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向裹小脚恶俗开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向裹小脚恶俗开战

爪哇现在为止还是荷属东印度,首府设在了巴达维亚,总督范.法尔维特是荷兰贵族王石出身,因为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关闭,为了维系爪哇这一块殖民地,荷兰人开始尝试着同时扶持华人与土人,由聪明而老实的华人掌握经济,由懒散而好斗的土人掌握土地所有权。荷兰人这么做,让华人过的越来越富足,而土人人口越来越多,却越来越贫穷。以至于荷属东印度屡次发生华人和土人的相互仇杀事件,荷兰人坐享其成。 根据在黄仲涵身边的人透露,善于投机取巧的荷兰人这次派遣黄仲涵前往中国的原因也是因为想要垄断中国与西方运输的生意,他们时时刻刻不忘十七世纪海上马车夫的荣耀。 原来是代表荷兰政府,王茂如心说怪不得如此,不过他对印尼这个地方有很大的兴趣啊,荷兰人在这里的统治并不强,他们很依赖当地智商不高的马来人和高智商的华人,却又时不时地挑拨双方械斗厮杀。 荷兰人对中国人犯下的滔天罪行远有红溪惨案,仅有雅加达屠杀,王茂如琢磨着就像是黄仲涵这样的华人,其实也说不清楚他心中的信仰是哪个国家了。是荷兰,还是中国?不,恐怕这些海外子民效忠的只有口袋里的钱而已。 为了钱,有些华人甚至连魔鬼都敢交易。 王茂如一向以来对荷兰没什么好印象,兰芳共和国的灭国就是一件奇迹恶劣的事件。而且兰芳共和国完全是由公民进行自行公投建立的独立共和国,被荷兰军队消灭,荷兰人害怕大清国报复一直不敢承认。直到清朝灭亡,荷兰人才宣布占领兰芳共和国。 这帮荷兰鬼子没好事儿,王茂如心想。 不过比起荷兰鬼子,陷害自己人的黄氏家族也让他不喜,只是论财力,黄氏家族在东南亚的确是最为庞大的一族,尤其是橡胶产业。黄氏的子公司几乎垄断了爪哇的橡胶业。不过比起菲律宾的橡胶产量,爪哇尽管橡胶面积较大,但民族众多内战不休。尤其是华人反抗军的活动,使得爪哇的橡胶产量仅仅是菲律宾的三分之一,国际橡胶的交割也被美国人垄断。 此时的黄氏家族,不能抛弃。王茂如心想。也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并要求李木鱼调查东南亚大陆各国情报。李木鱼有些惊讶地说东南亚已经出国了,我们rnb组织要发展国外观察课室吗,如此一来与军方的军情司是不是就重复了呢? 王茂如笑道:“谁告诉你,东南亚是国外?” 李木鱼愣住了,东南亚各国不是国外?嘛意思?难道说——大总统将来要把领土扩张到东南亚去? “自己想去。”王茂如说罢,挂了电话。 李木鱼咂咂嘴,心说大总统还真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啊。估计在大总统的心里,东海。南海,黄海,渤海都是中国内海了。不过只要李木鱼仔细看看现在的中国地图就可以知道,贝加尔湖、巴尔喀什湖、伊塞克湖、兴凯湖等地图上原本是属于外国的湖泊,已经成为了中国的内陆湖。王茂如极其不喜欢用河水和湖水作为领土分界线,在他看来,分界线最好用砖头铁丝红墙来竖起来,这样才一目了然,省的给子孙后代留什么麻烦。 民国十三年1月7日晚间,王茂如在中华民国总统府举行了总统宴会,邀请各国大使和国内以及各国驻华主要记者,实际上属于王茂如的第一次公众见面会了,却是以西式的酒会形式。 如今中国已经与二十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不管和这些国家有多少恩怨,但表面上大家总要装作相亲相爱一家人一般,各国大使纷纷表示祝贺,王茂如又在酒会上讲话说道:“中国愿意与世界和平相处,中国愿意成为亚洲的瑞士。”各国大使纷纷表示惊讶,没想到中国的大总统王茂如会这样热爱和平。 倒是有爱惹事的英国记者问道:“请问中国此举表明愿意永远放弃有争议地区,如大连旅顺了吗?”这个问题很尖锐,英国佬明显是在挑拨中日之间的关系,日本驻华大使芳泽谦吉等一行人立即伸长了脖子看了过来。 倒是秘书长张奎安有些生气,这个记者太能惹事了,记住了,以后绝对不能让这个记者进入中国。 王茂如倒是哈哈一笑道:“世界的主流是和平,而人类最期望的就是和平,中日之间的所有矛盾和冲突,未来都会烟消云散,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利益要追求。我想,如果利益足够多,足够大,每个国家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不是吗?中国也好,日本也好,英国也好,美国也好,都不会停止追求国家富足的脚步。所有的政府的建立都是为了让本国国民更加富裕,让人们生活在美好的世界之中……”一顿胡扯和稀泥,最后赢得了满堂喝彩,却没人听懂他说什么。 不过芳泽谦吉倒是听懂了,正确的选择,二十分钟的讲话只有这五个字才是重点,王茂如说的正确的选择,自然也包括了选择战争。 像日本开战! 芳泽谦吉冷笑了一下,王茂如,尚武将军,自然是崇尚武力,他可是一个军人,不好办啊。 中国人的习惯是过农历新年,而总统竞选恰恰赶在了农历甲子年新年之前,给热闹的国人带来了更多的欢乐。诸多报纸纷纷刊登,庆祝王茂如竞选成功,说中国未来有希望了,中国的未来会富强了云云。但并不是所有国人都对王茂如担任大总统持乐观态度的,段祺瑞就断定,王茂如担任大总统,一定会做一些出格的事儿,甚至他都不敢想象的出格的事儿。 果真不出段祺瑞所料,大总统王茂如的秘书长兼对外发言人张奎安在一月十日公布了一项总统议案申请增加一种赔偿法案,叫做裹脚赔偿法。根据二十几位医学家的研究认为,女人裹小脚实际上是人为的将健康人制造成为残疾人,也就是说裹小脚是一种残疾。因此这想法案特别要求,任何生于民国元年后出生的女孩(今13岁),将来嫁人的时候,女方家必须将家产的50%作为社会福利金,以惩罚该户人家给社会造成的人为残疾行为。同时对男方家庭也有规定,男方家迎娶裹小脚的女性之后,给国家社会造成了社会负担,同样也必须缴纳家产的50%作为社会福利金,交付给各地区以改善各地财政状况。 也就是说,裹小脚这种陋习的罚金全部归各省州县当地政府自由支配,他们可以投入在各种基础建设上,或者改善官吏待遇上,或者行政支出。 以本地人治理本地人,毕竟裹小脚这件事,国家不方便出面嘛。 王茂如曾经在电台里说过,他要向裹小脚这种陋习宣战,可没想到的是,居然是这样一种宣战模式。 这一次王茂如又在电台上说话道:“我们中国是一个健康的民族,是一个整洁的民族,可是还是有一些陋习我们就应该抛弃。例如随时随地吐痰,例如沿街大小便,例如裹小脚,中华要崛起,就要从我们身边一点一滴的行为开始。从现在起,我们要向陋习宣战,这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全面复兴。” 民族全面复兴对于老百姓而言还真是有些遥远,除了一些年轻人被煽动得热泪盈眶外,余人只知道一点,尼玛从今天开始裹小脚要收钱了。于是全中国上下禁足的纷纷解开裹脚布,纷纷开始放足,而一些老学究则跑到总统府前抗议,抗议王茂如颁布的这项针对裹小脚的罚金,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北大教授辜鸿铭。 由于现在是学校放寒假期间,辜鸿铭也有都是时间,于是便举着牌子跑到总统府前抗议,上书十八个大字:“严重抗议总统以自己好恶干涉女人的脚。”他是北京名人,又是王茂如北大同事,尤其是他还受到各方文化人士的重视,结果警察也没法动他。 王茂如无奈便叫曾子橙去跟他说一下,结果曾子橙被辜鸿铭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说你连女人的脚都没有摸过的小屁孩,别跟我谈论这个,你不配。曾子橙郁闷地回来了,跟王茂如一说,王茂如哈哈大笑。 警卫处副处长刁德龙道:“大总统,不如我去把他给撵走吧。” 王茂如瞪了一眼道:“要是能用你的方法赶走他,我还需要让曾子橙去劝?” 倒是张奎安出了主意道:“不如将他诳到国会前,让他去那抗议如何,来个眼不见心不动。” 王茂如道:“定国,交给你了,你忽悠人的本事非常好。” 张奎安哭笑不得,这是夸人吗? 王茂如见张奎安走出去,便对刁德龙和曾子橙说道:“我打赌,张定国肯定能骗走那老头。” 曾子橙不太确信地说道:“大总统,这不能吧,那老头不讲理啊,那脾气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刁德龙插嘴道:“哪是石头啊,简直是茅坑里的钢铁。” “赌一块钱的。”王茂如笑道。 “好。”曾子橙也笑了,刁德龙立即嚷嚷道:“算上我,算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