钧便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他原本就看好顾维钧,当年也是因为他喜欢顾维钧,才把五女唐宝玥介绍给他下嫁于当年名气还不响的他。既然王茂如决定由顾维钧来接他的班,唐绍仪当然要着重看待,拉住了顾维钧的手说道:“少川,此番上任,汝等注意几点。” 顾维钧见他神色凝重,道:“岳父,当哪些?” 唐绍仪道:“王茂如,你的妹夫王茂如。” “什么?”顾维钧惊诧道。 唐绍仪道:“你妹夫王茂如性格难以捉摸,他做大总统,只能有一种声音,你只能做大管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