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财政赤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财政赤字

王茂如看着张作霖的一双炯炯有神的小眼睛,心中明亮通透,张作霖这是弃卒保车之举,军队势必会在明年进行大规模人事调整,以张学良的性格和秉性还真不适合王茂如的军队的要求。王茂如要求的是一支绝对忠诚国家荣誉的军队,以自己为核心的军队,所有隐患会被一一瓦解,也包括张作霖的势力。 张作霖选择此时让张学良从政实际上是救了他的前途,省得他在明年人事调整之中成为牺牲品。这个时空中没有郭松龄叛变,也就没有了张学良力挽狂澜表现机会,而在陕西的几次军事行动中,张学良表演也不让人满意,后来他还学会了吸鸦片,泡女明星,让张作霖气得够呛。实际上小张这个人义气倒是义气,但绝没有张作霖的精明和长远,否则后世九一八也不会出现,东北也不会那么快丢掉。 留着一个只有个人义气和冲动的军官,是对士兵的屠杀。 王茂如也不可能让这样的一个人做军队指挥官,那是对自己的军队极不负责任的一件事,张学良的浪荡性子,还是做一个民国公子才好,学学人家青衣公子袁克文,搞文化产业去了,不也是混的如鱼得水吗? 老张既然提出来,王茂如倒是主动想到了一件很适合小张的工作,他便笑道:“七哥,我倒是希望小六子多出去涨一涨见识,而且依他潇洒的性子,若是去外交部倒是不错。中国驻墨西哥大使王继增今年六月份任满,已经安排他回国进入外交部进行工作。只是不知道小六子敢不敢做墨西哥全权大使,须知在墨西哥有一件很头疼的事儿。便是墨西哥也效仿美国推行排华法案,在那边华人需要中国政府保护。小六子军人出身,我才有此考虑。” 张作霖思考一会儿,有些犹豫了,让小六子去墨西哥吗?这也太远了点儿吧,飞机开始下降了,他这才道:“也好。省得他跟一些不三不四的小明星拉拉扯扯理不清楚。他要是没这个胆子,便不是我张作霖的儿子了。” 从第十一集团军回来之后,王茂如就要面临另一项头疼的事情了。还是年底财务报告。先前王茂如延后了方宏信报告,但是这事儿迟早要面对的,财政赤字的政府,每一次财务汇报都是血淋淋的伤啊。 财政部长方宏信这次倒也也不着急了。他知道王茂如不愿意见他。却又不得不见他,悠哉地等王茂如召见。王茂如回到总统府之后,这才让他来见。方宏信慢悠悠地来到总统府,拿出厚厚一打资料,坐在王茂如跟前,说道:“这是上一年度我中华民国政府之财务收入和财务支出总目,请总统过目。” 王茂如苦着脸道:“这厚厚的一本,我要看几天几夜才能看完。你还是给我讲解一下吧。我不需要太过详细的。太过详细的是你们财政部该做的事儿,你不是想把我这个总统给累死吧?”他苦笑着说:“财政收入总和。财政支出总和,十二部的财政情况,各省政府财政审查情况。” 方宏信立即说道:“好,本年度我国财政收入主要来源有关税、田税、铁路、商税以及资源外售,自关税收复之后,关税争先暴增之势,远超关税总局的预料之外。本年度的财政总数为七点三亿银元,财政支出为八点四亿,财政赤字为一点一亿银元。考虑到我国使用的是纸币,纸币贬值以及通货膨胀等原因,民国十二年的财政实在糟糕至极。” “才一点一亿银元啊,这么少。”王茂如反倒是高兴了起来。 方宏信道:“要知道,民国初年北洋政府财政赤字一亿,就不得不向国外银行借款。幸好我们是向国内银行举债,相当于左手的钱交到右手,只是在对外支付的时候还需要使用金银。而且如今国际银价下降严重,各国政府纷纷宣布金本位制货币政策,这对我国是一种严重打击啊。” 王茂如顿首,道:“你的意思是我国要进行货币改革?” “货币改革是必须执行的。”方宏信道,“只是不宜现在进行,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控制白银走私流入国内。” 实际上从欧战结束开始,各国因为缺少白银,纷纷宣布放弃银本位制,采用金本位制,以至于使得银本位制的国家纷纷发生通货膨胀。中央财政收入每年上涨一亿银元,很大程度上也因为近半数国家宣布放弃银本位制,致使大量白银偷偷走私进入中国。 方宏信又道:“如果不控制白银走私,明年财政收入看上去肯定比今年多,可是国民却更加生活艰苦,将背离您的中国无饥民政策啊。” 王茂如苦笑起来,问:“你们财政部就没有办法了吗?” 方宏信一咬牙道:“有一招损人不利己的方法,可能让国内出现反对声音,也可能对现在的汇率造成影响。” “什么方法?” “调整银元与人民币兑换比率。”方宏信道,“确保人民币坚挺,从民年开始,人民币与银元兑换比从1:1调整为1:2。强制白银贬值,国家储存,以应对世界白银的流入。只是这样一来,我国的出口额将会减少,进口额会增多。” 王茂如道:“你们有没有估测这将给中国的出口造成多少损失?” 方宏信道:“尚未估测出来结果,但中国出口多数为原品,如稀土、丝绸等,对于这些商品西方国家属于生活必需品,因此即便减少也不会减少太多。而且中国自古以来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国家,我相信内需的稳定远比出口的增加更加重要。首先解决国内的经济问题,否则我国将成为国富民穷,政府手中赚着大笔钱,老百姓饿得要死的畸形国家。” 王茂如点点头便是支持,道:“好,你们财政部进行统一规划实行,同时我会要求海关,边防进行部署,严防白银走私。对于走私白银,必须全部没收,对于海关内出现分子,实行家庭连坐制度。不能官员赚钱给家人话,犯了事儿家人就一副他犯法管我什么事儿的态度。” 对于刑罚倒不是方宏信关心的,他看王茂如略带恼怒,宽慰道:“去年财政的精彩亮点也有许多,例如军火销售,外售军火销售高达三千万银元,只是在伊朗国、阿富汗国等国家进行的军火销售就已经让我们的军队更新换代大为加快了许多。淘汰的武器大多数被销售给周边国家的武装,越南、缅甸、寮国、东印度、西印度、朝鲜等地。而我们的民九式制式步枪和民九式坦克在国际上的销售也极好,中工企业正在国际军火市场冉冉升起。当然,36%的国防预算实在过于庞大,还请大总统削减啊。” 王茂如苦笑道:“我做国防部长的时候你就用这件事卡我,现在还在用这件事卡我?” 方宏信倔强地说道:“国家发展不能以军队优先,我们中国并非军政府。” “可是军队已经交出禁烟总局,铁道总公司。”王茂如道 方宏信摇头道:“大总统,禁烟总局的黑色交易迟早会被取缔,尽管中国取缔鸦片,将鸦片销售到国外,可是毕竟鸦片是我民族之殇。” “你说的对。”王茂如道,“这是我的过错啊,以前做军阀,只想着不及手段地赚钱。” 方宏信笑了笑,没有接话,军阀王茂如的成功自然离不开当时的鸦片生意,但是现在要脱身却不那么容易了。他说道:“届时鸦片外售将会停止,禁烟总局的业绩也因此会大打折扣。”话题到此为止,方宏信此时又说道,“至于铁道总公司的确是一个大头,但是在军队手中掌控却赚不到太多的钱。交出来倒是一件好事儿,因为铁路十五年就要更换铁轨,还有几年许多铁路就要更换铁轨,届时铁路就不是赚钱的了。而民国十三年中国周边如果没有战争,就更加不需要这么多财政预算了。您别忘了,您承诺的5%的教育预算啊!” 王茂如苦笑了一下,说道:“好吧,我考虑一下,你与各部门商议一下,准备明年的国家预算吧。我这个大总统,还真是穷苦的命啊。” 方宏信见他愁眉苦脸,笑了笑,道:“总统,万事看开一些,今年的意外之财不是也不少嘛,例如销售药品和民间药材,这些都是增加民间财富的方式。可以看得出来的是,今年政府穷了,但是百姓富了,工人也有钱了,大家过个好年了。” 王茂如笑道:“你说的这倒是,百姓富了就好,国穷而民富,我这个总统一上来就面临这么一个大问题。” 方宏信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说:“今日几家银行纷纷上报说,有些大财团正在向国外转移财富移民,还请总统重视。” 王茂如气道:“在国内赚了钱,转移到国外,还真他妈的当全世界都畅通无阻。这样,我们需要更加完善中国海关了,年后我将提出一条税收法案,移民税,向国外移民需要交纳个人资产的百分之六十作为国民福利。” 方宏信摇头苦笑道:“这能行吗?偷税漏税者良多啊。” 王茂如笑道:“我早就想整治这帮赚国人钱给外国人花的王八蛋了。”心中却说不管是现在,还是我曾经生活的那个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