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美其名曰华族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美其名曰华族论

王茂如坐在沙发上,盯着地图,几个空军参谋正在地图上进行测量,猜测飞机会在哪里坠落等。 不断有消息从湖北传递过来,零星的线索让大家更加紧张,还是没有活着的人的消息。 历汝燕这时候说道:“尊敬的大总统阁下,囚牛1式和囚牛2运输机在最近几年的使用之中,暴露了很多问题,仅仅是去年,囚牛1式2式运输机就有十六架出现问题,导致五名飞行员遇难,二十一名飞幸运受伤。我们陆航部希望能够采购最新型的运输机,而萨尔图空军基地的大飞机将是我们采购的目标。这种超级运载的飞机,经过路航部的研究认可了它的性能,如果装备完毕之后,路航部的战斗力将提升三倍。” “萨尔图空军基地正在加紧研究,这样,厉次长,这几天你准备一下,前往萨尔图空军总基地,看一下飞机研发的进展。”王茂如道。 陆航第二次长罗海泉立即说道:“总统阁下,恐怕飞机的研发不能一蹴而就,我们需要时间,我们需要大量的时间。” 王茂如摇头道:“我倒是想有时间发展,恐怕其他国家不给我们发展时间啊。” “其他国家?”罗海泉道,“日本?还是苏俄?” 王茂如冷笑道:“英国人、日本人、苏俄人、法国人、荷兰人、美国人,都不会给我们发展的时间的。别看现在我们平安无事,那是因为他们这些国家自己国内的事情还没有搞定。一旦他们国内从六年之前的欧战之中恢复过来,则一定会向中国动手的。他们希望中国分裂,希望中国成为满清一样懦弱的国家。我们都想中国老老实实地发展起来。但是他们会让我们发展吗?今年是甲子年,甲子年绝对不是一个太平年,各国势力一定会最大程度地破坏中国的大好形势,大好发展的。不是我不给科研部门时间,而是外国人不会给我们时间。研发之后还要生产,装备,但我们哪有那么多时间啊?如果中日一旦交战。中国沿海立即毁于战火,你说我能不着急吗?” 罗海泉苦笑着点了点头,道:“总统这么肯定中日会交战?” “一定确定以及肯定。”王茂如卖了个萌地开玩笑打趣道。“中日必有一战,不是终结日本,就是中国倒下!” 随着新年过去,整个国家再一次忙碌了起来。 中国人是闲不住了。大年初一去亲戚家串门问候。大年初二女婿们带着小媳妇去娘家拜年,大年初三习俗是避祸,亲友们在家玩着纸牌和麻将派,大年初四迎财神,大年初五放鞭炮全家打扫卫生赶穷鬼,大年初六各家店铺重新开门营业了,众人喜气洋洋邻里之间相互道喜,年轻人呼朋唤友跑到餐馆里喝酒欢谈。 不过这次大家到时都谈到了一个共同的事情。那便是中国陆航总长一行人乘坐飞机失踪事件。 飞机失踪不是什么大事,毕竟那东西在天上飞。一不小心坠入下来摔个粉身碎骨倒也是正常。只是飞机上的乘客比较特殊,那是中国陆航总长陆荣廷。 陆荣廷是谁? 19岁落草为寇,专抢法国人的三点会首领,保护中国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的义盗。26岁为清政府招安,46岁被清政府册封忠勇巴图鲁,53岁成为中华民国广西督军,56举旗北伐,59岁担任两广巡阅使,势力涵盖广东广西两省,60因孙立文民党排斥通电下野,暗中主持广西军务,61岁接受国防军司令王茂如的邀请宣布桂军接受国防军整编,成为中华国防军一部分,其本人也接受陆军部邀请担任高参。62岁,担任陆军总部陆航部总长。63岁国防部成立,开始担任国防部陆航总部总长。在他的主持下,陆航总部逐渐发展壮大,拥有各类飞机三百余架,拥有飞艇四百余艘,拥有陆航军队人数高达七万余人。他的级别高于集团军军团长,低于国防部长,军衔也仅仅低于元帅衔,可以说他是中国最重要的军官之一了。 由于王茂如长久以来对飞机的重视,中国国防军的陆航部的建设投入以及研发能力不单单在亚洲,在世界也属于先进行列,尽管从数量上无法和英美法等列强相比,但从质量上却已经超过西方国家。而比起日本来说,中国的陆航无论从数量还是从质量上都远超日本的海航——此时的日本尚且没有陆航这个部门呢。 陆荣廷是背叛军队投靠敌国了,还是乘坐飞机坠毁了呢? 众多民众议论纷纷,很多人猜测起来,甚至有人猜测是日本人暗中动了手脚,甚至部分报纸呼吁抵制日货,抗议日本人的卑劣行为。日本政府首次感觉到躺着也中枪的郁闷,尼玛这次真不是我们干的…… 七天过去了,关于飞机的行踪一无所知,这家编号为q088号的运输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第十五集团军军长赵庆急的够呛,怎么找也找不到运输机了。民兵,乡丁,甚至连上山砍柴的牧童都加入了搜索的行列之中。 终于在正月初十这天,在湖北神农架一个上山采药的人在山中发现了q088运输机的残骸,果真是撞毁在神农架的一座山峰上了,飞机上的十九个人无一幸免全部遇难。王茂如得知情况的时候已经是正月十二了,他正在总统府处理有关于西蒙古和南疆一部分边民杀害中央派过去的官员一事。 为了巩固边疆地区,王茂如的政府特地招揽了青年学生,派遣他们前往边疆担任地区官员,然而这些汉人或者旗人却遭到了当地外蒙和南疆当地人的拒绝,有的甚至直接杀害了。杀害青年官员一事是年前发生的,这件事给青年们的心中造成了极大的创伤,让很多前往边疆建设的青年心中产生抵触和仇恨的情绪来,在工作中往往也将对方视为“外国人”来对待。当然这种情况也难免会出现,毕竟边疆有边疆民族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生存法则,中原人的生存方式未必得到他们的认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各边疆的土司(相当于各部落酋长)感受到了中央政府在边疆设立政府,对他们的权利的威胁,于是表面上积极配合政府来人工作,暗中主使农奴造反甚至杀害中央派遣的青年学生官员。 王茂如看后极为震怒,唐绍仪与张奎安分析认为,边疆异族并没有中国这个概念,在中国真正有中国这个概念的民族只有四个,分别是汉、满、回、东蒙古人民,大多数其他边疆异族有的因为文化水平太低一辈子从来没有出过大山,根本感受不到国家概念,有的则是纯粹的自古以来就有反汉思想,如南疆的畏兀儿人和西蒙古的喀尔喀人,另外则是被征服的哈萨克人和塔吉克人。另外,英国人也不断地派人进入藏区活动,挑拨藏区牧民和中国政府官员的关系。 面对日益紧张的周边环境,王茂如断然下令道:“汉化,彻底汉化。” 唐绍仪和张奎安不安道:“彻底汉化?这……” “中国为什么历经千年还是一个完整的国家?”王茂如道。 “中华大一统啊。”唐绍仪笑道,“中国自古以来就知道,天无二主,土无两国,别说中国知识分子,就算是农民造反出身的朱元璋也要统一中国,不肯分裂治国。” “中华文化之中,最重要的思想就是国土完整思想。”张奎安道,“还有祖先认同感。满族人为什么融入汉族,就是因为历任满族皇帝都要登泰山祭祀天地,尊孔孟为国家文化根本,尊黄帝陵为祖先陵寝,这才是为什么有清一代汉民抗清仅仅持续八十年,而元朝反元从未间断。” 王茂如道:“所以从满清汉化来看,只有将大汉文化作为主题文化教育,才能让人彻底忘记其独立色彩。因此必须汉化,中国一千四百八十六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所有人都要汉化。我们可以融合其他民族文化,但是汉文明理应作为文化主体存在。汉语普通话为主语,汉子简体字为文字,持续三十年教育,最终中国大地将无其他民族思想。” “秀盛,你的意愿是好的,可是有一点难题。”唐绍仪道,“近三百年来,汉族一直处于底端,你如此支持汉文明复兴,定然会让许多便将地区更加抵触,而且外国人也许会利用这一点攻击我国政府对异族的迫害。” 张奎安忽然笑道:“我倒是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 “你讲一讲。”王茂如道。 张奎安诡异一笑道:“全面汉化的确容易让西方列强和日本政府抓住我国弱点进行攻击,倒不如从祖先角度考虑,重新定义民族。” 王茂如笑道:“我懂了,你的意思是生活在中国的所有人都是炎黄部落的子孙,共有一个大华夏民族——我们不称之为汉化,汉化多野蛮,多难听,多具有侵略性啊,咱们就称之为华夏民族文化大融合,即华族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