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边境风云起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边境风云起

(本章卷六终章,下一章进入最终卷,卷七《终日之战》) 埃佛伦德院长找到乌兰图雅说着小女儿怎么办,总不能放在他们这里吧,乌兰图雅叹了口气,让护士们包好自己带回家。又对容嬷嬷吩咐说让她立即请两个奶妈子进到府上,等晚一些老爷恢复情绪之后再作打算。 而王茂如抱着智雅的遗体进了车,很快车子开回了燕京大街99号的尚武将军府,府中的人以管家王鹏为首正准备欢庆呢,提前回来的侍卫长乌热松说:“四夫人生产之后,力竭而亡,恩帅他……伤心欲绝。” 王鹏赶紧下令仆人撤下红旗彩头,又不知道该不该换成白布挂幡,只好让人先准备出来。其他的夫人们也得到消息了,几个夫人纷纷叹气起来,这智雅人品性格自然是没的说,与大家相处融洽得很,可偏偏却又是林黛玉一样的人儿。智雅的亲子三少爷王宗孚还不知情呢,倒是唐宝琪让人将宗孚带到隔壁塔季扬娜公主府,让几个兄弟也都过去,说家里办事,你们这些天就在公主府不要过来。塔季扬娜心中怀疑,便跑过来一问,唐宝琪拉着她走到角落立即说了出来,塔季扬娜也难过地哭了起来。 唐宝琪立即说道:“你不能让孩子们知道,几个小家伙精明的很,你要打好主意,千万别让小家伙们知道这件事。宗孚还小,若是让他知道了。怕是不知道将来这孩子会成什么样子啊。” “好的,我会的。”塔季扬娜哭了一会儿,倒是收敛了悲伤的情绪。过了一会儿平复下来带着孩子们回到公主府了。 而此时王茂如的车队也回来了,王茂如仍然是抱着智雅的遗体走进来,一直到智雅的别院,将她放在床上。 所谓人生三大悲,早年丧父,中年丧妻,晚年丧子。却是让王茂如赶上了。也许在其他人的眼中,大总统王茂如不单单赶上了中年丧妻,还有早年丧父。毕竟他穿越来之后,父母双亲都不再这个世界了。 王茂如脸色平静的吓人,没有一滴眼泪,他心中难过。却是一点也哭不出来。 这种难过让他心如刀绞。却无法表现,他的嗓子干哑甚至说不出话来,只觉得有些麻木,身边的人来来回回,他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呆呆地坐在智雅的遗体前坐了一夜,王茂如终于恢复了一些意识。 因为极度难过,他居然毫无意识地度过了一天一宿,不吃不喝不眠不休。 当他推开门走出去的时候。见到大家伙都纷纷看着他。才一夜不见,王茂如已经胡子拉碴。两个鬓角斑白了,他长叹一口气,说道:“王鹏,准备丧事吧,四夫人走了。” 顿时,一直侍奉四夫人的胡嬷嬷嚎啕大哭起来,瘫坐在地上几乎气绝。几个夫人又忍不住泪眼婆娑擦拭起来,王茂如一扫众人没见到乌兰图雅,问道:“大夫人呢?” “大夫人帮着照看孩子呢。”王鹏忙道。 “孩子?” “是啊,四夫人所生的女儿……”王鹏小心翼翼地说道。 王茂如点了点头,对众人说道:“准备丧事吧,大家搭把手,玉琢,你切了解这方面的事情,你帮着张罗着。” “嗯,放心吧老爷。”二夫人玉琢此时彰显出做事利落的风格了,平日她最是爱张罗,喜欢争权,不过倒也是因为她从小养成的习惯,从小即要照顾妹妹又要防止自己受欺负,养成了她刁钻的性格,心眼却不坏。因为智雅的死,她倒是大哭了好几场,想到以前自己还刁难过智雅,顿时心中后悔不已。这会儿王茂如着她安排丧事,玉琢心中暗暗发誓要讲丧事办的风风光光的,绝不会让智雅妹妹走得寒蝉。 王茂如便去了乌兰图雅的房间,见到两个老妈子正在逗弄一个摇篮里的新生儿,室内温度很高,王茂如脱了大衣,乌兰图雅接过来挂在衣服架子上,苦笑着说:“孩子命苦啊。” 王茂如道:“唉,一出生就没了亲娘。”他走到孩子身边,两个老妈子赶紧让开。这个苦命的女孩一直睡着,此时忽然睁开眼睛,脸上不知是不是天意一般地笑了一笑,那笑容像极了智雅。当然,才出生两天的新生儿,便是笑容也只是一种肌肉反应,可是在王茂如的心里却是不一般了,他只觉得这个女儿就是老天爷赐给自己的礼物,让她代替智雅陪着自己的礼物。 “孩子啊,爸爸会把你养大成人的。”王茂如轻声说道。 将孩子交给老妈子之后,王茂如对乌兰图雅说道:“乌兰,你有什么想法吗?” 乌兰图雅道:“我倒是有一个想法,自从宗州送人之后,我觉常常后悔不已,眼看着宗欧也越老越大了,我倒想把她收在自己身边。” 王茂如道:“既然你有这个想法,我也支持你,以后在府上这孩子的身世谁都不得提起。” 乌兰图雅立即说道:“那是自然,以后她就是我亲生女儿一般,老爷你给赐一个名字吧。” 王茂如想了想,道:“就叫做洛樱吧,王洛樱,智雅省钱最爱日本的樱花了。” 一直侍奉四夫人智雅的胡嬷嬷强烈要求前往大夫人乌兰图雅处帮着带孩子,王茂如劝她还是回家养老吧,他会给她很多钱,也不需要她这么劳累。胡嬷嬷却坚决不肯走,跪在地上哭泣道:“四夫人待我恩重如山,如今她走了,只留下洛樱小姐,那也是我的心头肉啊。我一定要带大她,请老爷成全。”胡嬷嬷也不懂什么文化,仅仅是一个关外东北老太太而已,但是却懂得感恩,王茂如也遂了她的意让她带着洛樱。 至于政府方面,大家也都知道了王茂如家中出事,总理顾维钧立即前往王茂如家中安慰,说你且忙着家里的事,现在也没什么重大国事,一切交给我处理就好。至于总统府中的一切仍旧高效运转着,有唐绍仪在总统府,一切自然是不需要王茂如过多操心了。 王茂如夫人的葬礼办的也是比较隆重的,二夫人玉琢尽心准备,风风光光地给智雅办了一个盛大的葬礼。不单单政府各界前来吊唁,外国大使们也亲自前来,尤其是日本大使小幡酉吉,用心地让人用纸制成樱花花圈送了过来,倒是让王茂如对这个人的认真很是感动。 葬礼办完,智雅夫人的棺木也被运送上了飞机,由乌热松带着运回黑龙江大兴安岭王茂如选定的祖坟之中,成为第二个葬在此处的王家之人。可叹的是,王茂如给自己选定的祖坟之所在,已经葬了他两个夫人了,四夫人智雅和六夫人吴秋月。 宗孚早早地承受了丧母之痛,出丧的时候坚持自己举着孝子棒,小小年纪让人看得心疼不已。一切结束之后,王茂如害怕他承受不了,将他叫道身边说道:“老三,以后你有什么事找那个娘都行,爸爸不在身边,她们都会帮你。” “爸爸。”宗孚说,“你会常回家吗?” “会的。”王茂如道。 宗孚尽管早熟,但是遇到这种事情也是打击很大,这些天一直都不肯说话,王茂如也是怕了他出事,忽然想到让他多承担一些责任,便说道:“老三,你知道你还有个妹妹吗?” “妹妹?”宗孚抬起头,好奇地问。 王茂如这才实话实说将洛樱的一切告诉了她,宗孚顿时急着说道:“那是我妹妹,我要照顾她。” 王茂如道:“是啊,所以你可不要意志消沉呢。” “嗯。”宗孚说道。 晚上的时候,宗孚跑到乌兰图雅的别院,要见妹妹洛樱,乌兰图雅说洛樱还小,你别吓到她,便带着他去看了一下。洛樱的脸型长得像极了智雅,都是圆圆的苹果脸大大的眼睛,长睫毛,头发黝黑,熟睡的样子更是像极了智雅。宗孚看着看着呜呜哭了起来,趴在摇篮旁边小声地哽咽道:“洛樱啊洛樱,咱们妈妈死了,咱俩的妈妈死了,以后哥哥一定会对你最好的,哥哥一定会对你最好的。”胡嬷嬷在一旁垂泪不已,乌兰图雅说:“宗孚,以后你就把我当做亲娘吧,你也搬到这别院来住吧,平时还能看到妹妹。”宗孚一想也是这个道理,立即跪在地上给乌兰图雅磕头。 家中事情结束之后,王茂如立即返回总统府,总统府也没有沉积太多事情要他处理,倒是有一件事比较棘手,英属印度缅甸邦再一次对云南进行试探性的入侵。英国吞并缅甸之后,屡次入侵江心坡与陇川、猛卯,1897年2月,英国侵略者又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中缅条约附款》,猛卯三角地便以“永租”名义由英国强行占领并管辖。“租金”在1899年确定为每年印币卢比1千盾。而在1913年的时候,趁着中国内战,英国人强占了我云南省片马地区。此后英国人探险家在云南境内班洪地区发现了大规模的银矿,七储存量之丰富让英国印度总督鲁弗斯.艾萨克斯垂涎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