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第六任民国大总统(上)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第六任民国大总统(上)

张奎安倒是坐得很稳,只是坐在一旁笑而不语,而滕文英尽管担任复兴党内的组织部长一职,但在这里显然属于小字辈,也不敢说话。浦继和王茂如是结拜兄弟,倒是大嘴巴肆无忌惮,王茂如也不以为怒,要是滕文英这么讲话,估计以后就被当做神经病看待了。 王茂如看到张奎安看着车外若有所思的样子,问道:“定国,你在想什么?” 张奎安回过神来,笑道:“秀盛,我在想我们中国这样安乐富足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王茂如微微一笑,听张奎安继续说道:“如今看起来世界和平稳定,然而暗潮涌动,稍有不慎便会有战争出现啊。” 王茂如道:“定国还是军方的人,看问题更加实际。” 张奎安笑了笑道:“秀盛今天算是最轻松的一天了,明日之后,你是大总统,恐怕一切都要由不得你自己做主了,该忙起来了。” 王茂如大笑道:“不会,我会让下面人忙的要死,一个合格的领导是能够充分挖掘下属的潜力,而不是代替下属忙着干事。” “精辟。”张奎安伸出大拇指赞道。 车队在欢呼人群的簇拥下,缓缓抵达了国会门口,行程1小时06分钟,原本仅需要四十分钟的车程因为热情的百姓被迫降速。终于抵达之后,激动的人群叫喊出来:“王尚武!王尚武!王尚武……”为了声援王茂如,全国数十所学校的学生早在几天前就奔赴北京。举着中华五色旗高呼,尤其是北大的学生们,更是对自己老师参选总统抱有极大的热忱。而诸多身穿尚武式风衣的来自于全国各地的青年们。自诩为尚武青年卫队,也一路跟跑,从燕京大街一直跟随到国会大厦。 王茂如自信地走下了车,微笑着向人群之中挥了挥手,在群众的欢呼声中信步而行。浦继、张奎安等人紧随其后,走向国会大厅,整个行程都在摄影机下记录着。这一系列的拍摄将作为未来的珍贵影像保存在国家档案馆之中。 一个安排好的记者站在国会门口举着话筒走过来,说道:“秀盛先生,能否短暂采访您一下?我是《燕京日报》记者华成。” 王茂如点了点头。记者华成立即恭敬地说道:“在这一次的选举声中,您的支持率领先,不管是从众议员支持率还是民意支持率来说,请问您有何感想呢?” 王茂如首先更正了一下。说道:“众议员代表民意。所以我觉得众议员和民意绝对是同一种意愿。”随后他笑道:“选举尚未开始,一切言之过早,我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我希望能够让不支持我的人理解我,最终能够支持我。因为我们踩着同一片土地,头顶头一片蓝天,怀着同一个目标,那就是中国要崛起。恢复我汉隋唐之荣光!”他话题一转,又道:“不过崛起之路漫漫。吾等不可好高骛远,建立那空中楼阁,必须本着务实的精神,怀揣崇高的理想,一步一步前行。首先,我等就要解决一个问题,中国人吃饱肚子的问题,只有先解决了吃饱肚子的问题,才有资格谈民族崛起。一个国家的强大,是让国人先吃得饱,然后再吃得好。国强民弱,国富民穷,这种国家宁可打破重建。我们需要一个这样的国家,在这个国家上人人能吃得饱穿得暖,人人接受教育,人人享受福利,人人爱国,人人为祖先的荣耀而骄傲,为当代的强大而自豪。我们的战士有钢铁一般的意志,有最强大的武器,有最先进的后勤保障;我们的孩子有健康的身体,有活泼的笑容,有父母骄傲的孝心,有让家人骄傲的学习成绩;我们青年人有理想,敢于付出,忠于祖国,忠于家人,忠于爱情;我们的老人有着孝顺的儿女,有空闲的时间和自己的老伙伴们聊聊天喝喝酒下下棋,有一个地方让他们将人生经验传授给后辈们;我们的妇女们有美满和谐的家庭,公婆儿媳如同亲生,子女成群,最重要的是夫妻相近如宾;我们的邻居热情大方,我们的官员无私奉献,我们的教师悉心教育,曾经犯错的人洗心革面能够被社会重新接纳,我们敌人也因为发自内心敬佩我们而臣服于我们。这就是我心中理想的中国!”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洪亮的声音说道:“我会走下去,你们会不会和我一起走下去?” “会!”国会周边数万青年、学生、群众被王茂如描绘的理想国所折服,顿时激动地叫喊道,有的甚至喜极而泣,甚至认为那理想富庶之国家为期不远了。 王茂如走入国会大厦大会堂中后,扇形的会场立即自发地响彻起了掌声,他在门口的讲话在会场内的国会议员们听得一清二楚,这还没有竞选,开门就已经来了一记重炮,剩下三个竞选人相互看了看,脸上都露出了苦笑。 竞选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一个团队的成果,王茂如拥有一个几何军政财媒民五方面支持的强大团队,毕桂芳,林询、黄祖成三个人背后的势力哪有王茂如这样的财力物力人力,也不知道今天这三人能得几票才好啊。三人之中也只有毕桂芳有过失败的从政经验,他政治上的成功前期源于袁世凯的支持,后期源于王茂如的支持,现在和王茂如竞选大总统,他上吊的心都有了。如果眼泪可以做河水,毕桂芳定然会哭出一条嘉陵江。 今日国会所有议员都到齐了,参议院议员56人,众议院议员441人,总计497人。按照选举惯例,总统选举主持仪式由众议院议长刘恩格负责主持召开。王茂如是最后一个到来的候选人,当他坐定之后,刘恩格这才缓步走向主席台。 与会者纷纷肃静下来,一些记者和嘉宾将交谈的声音压得更低了。很多人的目光并没有放在走向主席台的刘恩格,而是放在一脸微笑地与周边的人交谈的王茂如身上。 刘恩格周上了主席台,敲了敲醒锤,宣布道:“中华民国第六任总统竞选,现在开始,首先我为大家介绍四位候选人的简单资料。第一位候选人,林询,浙江宁波人,四十九岁,以商救国实业兴国的典型代表,曾经在前朝时期秘密资助民党推翻前政府,进入民国时代后秉持富则达济天下的高尚精神,为浙商翘楚。第二位候选人,黄祖成,五十一岁,广东鹤山人,幼年家贫在英国人承办教会学校中学习英文,后前往日本学习西医,归国后一直在广州松日医院行医,由于医术精湛医德高尚,被广州百姓尊称之为当代张仲景。第三位候选人,毕桂芳,北京大兴人,五十九岁,少时学成于同文馆,后留学俄国,毕业累任驻俄公使随员、北洋洋务局随办、驻俄国海参崴商务专员、驻海参崴总领事、护理黑龙江省都督兼民政长、首任中国驻苏俄大使。最后一位总统候选人,王茂如,三十八岁,黑龙江呼伦贝尔人,幼年流落海外自学成才,层担任边防军第11守备旅旅长,北洋陆军第17混成旅旅长,黑龙江省陆军第二师师长,黑龙江省督军,黑吉联省副司令,边防军东北总司令,援助协约国中国参战军前方总司令,中国边防军总司令,中国援俄维和部队总司令,民国北洋陆军次长,民国陆军总长,民国国防总长,授予尚武大元帅称号,后为和平民主主动辞去一切军中职务,担任北京大学临时讲师。好,现在有请四位候选人分别用二十分钟为自己做最后一次的个人精选宣传,首先有请林询先生。” 林询、黄祖成和毕桂芳都是一个背景而已,林询说话倒是还利索,只是面对这样重要的场面显然有些失态了,紧张得不停地搓手,面对几百记者的闪光灯,有些眩晕,害羞得只能低头看稿不敢看其他人。众人心中忍不住说这是什么玩意,怎么浙江宁波林家的家主这样懦弱性子。不过后来有人研究了,其实林询并不是这样胆小懦弱,只是他面对照相机和摄像机的时候,大脑便不行了,在后世有一种专门的名称称呼为晕机——晕摄像机。可是现在,谁也没有想到英俊风流的林询会这么丢人。 林询磕磕绊绊地讲完了自己的竞选宣言演讲稿之后,脚步踉跄地回来了,他知道自己将最的演讲搞砸了,不单单是压力太大了,也怪他低估了这里的一切,包括众人的嘲讽。他只能懊恼地坐在一旁,不住地叹气。 真是有多大胆,丢多大脸,林询觉得自己成为了笑话了。是有人笑话他,而且不在少数,在场的议员们随便上去一个也比他的演讲要讲的好得多,可是这帮老狐狸怎能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林询坐定了一会儿,自觉地无脸见人,便悄悄地走了,走出去之后再车里见到妻儿,却感到更加丢人,原路折回,失败也至少光明正大失败。看守若不是看在他是总统竞选人的面子上,定然不会让他再进的,也算是私下通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