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飞机去哪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飞机去哪了

此时坐在电台前的一众日本外交官文官武官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说道:“果然不出所料,王茂如极其危险,若是再给他时间发展,我国必定毫无机会了。应当阻挡中国的发展,甚至不惜一战。”几人随即苦着脸,去年关东大地震让日本全国经济倒退三分之一,东京地区毁于一旦。原本就因为欧战结束,欧洲各国保护本国工业,导致日本经济低迷,却又遭此天灾,日本需要十年才能恢复过来啊。 可是给了中国十年时间,日本还有能力实现日本人踏入大陆计划吗? 当日本大使馆将王茂如的新年讲话传回到国内的时候,反倒是刚刚有资格进入内阁旁听,一直以来被人称之为鬼才的佐藤对总理大臣山本权兵卫上书说道:“从王茂如秀盛君的新年讲话中,我没有听到中国会强大的符号,反倒听到了色厉内荏的叫嚣。要知道,会咬人的狼是不会叫喊的,只有土狗才在害怕的时候狂吠恐吓。中国刚刚结束内战三年,真的有能力对抗大日本帝国吗?中国的军舰只在三年前趁着欧战结束买了一些便宜货,根本没有海军——有的也仅仅是内河舰队。一旦中日开战,大日本帝国海军可以摧毁中国近半工业。上海,天津,威海,汕头,锦州,海参崴,庙街,厦门等等,而近海城市杭州,南京,南通,福州,广州,钦州也可以被一一摧毁。我海军还可以通过长江与珠江进入中国内地,尤其是长江两岸。我们的海军可以直接杀到武汉,让中国一分为二。中国无海军,中国无海防。我们何必担心一个只会防守的国家呢?无数的历史表明,海军代表的是进攻,强大的大日本帝国海军就是我们的村正和草雉,而中国现在仅仅是穿上了盔甲,即使他穿的再坚硬的盔甲,他也没有力量撼动大日本帝国。地球上拥有最强大防御力的动物是大象和犀牛,但是大象和犀牛的生活就安全了吗?他们发出的吼叫声。仅仅是害怕而已,在强大的中国外表下,拥有的是一颗脆弱的内心而已啊。” 总理大臣山本权兵卫。海军大臣财部彪,海军司令铃木贯太郎等海军人士对佐藤的结论极为满意,因为他从对手角度分析了日本的优点,那就是强大的日本海军。由于日本陆军陷入了东西伯利亚战争之中。而且在东西伯利亚之战里不得不持续地投入。导致日本的财政更加雪上加霜,海军部对陆军部极为不满。仙子阿,佐藤忽然开始支持海军部,让这些海军将领们大为兴奋。 佐藤秀竹在日本内阁中的位置极其特别,说他是领导者,他没有权利管任何人,说他是个微不足道的人,可是他的想法往往让人意想不到。当然。他的主意或许不是最好,却也不是最坏。但此时有一个人拿出注意,总部大家漫无目的的猜测要好得多。喜欢他的人自然是喜欢他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但不喜欢他的人总是认为他为人轻浮,不堪重用。 总之,成功地勾搭上了裕仁的妹妹的佐藤,算起来也是皇室的外戚了,属于高干之一了,只是这个高干有些时候不受待见,有时却不得不听他出出主意,当然,也仅仅出出主意而已。佐藤即李幕含知道自己此时在政府之中位卑人轻,唯一成功的地方是勾搭了裕仁的妹妹,同时也几个政府高官的夫人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又四处勾搭人家的女儿,可以说他现在暂时获得不了什么重要的职务,可是得到的消息却不少。 他在尽量拖延日本,让日本暂时不要把国内的矛盾转移到中国来,因为经济的崩溃,日本民众对国家的失望日益严重,各地方的工人,市民,农民纷纷将矛盾转移给日本政府。而日本军方此时也要求权利,要求将矛盾或者将战火燃烧到其他地方去。当然,日本也不是没有这么做过,最起码在东西伯利亚就正在这么干,然而日本人对于那个冰天雪地的不毛之地没有兴趣,他们希望得到的是大陆,中国大陆。 李幕含明白这一点,日本人对中国领土的贪婪,迟早要爆发出来,他只能尽量拖延,给中国争取更多发展时间而已。 中国的发展,离不开那些暗中为中国牺牲的特工人员的,李幕含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此时中国大总统在电台的新年直播完毕,王茂如对周边的工作人员表示感谢,倒是让电台的工作人员激动不已,该到了放假时间了,王茂如又对总统府所有工作人员表示感谢,这才乘车回到家中。过年了,大家都在燕京大街99号准备这个新年,不过一件事的发生,让王茂如的这个年过的萧索起来。 原来是空军司令陆荣廷乘坐编号为q088号囚牛1式运输机,带着家人以及部分国防军军官家属总计16人从北京起飞飞向广西的过程之中,在飞越襄阳与常德的时候失踪了…… 王茂如当晚没有过好年,钟声一过十二点,他立即与国防部长萨镇冰进行电话沟通,并且直接责成第十五集团军鲲鹏军团长赵庆派遣军队进入神农架寻找陆荣廷乘坐的运输机。陆荣廷是在2月1日离开北京的,首先飞机早上起飞上午十点左右飞抵石门市(石家庄)石门机场进行油料补充,飞机检查。随后飞机再度起飞,下午四点到达河南巩县,由于巩县有驻军以及飞机机场,陆荣廷等人便在巩县休息了一个晚上,巩县县长等人邀请陆荣廷赴宴,因为喝酒比较多,陆荣廷等人次日2月2日早上的时候没有起来,而是在中午之后才恢复了身体。2月2日中午,飞机继续起飞,而原本2号晚间抵达常德,却因为在巩县耽误了一上午,不得不加快飞行。 巩县机场守备营长清楚地记得,陆荣廷下令q088号运输机满油起飞,而不是加载百分之八十,陆荣廷要求飞机今天晚上务必飞抵常德。当时飞机机长不同意,他认为q088号运输机尽管理论飞行距离可以从郑州飞往常德,但是从未进行这样远距离的飞行。陆荣廷以服从军令为名,要求机长必须飞行,机长和副机长不得不服从路航总长的命令。 2月2号晚间,常德县城已经准备好了简易机场,但是常德国防军的机场方面发电报问询之后听说q088号运输机在巩县起飞的时候已经晚了,于是判断他们不可能在今晚抵达常德,应该按照原定计划在襄阳停留。 然而2月3日中午,常德国防军机场方面向襄阳方面问询,襄阳方面反问难道他们没有抵达常德吗?因为陆荣廷在临行之前给他们发电,告诉襄阳方面,他决定直接飞抵常德机场。 这下双方慌了,立即向上报告,而在襄阳方面的国防军士兵报告说发现过一架运输机飞过襄阳上空,飞机上的五色旗和提及表明那一定是运输机。也就是说,飞机飞过了襄阳城,就在襄阳和常德之间失踪,也就是荆门山等山区。 国防部陆航总部的参谋们判断出最坏的可能性,极有可能飞机因长时间飞行导致发动机故障或者零件故障,最终因为天黑难以找到着陆目标而坠毁——甚至撞击到山上。 与国防部沟通一番之后,王茂如优不放心,立即赶赴国防部陆航总部,向他们打听进展和情况,陆航总部两大次长厉汝燕与罗海泉以及一众参谋们大年初一紧急集合,收集各方情报。而国统局的特工们也积极出动,配合寻找线索,陆航总部的所有电台全部打开,收集信息。 “飞机上没有降落伞吗?”焦急之中王茂如提问道。 “有。”陆航次长历汝燕道,他熟悉飞机的各种性能,作为战斗机驾驶员出身的他不单单熟悉国产战斗机和外国战斗机,对于飞艇运输机侦察机以及水上飞机等也了如指掌,如今陆航部的每一个人可以说都是精英之中的精英,他立即解释说道,“q088号飞机应该配有二十个降落伞包,而且柑橘国防军陆航飞行安全守则,在发生坠毁前,机长一定会启动跳伞装置,要求所有人弃飞机跳伞。” “那就好。”王茂如长叹了一口气,郁闷地说道,“这么说来,不管飞机去哪了,飞机上的人总归是可以找到的。我倒希望他们跳伞成功,总不至于像是现在一样无影无踪的好。” “理论上是这样的。”陆航部装备司司长吉文说道,“但是实际上没有受过训练的人,也存在着一定的危险。” “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陆总长他不能出事。”王茂如道,他叹了口气,对陆航总部一众军官说道:“要知道陆总长的安危不单单关系到你们陆航部的脸面问题,他还是原桂系精神领袖,如果有人趁机挑拨离间,将导致桂系军官士兵心中存有杂念。”众人这才认识到陆荣廷存在的重要性,是啊,一件小事,如果被外国人利用的话,反而会成为攻击中国的一件大杀器——日本人和英法俄鬼子们就喜欢干这种捕风捉影干扰中国民心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