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为华族论做铺垫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为华族论做铺垫

王茂如对唐绍仪下达密令之后,又转向张奎安,沉思一会儿说道:“定国,一方面你要帮助唐幕长成立炎黄研究小组,另一方面我们要进行尝试汉化,首先汉化的就是在国内的白俄,即俄罗斯裔中国人,以他们的名字太长绕口为借口,要求所有俄罗斯人名字姓氏最多两个汉字,名最多两个汉字,按照我们中国文化传统,中国人的名字最多只允许出现四字组成之姓名。” 张奎安心中有些疑问,便笑道:“为何只针对白俄后裔?” “非也非也,并非只针对白俄后裔,而是先拿他们开刀而已。”王茂如双肩一抖,理所应当地说道:“谁让他们是亡国之人,谁让他们寄人篱下,现在这些白俄是回也回不去,留下就应当顺势而为。且不说他们之中多少女人在中国做妓女,单单是这些人的合法性问题,以及苏俄强烈要求我国遣返白俄,就足以让他们不得不接受我们的命令。” 张奎安一抹冷汗道:“看来,若是有外国进攻中国,我中国人必定要奋勇抵抗,因为做亡国奴,连自己姓什么都做不了主啊。” 亡国奴当然没什么尊严,君不见后世如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等国家,统统沦为世界上最危险战乱最频繁,人民最没有尊严的国家了吗?这就是亡国奴的下场。此时的中国好在统一之后,外国不敢小视了,于是对于白俄这些亡国奴。则可以任意处置。 王茂如淡淡地说道:“他们嘛,姓名汉化之后就不是什么亡国奴了,就是我们中国人了嘛。在白俄姓名汉化之后。第二步骤对西域以及内迁进入内地的所有白色人种进行姓名汉化,第三步骤则是南方所有部族、北方满族、吐蕃族以及蒙族等,全部进行姓名汉化标准,这也是将来为华族论做好基础。” 张奎安微微一笑,道:“好,这件事我应该与总理商议一下。” “嗯,是啊。你去办吧。”王茂如道,“顾总理国事忙不过来,他也只会统筹一下。具体操作还是会交给你来办理。” “是。”张奎安道。 此时总统府秘书陈布雷报告说国防部长官紧急电话导入,关于q088运输机一事已经在神农架找到飞机的残骸。 王茂如立即让唐绍仪和张奎安去办理各自事情,而他则接通了国防部电话,这次倒是国防次长张作霖亲自打给他的。张老嘎达叹气道:“尸体找到了。他妈了个巴子的,已经让狼给啃成半拉磕机的了(东北方言:残缺不全的意思),早就不知道谁他妈是谁了。” “张次长,有劳你去一趟湖北,亲自处理此事。”王茂如道。“定要查出此时前因后果,给众人一个结果。” 一听坐飞机,张作霖顿时苦着脸道:“这个大总统啊,不是我老张不敢去。实在是我一坐飞机就吐酸水……” 王茂如微微一笑道:“我倒是忘了你严重晕机这件事了。” “算了,算了。除了我还真没有人能处理好这件事儿,他妈了个巴子的,陆荣廷这老土匪,还得我给他送终。”张作霖骂骂咧咧地说,他知道自己肯定会去,最开始的拒绝只是邀功而已。大总统你看看我,克服困难迎接挑战,我多辛苦啊。王茂如当然也知道他只不过是“傲娇”一下而已…… 张作霖自然不是一个人前往湖北神农架,而是带着一群技术人员包括参谋总部军情司技术人员、陆航总部装备司研究人员、国统局特工、参谋总部宪兵司高级宪兵等,前往神农架调查飞机失事的真正原因,是否如民间传言是敌国特工暗杀还是意外,更或者是有些小道消息传说中的遇到了神仙鬼怪。 当然,调查结论肯定不能轻易就下的,张作霖带领这些人在湖北逗留了三个月才得出真正的结论,飞机毁于操作不当,与外国间谍谋害无关。纯粹是因为陆荣廷下令前行让运输机以理论距离驾驶,以至于飞机最终没有油料,当天天气情况又突然遇到乌云密布导致飞机看不清航线一头撞在山上。 但为什么飞机会偏上两百多公里从荆门山飞到了神农架,则成了国防部陆航总部的一大谜案,也成为世界航空秘史中的一道难解之题。 而王茂如直接以密电形式给驻西域安西第一集团军军团长宫小旗,驻努尔干、东蒙古第二集团军军团长魏东龄,驻西蒙古、甘肃的第四集团军军团长雍星宝,驻川康臧的第十二集团军军团长卢焘响,驻陕青宁三省的第十三集团军军团长顾品珍,驻西域泰西第十四集团军军团长陈炯明,驻两湖的第十五集团军军团长赵庆,驻西域新疆的第十六集团军军团长赵恒锡,以便民若乱,必定全力剿灭,株连严惩,过胯骨男丁必杀之,其女子发配与士兵做妻子传宗接代之原则,可给与平叛士兵临时全权处理之权利,先斩后奏。 随后第一集团军军团长宫小旗向国防部以及大总统报告,近期英军(印度兵)在我克什米尔地区屡屡策划脱离中国加入英国殖民地事件,请求国防部予以全权。 国防部长萨镇冰不敢批复,随即找到了大总统王茂如向他报告此时,王茂如做出批示道:“英国人在我们的克什米尔上搞什么民族独立,民族独立个屁!中华民族多么伟大,多么善良,多么积极向上,做英国人的奴隶?那些克什米尔人怎么想的?” “主要是克什米尔人中信仰绿教的部族要加入英国,而信仰藏教和萨满教的克什米尔人则一心投靠我们。”萨镇冰道。 “萨总长有什么高见?”王茂如问。 萨镇冰道:“刚柔并济,一方面拉拢住藏教和萨满教民众,一方面对绿教克什米尔人严惩。” 王茂如点头道:“中华民国可以允许娶妻妾,这样吧,告诉藏教和萨满教信徒,协助军队捕杀参与叛乱的克什米尔人,将杀死叛民全家男丁,女子全部给他们做妾和奴隶。另外,告诉宫小旗,在克什米尔问题上,我要是看到中国丢了一块指甲大的领土,就让他回到国防部档案馆去做档案管理员吧。” 萨镇冰忍俊不禁道:“宫小旗一生唯独唉打仗,让他做档案管理员,不如杀了他。” “诶,档案管理员中也有伟大的人才嘛,例如未来的宫小旗。”王茂如开玩笑道,又严肃说道:“我同意给与宫小旗在克什米尔和帕米尔上全权处理的权利。另外,国防部的国防预算有没有拿出来?” 萨镇冰道:“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明天就向大总统报告。” 王茂如道:“好,国防不可轻视啊。” “然也。”萨镇冰笑道,又问:“陆航总长陆荣廷如今已经遇难,陆航总长之人选成为国防部难题之一,谁都想在这个位置。” 王茂如笑道:“自然大家都想,但是位置只有一个,非有大能者不得担任。你们拟定一个候选名单吧。” “是。”萨镇冰告退下去。 军制改革之后,驻扎安西省(即包括未来吉尔吉斯斯坦全部,塔吉克斯坦全部,乌兹别克斯坦东部与土库曼斯坦东部两河平原,哈萨克斯坦东南部,克什米尔地区)的第一集团军下辖三个甲种步兵师,两个乙种步兵师,两个骑兵师,一个空降师和一个装甲师,但是空降师和装甲师都是空壳子,其也仅仅是乙种师。 出于对西域安西省安全的考虑,在民国十三年的国防预算中,参谋总部提出在安西省增加两到三个乙种步兵师以及两个山地步兵师。这项扩军会使得军费预算增加一千万左右,但是王茂如考虑到明年开始的清剿南疆、克什米尔、哈萨克、塔吉克、吉尔吉斯、克什米尔和哈萨克计划,决定支持第一集团军的扩军计划。同意增加两个乙种步兵师即61、62步兵师,增加两个山地步兵师即第5山地师和第6山地师,增兵总人数高达三万两千人。由此第一集团军真正意义上称之为中国第一军团,威震西域。 同时,为了应对日本方面对中国的压力,王茂如也特批下令驻防在辽宁省和热河省的第三集团军增加两个乙种步兵师即63、64步兵师。驻防新疆的第十六集团军增加两个乙种步兵师即65、66步兵师。将海军陆战第1师由威海调往上海驻军,海军陆战第2师则由威海调往厦门驻扎,海军陆战第3师继续驻扎威海海军港,而直属于国防部的近卫装甲第1师调往天津驻防。 扩军完毕之后国防军将拥有总计108个师490个团总人数高达108万正规陆军,同时陆航拥有7万人,海警拥兵2万余人,武装警察部队20余万,而广西和黑龙江两省实行全民兵役制度,再加上其他省的兵役预备士兵高达300万。而更加让王茂如放心的是,所有学校一律实行半军事化管理,即使国小也不例外,学生每年都要进行总时长达到300小时的军事训练,男孩子进行军训,女孩子进行躲避训练,救护训练等。 当然,王茂如更希望陆军增加到300万人,只是如此一来,军费着实太贵,只有国家富裕之后才有这个财力扩军——而不是忙碌的扩充拿着刀枪棍棒的草头军队。 ps:(ps:话说,喝白酒多了真难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