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行军难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零三章 行军难

第一百零三章行军难 王茂如本想此时开着自己的长城哈弗h3越野车,带着军队一路向东,但是这辆车是他上的一切比起这个时代的汽车超出太多。不得已,王茂如只能将车子留在山洞里,自己骑着高头大马领着队伍前行。只是几ri骑马之后,屁股都有些受不了了,让他极为怀念自己的越野车了。幸好他们有十辆美国福特卡车载着军械与军需,行军的速度也更加快速起来。 五ri之后,全军顺利抵达滦县,这才坐上了交通部的京奉铁路火车。将近四千人的队伍,乘坐火车也得几辆专车,也幸好陆军部与交通部沟通好,连夜加派火车车头与车厢,由三辆车火车装载,分三批乘坐,第一批由骑兵营、辎重大队、工兵大队和民夫先行抵达山海关,第二批是步兵二营,步兵三营以及宪兵大队组成,第三批则是司令部和步兵一营组成。整个行军历经一天一宿才完成,而这个时代的火车速度也奇慢无比,从滦县到山海关居然开了一天。 抵达山海关,军队稍作休息,由于购买的军火与军备已经先行抵达送到山海关,全军也在此接受,此时王茂如手下前后共计拥有八门75ri式克虏伯野炮和三千发炮弹,五千支e1式火炼珠步枪,步枪子弹接近三百万发。而订购的黑sè军装冬装也发放到士兵手中。没人是一套黑sè冬装军服,一件黑sè呢子风衣,一双棉被,两双棉靴,一顶黑sè尖顶棉帽子,两边耷拉着棉耳朵,帽徽镶着五sè星,棉手套一副。这一套下来就有二十公斤,外加身上三十公斤的单兵装备,士兵们简直不堪重负。索xing大家上了火车,不必时时刻刻背着这些物件。 过了山海关就是奉军的地盘了,现在在山海关的驻扎的是冯德麟二十八师一个营的部队,营长叫戴茂绅,也是早年跟着冯德麟一起打俄国人的旧式军官老人了。 王茂如知道在东北这块地方,奉军是不能怠慢的,于是带着手下去拜会戴茂绅,戴营长得了通告,知道他们是去呼伦贝尔,叹了口气,道:“你们这样去,必死无疑啊。”王茂如只能奇怪,戴茂绅道:“此去北上,一路之上盗匪横行,关外比不了关内,遍地是胡子。” “戴大哥给点儿建议吧?”王茂如说着,递过去一张支票。 戴茂绅不认字,旁边的秘书官看了看,低声在他耳边说是一千ri元的支票,到ri本银行可以换。戴茂绅这才认真地说道:“关外地广人稀,十里八村看不到一个人,几个马匪就能让你头疼死。你们人少,大股的土匪眼馋,人多才行,而且必须得配马。” “戴大哥是让我在这招兵买马?”王茂如问道。 “恩呢,不买马,你们能不能到龙江府都不一定。不过你们要真想去,其实也不是没可能。”戴茂绅低声一笑,屏退左右,道:“老弟找ri本人,跟ri本人合作,让ri本人的火车载你们北上,他们至少能把你们送到长chun。再往北就是俄国人的铁路了,ri本人帮不了你了。只是这ri本人能载普通中国人,还从未运载过中国兵卒,要是能与ri本人打好关系,老弟你可就享福咯。” 王茂如遗憾地说道:“ri本人我不熟,戴大哥是否引见一下?” 戴茂绅一副我跟ri本人很熟的样子,拍胸脯保证引荐ri本人。与戴茂绅一番交流之后,呼伦贝尔护军使的军队便顺利地在山海关休整一天一宿,之后又打电话给其他车站,让二十八师的兄弟给予方便,其他人自然是应允,也省了王茂如被沿路一直为难之苦。 王茂如与何如飞等人汇合之后,又交给他任务,陪戴茂坤喝酒,将戴茂坤的奉军军官灌倒,两军长官其乐融融。倒是他接到浦继的电报,说为袁世凯称帝的富贵龙袍和封禅大典要十万两白银,现在没着落呢,袁乃宽找他来化缘,并且还拿好处偿还。浦继百般问询,这才得知袁世凯ri渐疑心加重,对段祺瑞,冯国璋,曹锟等人不那么信任,反倒是一些后备同乡却加以封赏,若是这次办得好,或者会给一个北洋军被序列的编制。王茂如也不在乎那几个钱,便叫浦继从马晓水那里取来二十万两,进献给袁世凯做龙袍制作费用和封禅消费,其中五万两给负责龙袍制作的帝皇筹措办主任袁乃宽。 这袁乃宽正先前得到了王茂如的好处,但是封禅大典花销又何止一点,也头疼从哪里筹措制作龙袍的费用,本来跟梁士诒借钱,但梁士诒的交通部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拿钱来给袁世凯办龙袍,不好出这批款子,于是才各处化缘。 恰好王茂如钱到了,袁世凯听后很是高兴,又有袁乃宽帮着王茂如说好话,要一个正式陆军编制,否则寒了手下人的忠心。袁世凯说需要稍作考虑,虽然在杨度等人的丛恿之下,袁世凯倒也没有昏头。 民国元年之后陆军部宣布全队改制之后,正式编制的陆军一共是十五个师,十六个混成旅外加十个边防守备旅,其余各位各省驻军以及旧制巡防营。除了南方各地方部队听宣不听调之外,各地旧军的巡防营也是袁世凯面临的一大威胁。因为总是有一少部分忠于前清的军官随时在想着复辟,这其中以巡防营最为多,袁世凯不得不小心翼翼对待这些数量庞大的巡防营。于是思前想后,袁世凯将第十七混成旅番号给了这次献龙袍有功的王茂如,并任命他为黑龙江省呼伦贝尔jing备司令,在俄国人的要求之下,去掉了护军使一职。 由于取得zhong yāng军第十七混成旅编制,让王茂如的军队,从此之后du li于黑龙江陆军师许兰洲中将管辖之外,也不属于黑龙江督军朱庆澜管辖,在黑龙江中,与许兰洲算是可以平起平坐了。 而此时的黑龙江政坛中,也是风云胶着。虽然名义上黑龙江督军是朱庆澜,但是全省军队皆掌控在黑龙江陆军师中将师长许兰洲手中,他手下掌握着黑龙江第一步兵旅和第二步兵旅和第三骑兵旅,第四骑兵旅,du li骑兵旅,步兵旅长分别是陈富贵和任国栋,骑兵旅长分别是巴英额,赵步芳和英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