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你们不是战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你们不是战俘

萧耀南立即下令,绝不能让这三百多人无辜失踪,他们要么躲在山林之中,要么就是已经越过了丛林跑回了缅甸。他下令258团整队,立即搜索,并且抵达中缅边境,拦截逃亡的英军士兵。 随后,萧耀南又下令召集四周的山民回家,并要求他们一起参与抓英国佬和大包头的行动中来,全民参与抓捕敌军。 很快,这一场声势浩大的全民抓捕运动中,有76个藏在山中的印度人和英官不得不逃出大山,向中方投降。而其余人都没有踪影,不知道是不是被愤怒的山民抓到之后私自给杀了埋了起来。但是萧耀南倒是听说过这件事,说有几个愤怒的山民至军令于不顾,暗中杀害了英国俘虏给被毁掉的家园报仇雪恨。 下午三点王茂如在匆匆听完交通部的汇报之后,再一次询问在得知英国人投降的之后,顿时大笑不已,如今班洪收复,这让他心情大悦。 他立即召集总理顾维钧、副总统毕桂芳、外交总长陈毅、外交次长俞桂芳、国防总长萨镇冰、国防次长蒋方震、国防部参谋长吴佩孚、国防部参谋次长任元星、国防部高级顾问段祺瑞、总统府智囊幕僚长唐绍仪、财政总长方宏信等人召开紧急会议。此时已经是下午六点钟,所有官员已经下班回家了,却被王茂如叫到了总统府,得知王茂如如此迫切的叫他们,这些人也知道定然是重要之事。 国防部的人自然是知情者。而其他人倒也猜到了因果,大概这也是年后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班洪之战了。班洪之战大获全胜,中方将如何处理此事呢? 在国防部参谋长吴佩孚公布消息之后,外交总长陈毅第一个蹦了起来大笑道:“这下看英国佬怎么说。” 倒是总理顾维钧表示谨慎对待,我们在约翰牛的脸上狠狠地来了这么一嘴巴,如果真的把约翰牛的脸都给打歪了,英国佬就会拼命的。高傲的英国人不会理会自己是不是邪恶,他们只会以自己国家利益为主。必要的时候也许会发动一场中英之战。 王茂如道:“总理说的对,我们是选择给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还是选择给他们背后一刀。给他们一记耳光。固然让我们高兴,让外人也看到中国强大了,可此举也许会给我们带来极大的麻烦。中国统一是不假,但是面对英国人还是力量不足。而且英日一向是穿一条内裤的。英国人如果从南方动手。日本人一定会从北方动手,而苏俄人也许会从西部动手。” 顾维钧肯定道:“总统所言甚是。”他站起来说道:“英国这个国家和苏俄不一样,我们跟苏俄打,全世界都会看热闹,甚至偷偷支持我们,可是如果我们跟英国打,全世界都会跟着英国人背后捡便宜。大英帝国现阶段是世界第一海军王国,也是世界第一陆军王国。” 陈毅郁闷道:“多好的机会。多好的机会啊。” 王茂如笑道:“陈外长不必烦闷,现政府不是满清政府。我们不是慈禧和顺治之流。唐幕长,你说一下办法。” 作为总统府幕僚长,唐绍仪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即代表了王茂如的决定,而且他本人的地位也决定了备受尊重。唐绍仪道:“这次班洪之战,我们选择让英国人吃哑巴亏。根据情报,英国驻印军队并没有取得英国国会授权,而是由英属印度总督鲁弗斯.艾萨克斯私自授权进军。所以我们现在俘虏了一千七百多俘虏,实际上英国政府是不知情的。或者说,英国人即使知道,也要装作不知道。所以如果我们现阶段对全世界公布的话,相当于给英国人在全世界面前一记耳光,利益得不到,只会让英国人记恨我们,恼羞成怒派出远征军——更重要的是,我们两国之间的贸易会因此而中断。” “中断没什么吧?”段祺瑞笑道。 “芝老,”国防次长蒋方震笑道,“我军有一项工程离不开英国人,我们的飞机。只有两种型号的飞机发动机能够自产,其余幸好的飞机发动机都必须从英国购买。如果中断生意,我们的陆航部就停滞不前了。” 段祺瑞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双方不能撕破脸皮啊。” “我估计经过这次一败,这鲁弗斯.艾萨克斯很快就会被乔治五世国防给免职。”顾维钧推测道,“他擅自动武,不给国会面子,打仗又打败了,让乔治国王丢了面子,两边不讨好。” 王茂如道:“鲁弗斯.艾萨克斯的问题我们暂且不谈,我们就说一说这次俘虏英国人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 “密谈。”唐绍仪强点一点,“中英双方现在不能撕破脸皮,我们是实力不如,英方是丢不起人。” 王茂如笑道:“是啊,的确这个道理。”他转头问秘书长张奎安道:“定国,你也说说吧。” 张奎安放下笔记,笑道:“总统有邀,那我就浅薄地说一下我的想法。”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手头文稿说道:“我十分同意唐幕长的想法,那就是现阶段不能拿对英胜利来做文章。尽管去年我们在外交领域几次逼迫英国政府签订城下之盟,拿回了武汉英租界,可是那毕竟是外交领域上的争锋。但是根据我们对英国人的了解,他们绝对不允许军事上的失败,大英帝国唯一一次败仗催生了美国,因此他们不会允许在我国尝试第二次败仗。我认为,以这些俘虏为借口,实际是以英国远征军战败的荣耀丢失为要挟,逼迫英国人放弃片马地区,猛卯三角地以及班洪地区,另外我们也可以相应地争取江心坡,南坎,坎底,胡康地区。” “这些地区都是森林或者深山,尤其是江心坡和坎底,那里是野人山。”吴佩孚道,“我们即使得到也受不住,士兵补给一次难上加难。” “不过,我们拿到手之后,就可以俯视整个密支那了,一旦发生战争,我们居高临下。”张奎安笑道,“正因为这些地区都是野山老林,我们才争取过来。” 会议持续到了凌晨两点钟,大家才得出了一系列的解决方法。随后国防部密电给萧耀南以及全体第3山地师,恭喜他们在班洪剿匪成功。 “剿匪成功?”萧耀南吃了一惊,与李书诚两人面面相觑,什么匪?哪里有匪?该不会是——这些英国人和印度人吧? “太过分了!”李书诚气道,“明明是国战,居然成了剿匪,国防部的人是干什么吃的?咱们兄弟在前流血流汗,到他们那里倒好,一下子把咱们哥几个的功劳全都给说没了。” 萧耀南连夜致电给第七集团军军团长杜宝三,向他问询为什么国防部给自己的嘉奖令是剿匪成功,作为军人肯定不理解国家在政治方面的多虑。他们是实打实地为国家流血流泪了,国防部的高参们如此做法就是抹杀军人的荣耀! 这让第3山地师从上到下没有一个能理解的,尽管命令就是命令,还得执行,但是他们需要一个说法,于是向参谋次长萧耀南质问。萧耀南也一肚子火,把追问电报发到了第七集团军司令部里去了。 军团长杜宝三和参谋长徐永昌两人一合计,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国防部不会特意打压一个小师长的功劳。随后军团次长阎锡山来了,他见两人发呆,微微一笑说:“这都没想明白?这些俘虏的身份有问题啊。中英没有交战,我们俘虏了他们这么多人,一旦公之于众,就会让两个国家的邦交迅速恶化,甚至发生战争。这是中英双方都不想发生的事情,所以就委屈了萧副参谋长和第3山地师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杜宝三想通了,便告诉了萧耀南。萧耀南尽管知道前后,可是如此大功却不得承认,还是让他很是窝火的。第3山地师也郁闷够呛,忙活了一周,这倒好,成了小小的剿匪战了。好像是为了证实这些俘虏都是土匪,负责看守俘虏的260团将1727名俘虏的军装焚之一炬,将他们的士兵证和军官证却留了下来送到了昆明第七集团军司令部。 当然,至于印度士兵的大包头,早就被中国士兵当做取暖的柴禾给烧了。俘虏们哭天喊地,只剩下一条大裤衩别无他物,好在是云南,温度常年二十度以上,俘虏们晚上冷了便相互抱着取暖,白天又领取可怜的食物,这让他们迅速消瘦了下来。 英国士兵立即抗议起来,说中国人侮辱了他们,260团团长孔丘答复说:“英国政府从未承认过曾经派兵进入中国境内,因此你们并不算是战俘,而是擅自进入我国的外国强盗土匪,因此你们的身份就是罪犯。对于罪犯,你们的一切要求都是不合理且可笑的。” 英官们顿时惨叫道:“该死的,我们被鲁弗斯.艾萨克斯这个可恶的犹太人给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