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新国民教育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新国民教育

在于教育部高管们讲话中,王茂如提出具体的教育规范,要求初小、高小、中学、大本、中专、大专这六类学校的课程要求和教育理论基础,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只有教育好孩子们,国家才有未来,才有希望。 在王茂如的要求中,中国的国小是四年制,招收的孩童年龄范围是从7岁到10岁,在校期间只需学习五门学科,分别是体育、国学、礼仪、律法、科学。过小考试,五门学科分数一样满分100,没有孰轻孰重之分。国小毕业五科成绩必须同时达到60分方可毕业颁发毕业证,拥有国小毕业证才允许从军、从政、从商、学徒、出国,没有国小毕业证只允许从事最低等工作,在任何公司内工资不得超过高小毕业学徒工资。 由此可见,为了扫盲,王茂如是煞费苦心。 国小体育教育,以团队协作项目为主,体育项目中如长跑短跑等注重全部被抛弃,孩子们从小就必须要学会团队协作,以团队分数取分,养成团结协作的精神,不再要求个人的成绩好坏。一个人表现的再好,也不如团体成绩的好,一个人表现再差,但是在团队之中总有他能够做到的位置。这个要求也培养孩子们的友谊,让任何小孩都必须意识到结交伙伴,信任伙伴,才能取得成功。 国小国学以生动的历史故事为引导,教授孩子们汉字,国小四年之中必须学会汉字五百才允许办法国小毕业证。当然。孩子们都是喜欢故事的,这国学的每一篇课文都是历史上有趣的故事,如孟母三迁。岳母刺字尽忠报国,桃园三结义等等为主,老师讲故事,学生们一节课认识三个汉字,倒也并不为难。自然,国学故事阐述的也是爱国、爱家、爱他人、讲诚信等儒法主意的思想和道理。 国小的礼仪课程也是重要的课程标准,包括长幼之礼、亲族之礼、生熟之礼、祭祀之礼等等礼仪课程。并且包括男孩的礼仪和女孩的礼仪。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以礼仪之邦而著称,但是却在不断地融合其他民族其他国家其他地区文化的同时,丧失了自己的文化。尤其是礼仪文化,导致了在外国人看来,中国人反倒是全世界素质最差的人,而学习中国礼仪的日本。反倒是全世界最文明最受欢迎最有礼貌的民族。便是因为中国礼貌教育的丧失,礼仪之邦成了无礼之国。王茂如要求的礼仪课程尽管遭到很多留学外国的人的反对,却也迎合了本国士绅、财阀和儒家人士的认可和支持。也正是因为这个礼貌教育,王茂如才被人认为是中国的保守派领袖,顽固不化之人。 国小律法教育则是从小教育孩子们,国家有哪些法律,不必要求孩子们记住法律的全部内容,但是要求他们熟悉国家律法。以免将来毕业之后成为法盲。孩子们甚至可以利用律法里的知识来写信给当地官员,指出其所犯错误。这一条则是应了王茂如的儒法主义之中的法学思想。依法治国,依法治民,依法自律,依法自卫。另一个时空的华夏,有多少成年人都是法盲,就是因为从小没有接受教育,长大之后为了生活奔波,更加没有时间学习教育,恐怕学习法律知识的除了法官律师,就是在监狱中的犯人。一切按照潜规则,不按照法律来,其源头就是不知道律法。(生活之中的法盲无处不在,受到伤害只会用暴力报复,不懂运用法律保护自己几乎成为惯例,美其名曰没用怕麻烦,其实就是因为不懂法) 国小的科学包括数学和自然博物,初小毕业考察千以内加减法,阿拉伯数字表达方法,认识地图,自然现象解释等等,给孩子们一个科学的世界,当然,对于国小的孩子们,给他们讲述太高深的科学道理他们反倒不是很理解,因此科学学科倒是很轻松的一门学科,至少和律法礼仪相比较,这门学科更加受到欢迎。孩子们也因学习科学,懂得更多外面的只是,看得懂世界地图,看得懂中国地图,知道原来除了自己的镇和自己的城之外,中国还有那么多好地方那么多人那么大的天地世界。 民国高小与国小相同采用四年制,学生年龄基本范围在11岁到14岁,在校期间学习体育、国学、数学、历史、地理、艺术六门学科。高小不再属于免费义务教育,但是收费低廉,对于一般家庭的孩子,如果想要上学还是可以就读的,而对于那些早早地为养家糊口劳动的穷人家的孩子,也不要求他们一定必须继续学习。同时高小录取的时候,对于成绩突出的孩子在校期间费用全免,全面名额必须占高小学生总数的百分之十。 高小的体育与国小体育相同,以团队体育作为主要学习目标,不注重个人成绩,培养孩子们的团队协作精神和对队友信任。 高小的国学开始接触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能够学会利用白话文解读认识古代文学的涵义,在解读古人作品的时候,任何国学教师不得给与学生们自己的答案,不得限制高小学生们的思想和认知。同时要求学生们汉字认识数目超过2000字,能够用白话文写出文章小品来,能够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高小的数学是国小科学的分支,在此期间学生们开始学习乘法和除法,并增加应用题、珠算、心算。 高小的历史、地理也是国小科学的分支,历史以中国历史为主世界历史为辅,地理以中国地理为主世界地理为辅,总体说来还是让学生们增长知识和见识。 而高小的艺术则要求学生们必须在琴棋书画等等千百种技艺中拿出一门表演,钢琴、二胡、马提琴、小提琴、笛子、笙箫等等甚至唱歌、杂技、口技等也算是一种艺术形式。这个学科自然是遭到很多老学究们的反对,对于老学究而言,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学什么艺术相当于学习去学那下三滥的手艺。学生们读的是圣贤书,可为什么要学戏子呢?难道是怕学生们求学不成,将来去街头卖艺不成?对此王茂如倒是好不解释,老学究反对就自己在家反对,除了学习一无所长的学生,定然是毕不了业——老学究们也只能抗议两声而已。 民国的中学采用四年制,入学年龄大致在15岁到18岁,教授学科为体育、国学、数学、几何、格致(物理化学)、古文、艺术七门学科,再一次详细划分,七门学科总分700分,毕业证将以350分为基准线。其余学科不论,体育学科以个人能力为主,不再考察团体体育项目,注重个人能力的发挥。 民国本科大学四年制,入学年龄大致从19岁开始,学科不再由教育部划分,以各自大学自行设定,教育部规定各大学必修科目为律法、礼教、军事技能、体育、艺术。而民国的本科大学除国立本科大学之外,王茂如建议各省分别建立省级国立本科大学,以培养各省人才为主。而如同徐世昌在河南建立的河南大学,就是一个特殊的省级大学,因为它是私立大学,归教育部管理教育监督却不管理。王茂如建议的省级大学,是归教育部管理同时监督的大学,每省各设立两个,一所为师范大学,一所为理科大学,培养国家理科人才——理科出身的王茂如,自始至终认为一个国家的文科生如果多了,就该出事儿了。 民国专科分为中专和大专,以培养专业人才为主,教育部不安排学科标准要求,但同时要求了必修科目,如中专的国学、数学、格致,大专的律法、礼教和艺术,其余科目和时间由各专科学校自行安排。而因为大量的破产德国人和白俄纷纷移民中国,这些人走进了中专学校,开始教授中国学生专业技术,使得中国的中专水平后起直追世界水平,每年将给各大工厂培养数万专业人才。 王茂如极其重视专科学校和专科人才,中国不缺乏理论家,不缺乏革命家,不缺乏指手画脚的人,但是缺乏的是专业人士,各专业领域的人才。因此王茂如在教育部要求,未来教育经费投入之中,国小投入占整个教育经费投入的百分之四十,高小投入占教育经费的百分之二十五,中学占教育经费的百分之十,大学占教育经费的百分之五,中专占教育经费的百分之十五,大专占教育经费的百分之五。 中国教育基础要求,将以扫盲为主,即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使得中国摘掉文盲国家的帽子,扫盲后的教育以专科人才和精英人才作为教育的两条支柱,精英人才作为整个社会的栋梁自然是必不可少,但是能够做事的专科人才更加不可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