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青岛问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零一章 青岛问题

第一百零一章青岛问题 八月份的欧洲烽火连天,同盟国协约国大打出手,八月一ri,德国对俄国宣战,八月三ri,德国对法国宣战,八月四ri,德国入侵比利时,八月六ri,奥匈帝国对俄宣战,八月十二ri,英国对奥匈帝国宣战。 而在中国,也陷入了一场争斗之中,这就是关于青岛问题。.doulaidu. 1898年4月27ri,德国威廉皇帝发布命令:“依1898年3月6ri,朕之zhèng fu与中国zhèng fu在běi jing缔结之条约,其所指定之胶州湾领土,归德意志帝国之所占有。兹朕以帝国之名置该领土于朕保护之下”。由于德国视胶州湾为控制中国和称霸世界的重要基地,德皇一反德国殖民地统归外交部殖民局治理的体制,将胶州湾归德国海军部直辖,设立胶澳总督公署,在总督公署之下,设置了军事部和民事部,民事部又分为内务部和华人事务部;在租借地内设立青岛(市区)、李村(农村)两个大区,下分若干小区。胶澳总督及各部、区长官,均由海军将校充任。胶澳总督为少将或上校军官担任,德皇钦命,权限很大除远东舰队之外,租借地及胶济铁路沿线的所有军队、民政司法等均归总督管理,形成了严密的统治体系。德国殖民当局在青岛颁发了180余种法规条例,严历镇压和防范中国居民。如占领之初即发布严禁华人携带和保有武器的法令,对居民进行大规模搜查,包括火枪、腰刀、扎枪、弓箭在内的民间防身器械全被搜走,违者处以打100大板和作3个月苦役的处罚。至于民间集会议事、演戏、燃放鞭炮等均要事先呈报批准才能实行。其刑罚制度并非所谓西方“文明世界”通行的司法制度,而是实行殖民地针对“野蛮人“的刑罚制度,如鞭笞、打板子、砍头、绞首等,甚至运来了在西方早已废止的断头机残杀中国人,在遭到中国人民强烈反对下,才被迫拆除。 德国侵占胶州湾的目的是把青岛建成军港和新型商业城市。租界条约尚未签订,德国就公开宣布将青岛辟为zi you港。1898年4月,德国国会通过首批建港拨款,开始建设大港码头,费时7年,投费5000余万马克,于1905年建成了大港、小港和船渠港,青岛港一跃成为华北大港。在建港的同时,胶济铁路也于1898年7月筹建,德国集资5000万马克和1200万马克,组建山东铁路公司和山东矿务公司。 1904胶济铁路建成后,山东完全成为德国势力范围。但德国野心决不仅限山东一地,通过与英国的争夺,德国取得了修筑津镇(江)铁路北端天津山东南境到镇江(后为浦口)的特许权。通过津浦铁路,德国势力从山东扩展到běi jing、天津,为争霸五洲增加了筹码。在港口、铁路完工后,青岛城市建设也快速发展起来。依照其城建规划,从点到面建起了总督府、总督官印、法院、jing察厅、海关兵营、亨利亲王大饭店等大型建筑,辟建了市区街道,兴办了电汽公司、自来水厂、屠兽场、四方车辆厂、啤酒厂、缫丝厂、炼铁厂等大型企业和海军造船厂等军工企业,疗养院、海水浴场、森林公园也相继落成,青岛城市已初具规模。 德国为争夺海上霸权和对华军事侵略,在青岛先后建造了大港和浮船坞、造船厂等海军设施。同时兴建了规模庞大的军事要塞体系。前海一线,修建了团岛、台西镇、衙门(原章高元的青岛炮台)、汇泉角和俾斯麦南炮台等海防炮台;沿山脊北侧修了俾斯麦北,伊尔奇斯北、伊尔奇斯东、仲家洼等陆防炮台;沿海泊河修筑了横贯前、后海的步兵堡垒线,计小湛山、小湛山北、zhong yāng、台东镇、海岸五大堡垒,亦即民间所说的1---5号炮台。ri德战争前,德国驱逐数万中国人抢筑了11处大型临时炮台和众多小型炮台。共配置了130门台炮和数十门大炮,其陆防兵力平时2300人,战时5000人;海军远东舰队是德国唯一的一支海外舰队,共有重型巡洋舰以下军舰16艘,另有飞机2架。经过十几年的苦心经营,青岛成为德国在海外惟一的海军基地,同时,青岛也成为东亚最具活力的商业城市和优良港口城市。在德皇威廉争霸世界的格局上,青岛已成为最重要的王牌之一。( ri本对侵占中国辽东半岛、台湾、澎湖列岛并不满足,胃口大的很。ri本对青岛良港的优越条件早有耳闻并极为重视,在青岛被德军占领时期,ri本常有ri商到青岛做买卖。ri本当局为了及时掌握青岛和山东的近况,还时常派特务化装为中国人,潜伏到胶济铁路千里沿线进行活动,ri本对青岛的垂涎程度可见一斑。ri本明治天皇就曾叫嚷“以武力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1897年,德国强租胶州湾,ri本打心眼里不自在,他根本没有想到,ri本比德国入侵中国早,由于自己忙于争夺在中国东北和朝鲜的利益,山东和青岛这块肥缺却成了来自欧洲的德国囊中之物,这对ri本殖民地野心是一种挑战和刺激。早已垂涎青岛的ri本对此耿耿于怀,一直千方百计寻找染指山东和青岛的时机。 德国盘踞青岛的前些年,ri本不敢轻举妄动,很少有人到青岛活动,似乎ri本对山东和青岛没有什么想法与兴趣。这种表面的心理平静无法长期掩饰ri本渴望占有青岛的野心,到了1913年至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ri本突然活跃起来,对青岛表示出异乎寻常的关注与兴趣,频频派军政要员到青岛调查,窥探青岛德军情况,伺机取代德国对青岛的“租借”,以建立向东亚侵略扩张的桥头堡,这种强烈的占有yu,促使ri本紧锣密鼓地行动起来了。1914年8月1ri,第一次世界大战终于在欧洲爆发。欧洲各国都收缩战线,把主要jing力和兵力用在欧洲事务上,远在他国的殖民地就顾及不大上了。胶洲湾只有数千兵力,这一形势,正中ri本下怀,于是ri本有了乘虚而入的机会,他们准备与驻青德军大干一场了,趁势取代德国人对青岛的占有,把垂涎青岛变成一口吞掉。此时战火缠身的德国有意识地向中国zhèng fu表示愿意将青岛归还给中国,但要求中国zhèng fu给以建设青岛的资金赔偿,并要求重新为德国选择一个适宜的港口,德国这种“归还”青岛的形式对自己并不吃亏,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最好的缓兵之计,金蝉脱壳。běi jingzhèng fu与德国就此问题进行了秘密接触,ri本得知消息后,向北洋zhèng fu发出jing告,指责这是破坏中立立场,站到了德国一边。běi jingzhèng fu思考之后再也不敢提及此事,怕引火烧身,祸从天降。 在大战爆发半个月后的1914年8月15ri,ri本以“维护远东和平”为名义,向德国提出最后通牒,以8月23ri正午为限期。ri本要求:立即从ri本海面和中国海面撤走德国装甲舰和全部军舰,不能撤走者,则立即解除武装。9月15ri以前无条件或无补偿地把德国所租借的胶州地区移交ri本当局,这一地区将来再归还给中国。ri本帝国主义发出最后通牒后没有得到答复,于8月22ri开始作战,以求占据胶州和青岛港口。8月23ri,ri本正式向德国宣战。同时,德国驻华代办马尔参代表其zhèng fu向袁世凯建议把胶州湾租借地立即无条件地归还中国。袁世凯不敢表示同意,却建议美国zhèng fu从德国手中接收胶州湾,以便随后归还中国。然而,袁世凯企图利用ri美矛盾的希望落空了。美国zhèng fu不愿意干预,怕冒无益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