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烫手的总统候选人资格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烫手的总统候选人资格

两人坐定之后,顾维钧道:“政府之中有一种声音也是极为正常,即便如同美国等民主国家,管事的人多了,反而乱七八糟。” 唐绍仪苦笑道:“少川,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您的意思是……” “秀盛治国,若非中国成为盛世天朝,便成为危险国度。”唐绍仪断定道,“在他手上,中国只会走上两种截然相反的道路。” 顾维钧吃了一惊,唐绍仪苦笑道:“你我尽量让秀盛不要走向危险道路为好才是啊。” 和顾维钧的谈话没有持续多久,王茂如送走他之后便打电话给李木鱼,要他查一查这个顾维钧的新岳父黄仲涵,看一下他到底有什么关系,李木鱼听说是爪哇糖业大王,便说:“大元帅,您放心,这个交给我们。只是我们中情司的业务还没有扩展到东南亚,所以需要一点点时间。” “我知道,全都交给你们了。”放下电话之后,王茂如索性也不再想了,这个能够在荷兰殖民地成为糖业大王,估计这人和荷兰人的关系匪浅,可是中国和荷兰没什么瓜葛,甚至两国连外交都没有相互承认。莫非荷兰政府想要打开中国市场?很有这个可能。 终于时间临近了民国十二年年底了,国会最终在西方圣诞节那一天确定了五个大总统最终候选人名单。 这五个人分别是今年三十八岁的北京大学临时讲师、前国防总长、尚武大元帅王茂如,四十九岁的浙江商人、拥有百万身家、号称浙江丝王的林询。六十九岁的前清翰林湖南士绅元老、人称半袋学问家的敬学城,五十一岁的广东西医曾经留学日本归国之后一直在广州松日医院医德和口碑俱佳的黄祖成,最后一位是让人意想不到。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居然是爱新觉罗.载沣。 国会提名的这五个人之中,林询虽然是生意世家,但是生意人的家门却不被认可为望族。老翰林敬学城尽管年少时被称之为湖南天才,但是他可是清朝的丝出身,爹死娘嫁人从小爷爷奶奶抚养长大,尽管做得一手好学问。可是出身贫贱一直到慈禧宣布废止科举,他还是在在翰林院里做编修。医生黄祖成别说是广东省,怕是除了广州城也没有人认识。最重要的是,他供职的医院是日本医院,尽管医德非常好,但在这个排外的年代中说出去总有点卖国的嫌疑。而对于载沣的提名的争议最大。可以看得出来。这次竞选总统,除了王茂如和载沣之外没有一个是出身政界的人,更加没有一个是出身于名门望族。 但是对于载沣,他可是前朝的皇族,怎么能够让他参选?难道又要复辟不成?载沣也没有想到,他只是随便填了一张申请表格,而且还是他的女儿递给他的。载沣的女儿说我们既然是中华民国的国民,尽管是旗人。也要享受平等权利,阿爸你也要参选。载沣自然之道以自己的出身。绝无可能被选上。 清朝已经没了,旗人特权的时代不再了,别说特权了,在政府之中旗人很少有做官的,大家都知道,官场不好混啊。前朝的时候,因为出身都是旗人,再怎么胡闹也没什么大不了,都是亲戚,出了事儿这个那个一说和,就算杀了人了花点钱就不了了之了。 可是如今呢,汉人主政,旗人的这点特权没有了,而且北京的这些贵族们一个个都看惯了政治的血腥,要求家里儿女不要搀和什么政治。不过看着几个女儿的天真的面孔,载沣也害怕她们幼小的心灵有什么被歧视的阴影,于是便报了名,几个女儿随后立即前往国会将载沣的申请表递交了上去。 国会在审批总统候选人资格的时候,陡然之间发现了这一张申请表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姓氏:爱新觉罗式。 皇族? 应该说,是前朝的皇族,前朝皇族居然也敢来参加竞选?他们还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如今汉族主政,这旗人凑什么热闹?不过旗人倒也不是不能为官,实际上军政中旗人为官者不在少数,浦继、桂芳等,蒙族人为官者也众多,如哈尔巴拉,甚至回民如马六舟极其儿子们,只是这皇族之人身份却是极为敏感啊。 这人是谁?再一看名字,居然是爱新觉罗.载沣,前朝摄政王,负责统计的国会工作人员吓了一跳,赶紧向四大议长报告。四大议长也觉得不可思议,众议长刘恩格立即建议将其撕毁,取缔载沣的竞选资格,反倒是梁启超立即制止,说:“如今国人平等,人人都有竞选大总统之权利,为何取缔?若是如此,我中华民国之五族共和岂不是诓骗世人的行径?你今天取缔他的公平资格,明天后天我国汉族外其他地区就会人心骚动,你信不信?” “卓如说的对。”参议长师少阳立即说道:“非但我们不能阻止,还要树立典型。” “树立典型?”刘恩格哭笑不得,道:“此举不会让人想到前朝复辟?” “恰恰相反。”师少阳笑道,“如今大元帅竞选总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就是让人觉得前朝复辟,却被大元帅正面击溃,让国人看到,只要大元帅上台做总统,一切牛鬼蛇神全部必须得跪下来投降。” “哈哈哈哈……果真是奸诈无比。”刘恩格大笑道。 梁启超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过这一层含义,没想到仅仅是一个载沣参选,居然也能够联想到如此之多的道道来,看来自己果真是不如这个秀才出身的参议长在政治上看得透彻。 参议次长吴兆麟一直沉默不语,微笑附和,就如同那徐庶进曹营一般,一计不出。倒是让梁启超也看不透了,他到底是支持还是反对这个旗人参加竞选。只是随后在师少阳和刘恩格的联手下,载沣在国会议员中的选票逐渐增多。 等有人通知载沣他成为五大总统候选人之一的时候,载沣吓得手中的茶杯差点摔在地上,目瞪口呆了许久,苦笑着对女儿们说:“你们不但害苦了我,还连累得你们在皇宫的哥哥了。” “啊?怎么连累四哥(四弟)啦?”几个女儿立即惊讶道。 载沣道:“老四(溥仪)还住在紫禁城中,这已经为很多汉人官员所不满意了,如今我再竞选总统,难不保证有人会联想到张勋复辟啊。当初张勋复辟,怎么拉拢我我都没有出山,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阿玛?” 载沣长叹:“我的身份不一般,我是摄政王,我的儿子是皇帝,我如果参与复辟,若是不成功,咱们所有旗人都会被株连,若是成功了,我也是傀儡一个。你们啊,终究是什么都不懂的,太年轻了,爹爹我做官失败。到今天你们的阿玛我也看清楚了,如今咱们旗人的运道已经没了,再也出不来像是圣祖那样的人才了。一群庸才,想要好好活着,就低调做人,做个顺民。若是高调起来,死的可不止自己了。” “唉,这下糟了。”载沣摇头道,“也不知是谁要害我,谁要害我啊,怕是紫禁城,也要住不下去了啊。” “爹爹,颖儿不明白,为什么四弟不能在紫禁城了?”三格格韫颖问道。 载沣看着自己的几个孩子,叹了口气道:“你们看看,这五个总统候选人,除了我和大元帅,其他三个人都是陪衬,也就是说,这个结果肯定是大元帅最终会被选上,而我不出意外会被选为副总统——我做副总统,我儿子在紫禁城做皇帝,这合适吗?难道我们旗人又要造反吗?为了表示旗人永不会造反,老四肯定要搬出紫禁城以表示旗人的态度。这样一来,我反倒逼得儿子不得不搬出紫禁城,我成了咱们旗人的千古罪人了。” 几个女儿哪里看得到这背后的事情,顿时着急了,载沣叹了口气道:“我明天就去国会申请取消资格,唉!这事儿闹的,我成了众矢之的了。”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道:“不,今天晚上就去。” “阿玛,国会这么晚了哪有工作的。”三格格韫颖提醒道。 载沣无奈说:“我不去国会,我是去找大元帅啊。” 不过让载沣失望了,王茂如也以无权干涉国会为借口,拒绝了他的哀求,载沣回到家中长吁短叹,居然大病一场。这一场病来的太及时了,随后向国会提交消息,载沣重病,无法参选,结果大选开始的前两天,载沣的名字从总体竞选人名单中被划去了。 只有四个竞选人了,王茂如、林询、敬学城、黄祖成。 人老精鬼老灵,年纪最大的敬学城得知载沣居然以称病为借口,也选择了年岁已高,忽然深感不适为借口,也取消了自己的竞选。剩下的那两位本来也想取消,无奈参议长师少阳严厉指责说这两人如果再生病,就永远生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