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民国十三年一月一日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民国十三年一月一日

“我是谁?”王茂如抬头看着夜空,一弯月牙格外明亮,闪耀得其他星星黯然无光了。大自然就是这样,当一颗硕大的月亮照耀的时候,并不是群星璀璨,而是将周围的星星的光芒全部都掩盖住了。现在的王茂如也是如此,他此时光芒万丈,掩盖住了他身上的许多缺点,人们只看到他好的一方面,却没有看到他冷血无情的一面。 他叹了口气,迷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睡着了。 华北电台94.0播放着新闻,一个黄鹂一般的声音说:“各位听众,今天是民国十二年的最后一天了,在这里,我想大家播报一个特大喜讯,自两个月前尊敬的王茂如先生宣布参加总统大选之后,陆陆续续有诸多议员宣布将自己手中的选票投给他。而今天,根据《燕京日报》记者调查得知,江西省17名众议员和2名参议员做出集体决定,将代表江西省支持王茂如先生当选中华民国大总统,而这时继河南省、山东省、四川省、直隶省、辽宁省等十六个省之后的第十七个表态全民支持王茂如先生担任大总统的省份,让我们为江西省英明的决定喝彩吧。” 南方电台88.8播放:“我是电台播音员陶之谦,再过两个小时就是民国十三年的第一天了,这一天是我们共同见证奇迹,见证中华民族崛起的这一天。我们的民族历经了劫难,终于破而后立。可是不要忘记,是谁带领我们走向统一的?是王茂如先生,是尚武大元帅。他一心为国为民,他是我们的太阳,是我们的明灯。中华民族只有在他的带领下,才能走向共和,才能走向繁荣。他,是我们心中永远不倒的旗帜,他……” 西域电台89.0播放…… 东北电台77.7播放…… 此时日本皇室内阁。摄政王裕仁在纱帘之后,叹道:“已经无法阻止王茂如担任中国总统了吗?”他的声音又尖锐了许多,也许是日夜操劳。也许是因为中国的崛起而为日本担忧,这忧心忡忡的声音倒是有些像是中国古代的太监一样尖锐了。 “是的。”内阁总理大臣山本权兵卫的声音中透露着无力感,作为第二次组阁元老,并且横跨军方和政党。山本权兵卫本来能够担任总理大臣就已经压力重重。内田康哉为他的上任背了黑锅。可是签署中日协约还是让这一届政府深感压力。 中国谁来当总统,都比王茂如当总统强。 他们试图再度收买中国的军方人士,希望他们能够在王茂如卸任大元帅的这两个月之中叛乱,然而日本的特工进入中国之后,很快失踪了,同时在北方东西伯利亚,他们遭到了中方和苏俄军方双重攻击,这让日本军方不得不向中国主动做出让步。不敢再轻举妄动。 “这个人终于做了中国的总统了。”裕仁叹道,“很久之前我就注意到他了。一直认为他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终于还是让他得逞了。” “对付他,不能用一般的方法。”内阁元老西园寺公望忽然说。 “阁臣有什么建议?”裕仁问。 西园寺公望说:“我想到了一个奇人,不知道他能不能够对付王茂如。” “谁?” “台湾高雄税务课课长佐藤秀竹。”西园寺公望笑了起来,“这个人是个危险人物,我觉得他的野心不小,北方两百万平公公里冰原就是他的功劳。” “可是他也让我们陷入战争泥潭之中啊。”山本权兵卫苦笑道。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想象力总是天马行空,远超出我们的视线之外。”西园寺公望笑说。 “也可以说,他就是一个疯子。”山本权兵卫评价道。 裕仁叹了口气,道:“只是这个人……人品实在是太差,我怕他回到京都,带坏了这里的风气。”众人憋着笑,这人的确是人品不咋地,妻子去世之后吊儿郎当地也不找老婆,专门喜欢勾搭有夫之妇,偏偏在贵族女子圈里,他还颇为受欢迎。不能说他主动勾引,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那些女子主动献身。裕仁的妹妹就是其中之一,为此他一气之下将佐藤秀竹一撸到底,赶到了台湾高雄去做一个税务官。不过据传,自从他来了之后,诸位官员的妻子总是喜欢拿他们和他相比,年轻,高大,英俊,沿途幽默风趣生动,领略过各国人情风俗习惯,简直就是深闺少妇的杀手,其结果就是高雄县的官员们后院纷纷起火。这货在高雄和高雄县的官员的女人们和女儿们不清不楚,高雄县长向台湾总督反应,数次要求将佐藤秀竹调离高雄,大家是在是无法忍受他了。 情报官一说,众人再一次大笑起来,看来还真是奇人有奇遇,裕仁也苦笑道:“好吧,就把他叫来吧,让他……让他做什么好呢?” “就让他做我的书记官吧。”山本权兵卫道。 民国十三年1月1日,国民大选的日子来临了,王茂如在几位夫人的打扮下,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头戴一顶黑色礼帽,门口有近三百人的队伍等待着他,七十多辆汽车停在这里,而在长安街上,更是正在汇聚着数万热情的青年学生。 今天的气候也凑热闹地好了起来,气温原本一直都保持着零下十几度,但今天却陡然升高,达到了零度左右,北京城好久没有这么温暖了。当然有好事者小民说这是因为真龙要一飞冲天,普天同喜所致。 至于真龙是谁,自然不言而喻。而至于流言从何而起,自然也不言而喻。来自后世的王茂如,自然之道什么叫做舆论,什么叫做众口铄金。 从燕京大街99号开出的车队不管是从气势上还是从排场上,或者从效果上都前所未有的惊人,北京市的警察署长岳启南为了烘托气氛,特地调来了四十辆边三轮摩托车,前后各二十两护送车队。这大冷的冬天,零下温度,骑警们算是潇洒帅气“冻”人了。 王茂如这次很是高调地前往国会,这态势哪是去竞选,简直就是去“登基”嘛,不过说得倒也是,迄今为止,经过统计已经由超过半数的省份宣布支持王茂如担任大总统了,这次去还真是“登基”的。 “王尚武!王尚武!”路边的群众忽然大声呼喊道。 尚武是王茂如的封号,称之为王尚武,实际上是对王茂如的一种尊称,直呼其名不礼貌,称呼王茂如的字秀盛,又显得不够庄重,于是有人便以尚武将军的封号来称呼。很快,这个称谓便响彻开来,更多的人加入到欢呼之中。 王茂如的车中除了他,还乘坐着青促会代表浦继,复兴党代表滕文英,军方秘密代表张奎安以及中华商会代表刘锡三,他们乘坐的车辆是长城9号贵宾车,是刘锡三买下来专门送给王茂如的私人座驾。 听到外面的呼喊声,王茂如只是微微地笑了笑,今天天时地利人和,他占全了,反而让他提不起精神来。 还是浦继了解他,笑道:“大哥,你不会是无聊了吧?” 王茂如道:“到也并非无聊,只是不够……” “刺激。”浦继眨眼贱笑道。 车内的人哈哈大笑,王茂如捧腹说:“你小子,多少年了,还没变。” 浦继道:“大哥你这一说,我才想到,这多少年了啊,那时候我们还年轻,还挺直流,看看现在,我们都有白鬓了。” “那是你。”王茂如道。 浦继撇嘴道:“大哥,你没看到自己脑袋后面多少白头发吗?” “废话,你后脑勺长眼睛了?”王茂如反问道。 浦继被哽了一下,悻悻地说:“真没想到,多年前我还是北京的一个混吃等死的八旗子弟,不知道撤了旗响之后自己能干什么,每天无所事事混吃等死,就因为遇到了大哥你,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王茂如笑了,问:“你是不是怨我让你几次死里逃生?” “死里逃生算什么?”浦继道,“我这命活到今天,算是活的透透的了,能看着大哥你做总统,我就算是……”想了想,似乎下狠心道:“我就算是精尽人亡马上风,也心甘情愿。” 其余人忍不住乐得前仰后合,王茂如又好笑又可气地踹了他一脚,骂道:“你这瘪犊子,能把我当总统和你中马上风车一起去。” 浦继挠着光头嘻嘻笑了起来。 刘锡三冲王茂如拱手施礼,说道:“大总统……” 王茂如一抬手阻止道:“占恩,慎言,还是叫我秀盛先生吧。” “大哥,你就是太谨慎。”浦继在一旁说道,“这不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儿嘛。” “闭嘴。”王茂如叱道。 “哦。”浦继赶紧不说话了。 刘锡三忙改口道:“秀盛先生,今日算是举国同力了,您当选总统也实至名归,我等期盼许久,今日也算是完成一桩心愿啊。”这马屁拍得,当真有没有水平,不过大家此时心情甚好,倒也没有计较。 王茂如道:“今日成败,关系国运,不容有失啊。” “然也。”刘锡三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