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叛乱部族高过胯骨者皆杀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叛乱部族高过胯骨者皆杀之

ps:(ps:不好意思,昨天断更了,事出有因。几个朋友来西门家庆祝西门得子,结果大家喝到最后喝得都没意识了,本来半斤的量的西门,后来我老婆说我喝了一斤半……昨天抱着马桶睡了半天,哈哈。) 王茂如看似有些随意的总结,与张奎安心中所想完全一致,于是张奎安会心一笑,两人配合多年早有默契,可谓是心有灵犀了。当然,有些话张奎安却不能说,得由王茂如讲出来,这样才能显示“领导”的重要性。 张奎安笑道:“大总统所言极是,华夏民族,华族永存。我们对外不再称之为汉族,而是称之为华族,汉人只是华族汉系的分支,除此之外我们逐本溯源,还可以认定满族人为华族满系,回人为华人信仰回教者、蒙古人为华人蒙系,吐蕃人称之为华人吐蕃系。以此下去,我们在推广教育之中强调华族之重要性,减弱分支系统的影响甚至消除其个性。再辅佐以汉语、汉字、统一服侍、统一建筑风格,几十年后,中华大地上将不再出现异族,将仅仅只有一个民族的存在,那就是华族。” “华族,华族,好!好!好!。”王茂如连说三个好之后大笑起来,拍了一下张奎安的肩膀赞扬道:“定国所言,甚合我意啊,此乃民族之未来大计。” 唐绍仪倒是老练考虑较多,他踱步之后说道:“此事事关重大,若是促成此事。世界上将会出现一个新的种族,以汉人为主的新的种族。但是却有一个漏洞,以华族取代所有中华大地上的所有种族。自然也包括汉族,恐怕未来有天或者会有外国敌对势力散布谣言,认为秀盛与定国的华族论计策是让汉族消失的毒计,也许将会鼓动我汉族激进青年否定你的华族理论,甚至发动暴乱,以民族独立为借口分裂国家。” “没有任何一种解决民族矛盾的办法是完美无缺的。”王茂如辩解说道,“未来不是也许。而是肯定会有外国特务间谍在中国挑拨民族仇恨,挑拨地域攻击,挑拨贫富之争。挑拨政府和人民对立,他们是不管我们做什么都要反对的。例如日本,我们和平相处下去,日本就不会对我们下手了吗?日本经济崩溃在即。他们一定会转移国内矛盾。要么和中国打,要么苏俄打,和苏俄打只能获得北极圈的冻土,所以日本一定会攻打中国。我们的敌人会千方百计消灭我们,无论我们做什么,做得对还是错,做的好还是不好,做得对老百姓有多好。也有敌人联合汉奸对我中国政府进行攻击的。” 王茂如看着地图上边疆部族叛乱的位置,思考之后说道:“各地治理不同。这样吧,有些地方要严惩,有些地方要宽恕,如这几个湖北土族土司抗捐,未来这土族肯定要消失的,他们实在没什么保留本体文化的必要性,华族化之后土司制度也会逐步消灭。某些些地方的确很容易融合进入我华族理论之中,毕竟我们都是东亚面孔。而另外有些地方如泰西省的哈萨克和南疆的畏兀儿嘛……因为都是白人面孔,将来怕是不好融合啊。最好早发现,早解决,早治理。把麻烦丢给子孙后代,乃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中华边境要在我们的手中正式定型,中华之安定基础也要在我们手中定型。若有非为作歹之部族叛乱,皆可株连杀之,以绝后患。” “啊?您的意思是……”张奎安眼中充满了惊讶,小心谨慎地问道,只是一个“株连”就足以说明一切他心里明白,王茂如所言不亚于另一道如冉闵的杀胡令的屠胡手谕了。然而在当今社会,杀胡令岂能随意下达,种族灭绝之行为乃为时间所谴责,王茂如一统中国之丰功伟绩,可能就因为这屠胡令反被后世知识精英和愤青骂为吧桀纣一类暴君。 “这两处嘛,严惩不贷,所有参与叛乱,提供情报,提供支援,知情不报,心有异端者杀无赦,所有男丁超过士兵胯骨者杀无赦。”王茂如笑着说,那笑容之中带有淡淡的不屑和对生命的漠视,而王茂如对生命从未漠视过——自己人的姓名,却对敌人的任命视为草芥,这一特性也感染了他手下的大将们,一如宫小旗和魏东龄。 唐绍仪和张奎安看着他的笑容,均觉得不寒而栗,这是一种对生命何其蔑视的笑容啊,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决定的是几万人的生死啊,甚至如果平叛的士兵不加节制,将会是造成十几万人的伤亡代价和后续的无穷烦恼。髙过胯骨者杀无赦,这是在效仿成吉思汗、朱元璋和康熙对叛军的屠戮办法啊。 成吉思汗平定天下的时候靠的就是绝对的武力和血腥的杀戮,每征服一处反抗者全族高过车辕杀无赦,早就了世界上版图最大的大元帝国。 朱元璋起兵造反之后,对待元人采取了血腥的报复,大明国内,所以高过车辕的元人一律杀无赦,所有反抗大明军队的异族军队一律杀无赦,所有反抗大明军队异族低于车辕的男童全部被阉割——大太监七下西洋的郑和就是因为父亲反抗大明军,导致全家被杀,本人被阉割。 康熙平定西蒙古准格尔叛乱,灭葛尔丹一族,屠杀葛尔丹极其部族近百万,葛尔丹西蒙古全部男丁高过车辕者杀无赦,乃至西蒙古灭族,仅剩数千人,而战败的西蒙古葛尔丹部族所有女人和孩子,被发配给了参与平叛的八旗兵,汉军以及东蒙古骑兵。康熙用他的屠刀告诉了蒙古人,分裂国家的部族,将遭受灭族之祸,乃至有清一代,蒙族忠心耿耿不敢叛乱。 如今王茂如对西域异族举起了屠刀,这又是一件足以在历史上留下污点的事件啊。 两人便规劝起来,但是王茂如决定的事情,是决不允许更改的,两人无奈只好尽量补救,张奎安道:“何为心有异端者?此间话语太过笼统,恐怕有些军队杀红了眼,不论青红皂白了。” 王茂如道:“很简单,所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心无异端者,改汉姓,叫汉名,听从政府安排,将顺从者全族搬迁至山西省、江西省、山东省、广东省四省。” “异族内迁?”唐绍仪又是惊讶又是不出所料地苦笑道,“汉人冲边,异族内迁——秀盛啊秀盛,你还是念念不忘你的理想啊。将异族内迁彻底融入汉族,十几年前你不就在这么做了吗?没想到你做了总统之后,更加不遗余力了。” 王茂如嘴角轻笑,道:“边疆不稳国家不稳啊,白种人民族毕竟和黄种人民族有着天然的不同,只有将全部边疆白种人内迁之后,边疆才能安稳。这些人在内陆要做什么,要怎么做,就由不得不他们了,三代之后,彻底融入中华文化之中,讲汉语用汉字以汉人自居——错了,是华人自居,祭祀先祖只认黄帝陵,而不是什么麦加。总之,我希望理想的西域,是一个尊孔孟礼教,道教与佛教、萨满教并存的单一民族多信仰的西域。” “只有华族吗?”张奎安淡淡地笑道,“怕是连咱们汉族人也不认同啊,万一走错了,我等将遗臭万年。” “遗臭万年将如何?”王茂如反问道,他指着桌面上的杀害青年官员的报告单说道:“现在这种事情就发生数十起,很难想象百年之后若不彻底要么消灭他们,或者让他们主动融入中华血统之中,我们的子孙后代会有多少人撒血边疆。”王茂如目光炯炯,表情坚定地说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们这一代人背上一些骂名算什么呢,给百年后的族人留下更广阔的的生存空间才是我们该做的一切,我王茂如宁愿背上骂名。” “算了,我也是你的帮凶,再怎么洗脱后世也不会说我是‘好人’的。”张奎安笑道。 “你们啊……唉。”唐绍仪无奈道,“老夫一世英名,深受欧美文明教育,都被你们带坏了。”王茂如与张奎安难得听到唐绍仪开玩笑,他突然这么一说,倒是让两人笑得喘不上气来。 唐绍仪和张奎安尽管从方法上不认同王茂如的残忍做法,但是归根结底,对他的目的性还是表示认可的。 王茂如说道:“这样,唐幕长,你立即组建一个华夏文明研究小组,为华族论创造理论基础和可行方案,这个小组不单单要从文字语言,还要从风俗习惯、服装打扮、建筑风格、民族来源进行研究,研究成立中华大一统的华族的可能性。我称呼这个小组为炎黄研究小组,它将是我国文化理论和未来文化走向的智囊团队。” 唐绍仪道:“我尽量办到。” 王茂如摇头道:“唐幕长,你不是尽量办到,你是必须要办到。” “是。”唐绍仪说道,从王茂如对他的称呼来看,此时王茂如是以一个大总统对幕僚长的指挥来下令的,不容唐绍仪有任何反驳的态度。唐绍仪心中没有什么芥蒂,至少从现在来看,王茂如充分做到了对他的尊重和信任,翁婿二人的关系极为融洽,配合也相当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