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走,我们回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走,我们回家

民国十三年的军事预算之中,军制改革占据大部分财政支出,今年是师团制改革为甲种师和乙种师制度的最后一年。参谋总部参谋长吴佩孚元帅提出增加丙种师,即预备役步兵师,平时丙种师可以作为预备役力量和建设力量,战时可以立即投入战斗。吴佩孚的构想是建立大量的丙种师在未来战争之中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以防止在大规模交战中一线军队损失之后补充兵员素质太差拖累军队。 王茂如考虑后认为至少今年国防部重点仍然是三个,第一是军制改革,第二是军官轮换,第三是部队配合民生部门进行汉化运动,剿灭西域叛乱民族尤其哈族部族武装。而且王茂如深切体会到国际形势变幻莫测,世界经济正在倒退,而中国自统一之后国力冉冉上升,中国去年在全世界经济低迷、病毒流感大爆发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居然保持了13%的增长,更重要的是这还是在中国宣布取消了各地厘金以及复杂宂弱的税负,同改革税率之后取得的经济增长。 也就是说,甭管世界怎么变换,外国怎么倒霉,只要中国统一之后,中国的经济最差最差也以每年10%以上的速度增长着。 日本熬了五十年,终于熬出现在的财富,而中国却只需要十年就可以迈入这道坎,岂能让世界列强舒服? 王茂如和他的手下充分认识到国防,只有强大的国防、强悍的武力和让人害怕的能力才能保证一个中国的安全。 随后其他部门预算方案也陆续交给大总统王茂如。总预算高达8.8亿银元,今年经济除非以12%的速度增长,否则政府仍然出现财政赤字。王茂如与几个部长商议之后认为。今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完全可以达到12%,在世界经济低迷的时候,中国的经济简直可以说是一场奇迹。 政府中的事情处理完毕,王茂如立即赶赴医院,四夫人智雅即将临盆了,预产期原本是下个月,但是这个月智雅就感觉不对劲立即住院。今天医院发来紧急消息。说智雅生产有些危险。 王茂如抵达医院的时候,见到乌兰图雅和美咲两个人在,美咲也是挺着肚子。尽管大家劝她不要来,但同为日本人的美咲还是赶来了。 王茂如看到乌兰图雅脸色很差,便赶紧问了一下怎么回事,乌兰图雅道:“医生说胎位不正再加上四妹体弱多病。怕是要难产了。” 王茂如心里突地一下子。智雅身体一直都不好,这会儿再难产的确是让他害怕了起来。他焦急地坐在走廊椅子上,不一会儿协和医院的院长埃佛伦德来了,对王茂如说道:“总统阁下,您夫人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您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什么意思?”王茂如腾一下站了起来,瞪大眼睛问道。 埃佛伦德院长苦笑道:“我们经过检查得知一些不好的问题,夫人怀孕的月份不足。她身体又极其虚弱,而且胎位又不正。所以请您一定做好应对任何问题的心理准备。”他实际上是非常担心王茂如会暴怒。他是一个军阀出身的总统,想到以前在上海协和医院认识的一些军阀,他很担心王茂如会不会像他们一样掏出枪来杀洋人泄愤。现在的中国不像是清朝的时候了,洋人的地位一降再降,他随时也担心这些军阀们的暴怒。 “你的意思是,智雅可能会死?”王茂如皱着眉问道,他没有动怒,只是对这种情况感到焦急万分。 埃佛伦德院长点了点头,不敢看王茂如急切的双眼,此时一个护士急匆匆地跑了出来,说道:“谁是秀盛,谁是秀盛……”忽然她看到大总统站在门口,立即呆住了。 王茂如道:“我就是,有什么事情?” “孕妇说希望您陪着她……”小护士怯懦地说道,“还有就是孕妇恐怕有危险……” “好。”王茂如道,“我现在就去。”他完全没有听到小护士最后一句话,立即就要冲入产房。 “您要先换衣服。”小护士忙拦着说道。 王茂如匆忙地套了一身衣服就随着小护士以及院长进了产房,看到几个护士正围在智雅身边给她助产,智雅脸上都是汗水,虚弱极了。王茂如心痛得一把抓住智雅的手,又是担心又是后悔道:“智雅,坚持住,坚持住。”她的手很冷,手心全都是汗水,那种冰冷混合着汗水让王茂如心一下子痛到骨头里,他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他后悔的是,明知道智雅身体虚弱,自日本回来之后一直靠药物支撑着,但是智雅倔强地想要孩子的时候,他没有下狠心拒绝她的要求。 智雅缓慢地睁开了明亮的眼睛,略微有些浮肿的双眸尽管已经不那么美丽,在王茂如的心中却依旧如十年之前那样纯真。她冲王茂如费力地微笑了起来,说:“秀盛,你来了。” “嗯。”王茂如道。 “秀盛。”智雅用尽力气说,“可能,我不行了,你要好好培养宗孚,不要让他走歪了。真抱歉,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 “智雅,别胡说。”王茂如赶紧说道,“你坚持坚持就好,坚持一下——不!”他转过头对着医生说道:“我不要孩子了,保住大人,行不行?” 医生苦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要么两个人都能保住,要么……” 他犹豫不敢说,王茂如忙道:“要么什么?” “要么两个人都保不住。”医生道。 “你怎么做医生的?”王茂如怒道,他感到自己的手被撰了一下,赶紧低头在智雅身边,智雅笑了起来,说:“秀盛君,不要和医生发火,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全都了解,我怕是真不行了,我已经没有力气了。” “智雅,你要加油,一定要加油啊。”王茂如道。 智雅笑了笑,双眼合上了,说:“我好困啊,好困。”忽然,她睁开了眼睛,对王茂如说:“秀盛君,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就是嫁给你,嫁给我喜欢的人。但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独自拥有你,我也会嫉妒你在其他女人身边。所以,秀盛君,如果真的有来世,你只能娶我一个人,好不好?” “好,我只娶你一个人。”王茂如道,“如果有来生,我只娶你一个。” 智雅笑着合上眼睛,大口地喘气,说:“我要再努力努力。” “你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王茂如在一旁鼓励道,其他助产的护士也开始为她服务。 智雅再一次努力之后,过了良久,王茂如只觉得她的手越来越近,却越来越凉,忽然哇地一声婴儿的哭声传了出来,护士们兴奋地说道:“是个女儿,是个小姑娘。” 王茂如立即对智雅说道:“智雅,智雅,是个女儿,你喜欢的女……智雅!智雅!你醒一醒,你说说话!”他立即发现了智雅不对劲了,她的双唇惨白,脸上毫无血色。一个医生立即试探了一下,惊叫道:“没有呼吸了,立即抢救,立即抢救。” 几个医生护士赶紧忙了起来,一个小护士抱着孩子在一旁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这时候院长也得到消息跑了进来,他先是指挥两个医生和护士先护理新生儿,而他和其他人抢救智雅。 王茂如站在一旁,手始终牵着智雅的手,心中对满天神佛哀求,哀求着这些神能够挽救自己妻子的生命。然而也许漫天的神佛都睡着了,也许是王茂如以往杀戮冤孽太过沉重,他只感到智雅的手越来越冷,越来越凉。 埃佛伦德医生说道:“总统阁下,我们要实行电击,但是这种电击抢救在美国也刚刚临床试验,不知道您能否支持?” 王茂如立即说道:“好,快,快。” 埃佛伦德医生指了指他的手,王茂如赶紧松开,几个医生开始准备电击抢救,在电击三次之后,埃佛伦德满头大汗,手足无措地回头看了一眼王茂如。王茂如道:“加大电量,我来!”还是在前一世他在电视中看到过电击抢救,也许在那个世界那个时代电击抢救是一种非常普通的抢救方式,然而现在的这个年代,电击抢救刚刚进入实验探索,也就是北京的协和医院才与世界其他医学领域有这方面的交流。王茂如接过电击棒之后,沉着地对智雅进行电击抢救,一次,两次,三次。 最终,他绝望地放下电击棒,轻柔地给智雅合上衣服。 医生和护士们站在一侧不敢说话,两个小护士帮着给智雅穿好衣服,王茂如道:“我自己来。”护士们刚躲到一边,这是中国最有权威的人,最有力量的人,他的妻子在他们手中去世了,这让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噤若寒蝉。 王茂如温柔地给妻子整理好了血迹,穿好了衣服,看着她惨白的脸,依旧那样迷人,他将她横身抱了起来。她的遗体还有一些余温,被王茂如横身抱起之后还可以依偎在他的怀里。 “走,我们回家。”王茂如低着头对着智雅的遗体说道,医生护士们自动让开一条道,王茂如抱着妻子的遗体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