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班洪之战(二)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班洪之战(二)

此时,王茂如与国防总长萨镇冰,次长蒋方震,参谋长吴佩孚,参谋次长任元星何安定在国防部进行商讨,因为萧耀南已经从小路进入缅甸,已经抵达滚弄镇(滚弄,位于缅甸与中国边境的一座小镇,镇中近半佤族人、傣族人,另外则是缅族人,少部分为印度人)。 打不打滚弄镇?打滚弄,则是对英国宣战了,如果不打,军队已经包抄到位,为什么要等呢? 王茂如对滚弄镇的态度就是打,而且要全歼,让英国人措手不及,封锁消息让英国人毫不知情。这与国防部的想法一致,同时经验老道的国防总长萨镇冰建议说:“既然军队进入缅甸,为了避免麻烦,我已经下令他们进入缅甸之后摘掉中国的五色军徽和军旗。” “姜还是老的辣。”王茂如伸出大拇指笑道。 参谋长吴佩孚又道:“攻打滚弄之后,就要下定决心,是否要全歼英国人了。这次和在克什米尔和西藏两地不同,在西藏和克什米尔自大清国以来被世界公认是中国领土,但是我们的军队现在在缅甸。” “不打?”王茂如摇头道,“不能不打,而且一点也不能等,一旦被英国人反应过来,不是他们腹背受敌,而是我们腹背受敌了。” 任元星点头道:“总统说的对,此战必须速战速决,一举而歼灭英军。” “所以要让他们快一点包抄,尽快消灭滚弄守军。然后立即撤回云南沧源。”王茂如笑道,随后又道:“对了,缅甸人不是一直以来都在反抗英国人吗?这样。我们将占领滚弄的功劳交给缅甸复,而包抄班洪的军队嘛,则是咱们中队。” “缅甸复?”吴佩孚吃了一惊,“哪里来的缅甸复?”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没有,我们就造出来一只,给萧耀南发密电,招募缅甸人。把我们缴获的除了钱和重要资料的所有补给都这只‘缅甸复’。英国佬给我们找麻烦,我们先给他们找麻烦,弄一只孙猴子丢进铁扇公主肚子里。让他们哭去吧。得罪中国人,咱们跟他们玩点小手段。” “是。”吴佩孚道。 萨镇冰补充道:“战后,我们倒是可以有话说了,就说我们在云南境内抓获了土匪武装。该土匪武装袭击了我佤族和傣族村庄。杀害多少多少百姓,已经被全歼。”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铭公也学得狡猾了。” 次日,萧耀南向国防部密电报告了一件事,让国防部大笑不已,当第3山地师包抄部队257团、258团刚刚包围滚弄的时候,滚弄城立即毫不犹豫地竖起了白旗。看到滚弄城竖起了白旗,萧耀南略微惊讶起来,以防有诈便让两个士兵进去侦查。 两个中国士兵刚刚到镇城门口。便听到里面枪声和喊杀声四起,顿时退了回来向萧耀南报告。萧耀南纳闷了。这敌人是故布疑阵吗? 过了半个小时,门开了,一群穿着英军军装的土著缅甸兵举着枪排着队出来投降了。 萧耀南谨慎地下令257团一营两个连前去受降,两队士兵收集了所有枪支之后,并对滚弄进行了搜查,里面毫无埋伏。这下萧耀南才下令部队直接占领滚弄,经过问询才知道,原来里面是这么一回事儿。 现在的俘虏全都是英属缅甸士兵——这些缅甸人也不愿意给英国人卖命,他们早就对英国人恨之入骨了。 1886年英国通过三次英缅战争彻底占领了缅甸,将缅甸列为英属印度缅甸省,缅甸王锡袍被流放到印度,带着子女们被一直囚禁致死。随后英国人将大批印度人移民到缅甸,这些印度人没有对缅甸的灭国表示同情,反倒以老奴才的姿态欺负新奴才,帮助英国人迫害缅甸人,并且屠杀缅甸人组成的游击队。因此在缅甸,大多数士兵都是印度兵,而只有少部分缅甸人被强征担任士兵。 驻守滚弄的印度兵和缅甸兵被围之后,得知是中队进入,顿时缅甸兵向印度兵背后开枪,同时滚弄城内的缅甸人也开始对城内的印度人进行杀害——这一点倒是像印尼人在荷兰人通知下迫害华人——等到萧耀南的山地部队进入滚弄城之前,大部分印度兵被愤怒的缅甸人给打死了,而城内的所有印度百姓也被缅甸兵杀戮印度兵的举动刺激得疯狂了,充满仇恨的缅甸人随即将滚弄的印度百姓屠杀殆尽。这也是为什么两个士兵前来探望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来杀声和枪声。 第3山地师之中有几个佤族的云南兵,主动请缨向当地人问询,通过沟通得知前后因果,便向萧耀南报告了一番,萧耀南苦笑道:“他妈的,这下梁子结大了。” 印度兵被集体枪决了十二个,城里被杀的普通印度人四十一个,妇女儿童成年男人老人都有,估计是这些缅甸人对黑皮肤的印度女人不感兴趣,直接用刀子都砍死了,并没有凌辱。 萧耀南下令焚烧了印度人和印度兵的尸体,然后召集滚弄城中所有人,要求他们保密,并且将缴获的武器全部交给缅甸人。当晚,萧耀南又接到了国防部发来的留下一支部队组建缅甸复,并将袭击滚弄城的功劳交给缅甸复的任务。萧耀南拿着国防部的密电对257团团长洪林格和258团团长王长海说:“上面多虑了,这本来就不是咱们打下来的,咱们也不会抢功嘛。” 洪林格与王长海哈哈大笑不已,三人商量一番,留下来一个班的士兵,让他们换下军装,穿起了当地人的衣服,组织起“缅甸复”来。 这个班的士兵郁闷不已,正规军成了游击队,换谁谁乐意啊?不过命令就是命令,于是这十一个人开始招募当地年轻人组建游击队。当地人倒是很踊跃,大概是被英国人欺负惨了,再加上缅甸年轻人热血,又有中国支持,于是一早上的时间招收了五十七个。五十七个缅甸青年人和十一个中国士兵组成了所谓的缅甸复,开始想四周进攻。 而同样是当天上午,萧耀南已经集合好了队伍,开始向东北方向班洪出发。在经过边境哨卡的时候,中队的迷彩服起到了很好的掩饰作用,士兵们发现,他们的军装尽管看起来比较“恶心”,就像是癞蛤蟆的蛤蟆皮一样,然而隐藏效果真好。 258团派上去三营的七排偷偷摸了上去,敲掉了这个由十二个印度人和一个英国人组成的烧卡。里面的人完全想不到会有军队从背后向他们袭击,甚至七排的这些身材矮小的云南兵只用刺刀就解决了这里面的英国人和他们的走狗。 英国人在睡觉,印度走狗在煮着咖喱土豆,尽情地享受着…… 萧耀南带着大部队赶到的时候,看着坐在地上的十三个俘虏,苦笑着摇了摇头说:“不过如此,英国人没什么可怕的。” “卑鄙!卑鄙!”唯一的英国士兵大声抗议道。 萧耀南听不懂英文,问了一下他的副官说着小子在说什么,他的副官是毕业于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的,也听不懂,便猜测说:“估计是在骂你。” “我日他奶奶的。”萧耀南气道,“把它们都给我……” “参座,参座。”258团三营营长刘彬拎着口袋笑嘻嘻地跑了过来咋呼道,“有好东西了。” “什么东西?” 刘彬挥了挥手口袋说:“刚刚我手下两个贵州的家伙去拉屎,结果差点死掉,原来踩着蛇窝了,幸好这两人都是山里娃出身,懂得捕蛇,就抓了二十多条蛇。都是毒蛇!”他强调了一下。 萧耀南一听,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嘿嘿一笑不怀好意地看着那英国人和印度人,说道:“你们说咱们放了他们,会不会被人知道咱们从缅甸绕回国的啊?” 258团团长王长海立即劝道:“参座,不能放啊,干错一刀结果了得了。” 萧耀南笑道:“我有一个更好的方法,不用咱们出手。” “什么方法?” 萧耀南指了指蛇袋子,又指了指那些俘虏,坏笑了一下。刘长海和洪林格顿时不寒而栗,这方式也太……变态了。 不过五分钟之后,惨叫声响彻云霄。 萧耀南等中官感慨道:“边境哨所遭遇毒蛇袭击,真是不幸啊!对英方的遭遇,深表遗憾。” 这不是中国人干的,这不是中国人干的…… 处理完俘虏,第3山地师二队继续出发,以258团三营作为前锋,快速向班洪地区穿插。 军队连夜通过永劳,永蜡,班高寨,这些地方已经空无一人,全都被英国人给赶走了,但是在上戛戛的时候,一群人忽然从路边草丛中窜了出来。三营的士兵差点开枪射击,但见那窜出来的人群挥舞着黄龙旗——我勒个去,还是大清国旗——跑了过来。原来这些人是附近村寨被英国人驱赶的时候躲在山中的村民。 三营长刘彬顿时惊恐道:“难道我们的行军已经泄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