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你懂的……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你懂的……

王茂如的这番推辞自然是一种以退为进的方式了,如今他是大总统,又是国防军效忠的对象,同时也是全国最为庞大的资本家,而且又是这次三十六世家会议的发起人,谁要是抢了他的盟主地位,岂不是厕所点灯——找屎(死)吗? 而且老成持重的唐绍仪这么说,其余人也没话可说了,这里面南洋的林家比较特殊,他是唯一不在大陆的世家,而内心又对祖国文化非常认可,他知道自己能够进入轩辕堂多赖王茂如的力挺,国内世家还有很多,他必须抱紧了王茂如的大腿。 可以说论财力,王茂如的资产比其余三十五家加起来都多,论背景,更是没法比较,谁做盟主都得先跟他低头哈腰,得了,直接让他做的了,省得自己将来挨黑脚。 于是大家纷纷毫无条件地支持王茂如做盟主,王茂如一番虚情假意地推辞之后还是表示“勉强”地接受了大家的推荐,腆为轩辕堂盟主了。 随后又选出来两个副盟主分别是广东唐绍仪和安徽李经方,但是唐绍仪以身处政府之中公事繁忙为借口婉拒。接替唐绍仪的是淞沪州的荣国年,由他来担任另一个副盟主一职,而段祺瑞、孔繁浩、孟庆堂、张謇、黄文添五人则被选为了监督委员。 如此轩辕堂算是正式成立了,王茂如拍手让人端来酒菜,说道:“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佳节,我等众人在此共度这个元宵夜。那是千年修来的缘分。我们一起举杯共饮,欢度元宵佳节。” 举杯之后,此时四川刘文彩立即说道:“诸位。这一杯有说法,因为者一杯酒承载这三个喜。” “怎么说法?”浙江方子林笑问道。 刘文彩道:“这第一喜是中华国力蒸蒸日上,我等财富地位日渐增长,百姓幸福安康。第二喜自然是轩辕堂成立,从此我们三十六家联盟守望相助,创建千年世家。第三喜则是中秋佳节,我等在此欢聚共饮美酒。不过似乎也只差美人相伴了吧。” 众人大笑起来,王茂如举杯笑道:“来吧,大家干杯。为这三喜而干杯!” “干杯!” 成立了轩辕堂,王茂如自然要拿出东西来与大家共享了,这第一个拿出来分享的财富就是愈酿愈久的濮阳石油公司。濮阳隶属于直隶省管辖(民国时期濮阳县在河北省),王茂如在濮阳的油田占有51%的股份。但是现在看来。开发濮阳油田有一些难度,最主要的是,王茂如在濮阳油田问题是并没有和军方合作,他想要和军方在财产上逐渐划清界线。濮阳油田的股份构成为王茂如占有绝大多数51%的股份,赵佳诚5%股份,毋绪霖8%,浦继4%,张作霖5%。顾维钧2%,方宏信4%。张毅伟5%,张弘扬4%,盖天久6%,师少阳2%,唐绍仪1%,马六舟1%,另外其余人认购了剩余的2%的股份。 然而在投资过程之后,负责投资操作的毋绪霖却无奈地发现,几家凑起来的300万银元根本不够用,濮阳油田想要完全建成投产,至少还需要六百万银元。王茂如自然是可以拿出来这六百万的,只是他不想让自己的股份过多,以免让其他人以为他是在增资稀释股份,可是让其他人来出钱,其他人有拿不出来这么多钱。 所以这次,王茂如决定将濮阳油田的投资增加,增资六百万银元,也就是说招收更多的人参股投资。石油就是黑色黄金,中国如果有了石油,就有了一切,就有了血液。此时中国一共有三座油田,一座是塔克拉玛干大油田,这座油田是国防军的军事储备,是国防军的资产,王茂如并没有插手,也没有染指的意思。第二座油田是玉门油田,这是一座产量比较低的油田,而且远在甘肃,美国人以玉门油田作为目标,给中国修建从上海到新疆迪化的铁路,如今看来,美国人算是第一次在中国做了这么赔本的生意。第三座就是王茂如手中的濮阳油田了,掌控濮阳油田的也是中国人。 前期的三百万投入不能打水漂,因此王茂如决定增资,他将濮阳油田的计划拿出来,向大家说明了濮阳油田的前景。众人立即对这座在中国腹地的油田产生了兴趣,当然大家不单单是生产石油感兴趣,更加感兴趣的是石油产品。 从石油中能提炼出汽油,柴油,煤油,重油,石蜡,沥青,塑料原料,化工原料,化纤原料,润滑油等等,在坐的各位都是掌控着大型家族的人,目光远大,自然能够从中一窥商机。王茂如的意思就是说,大家有钱一起投资,投资出来产生石油之后,大家再做石油加工,濮阳油田的石油绝对不会白白地卖给没有投资的人。 一瞬间,大家甚至想到了,如果有人不投资油田开采,等到人家采完石油之后购买原油进行制造,濮阳油田一定会想尽各种办法惩治这个“小偷”。 是啊,白来的便宜,谁不想占一占? 此时广东伍少增担忧地说道:“秀盛先生,这么一座庞大的利益链,我们如何保证自己的利益,如果有一天政府突然回购……” 一旁的广东人黄文添顿时笑道:“伍家主,不要担心的啦,濮阳油田最大的股东不是我们,而是秀盛先生,他如今是大总统的啦。只要秀盛先生担任大总统,我们只需要数票子就可以的啦,有什么问题嘛。秀盛先生,我决定支持你的啦,我投资濮阳油田30万银元。” 在一旁的赵佳诚立即算了一下说道:“总投资900万,黄家主,你这一下就想占了3.33%的股份啊,胃口不小啊。” 黄文添摆手道:“洒洒水啦,洒洒水啦。” 伍少增摇头道:“黄家主你可真能吹牛,30万银元洒洒水,你以为你是秀盛先生吗?” 王茂如笑道:“别扯到我身上,诸位,大家还是考虑考虑吧,明日上午我们得出结果来。” 当晚王茂如回家不久,浦继和赵佳诚联袂而来,王茂如似乎早就预料到他们的到来,让下人倒好了茶水。 赵佳诚哪有心思饮茶,说道:“大总统,何必让他们也参与?你若是想追加投资,直接告诉我。” 王茂如摇头道:“今天黄文添的话你听清没有?” “什么话?”赵佳诚问道。 浦继在一旁点头大笑道:“原来是那句话,我听清了。” “说什么?”赵佳诚忙问。 “他说,只要大哥做总统,大家只管数钱就行。”浦继道,“大哥,你弟弟我现在还行吧?”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王茂如笑道,“你进步不是一星半点啊。黄家主看得明白,只要我做总统,他们的财富就可以得到保障,他们的家族就会得到保护,所以,他们就会全力的支持我下去。” 赵佳诚“嗷”了一声,恍然大悟起来,忽然睁大眼睛道:“大总统,您成立轩辕堂的目的,是不是还有……” 王茂如点头诡异一笑,道:“什么目的嘛,你懂的……” 赵佳诚与浦继一道拜之后,一起乘坐汽车回家,在路上两人各自回忆了今天和王茂如说的话,意味深远啊。 浦继忽然拍着大腿,叫道:“良言,我想到了!” “浦老三,你发神经了吗?”赵佳诚被吓了一跳道。 浦继道:“你看看咱们大哥像不像是皇帝?” “皇帝?”赵佳诚张大嘴巴惊诧地道,“别瞎说,大总统不是那样的人,他是反对帝制的。” 浦继也点头道:“我没说他不反对帝制,但是你看看,大哥把三十六家和自己捆绑在一起之后,整个中国的财富都掌控在我们这个集团里,这更加使得整个中国几乎所有的商人都必须支持大哥做总统,或者大哥即便不做总统了,谁做总统也只是个傀儡。因为大哥实际上已经掌握了中国的钱袋子。民国没有没说总统不能终身制,大哥可以做一辈子总统啊。大哥将来百年身去了,三十六世家轩辕堂早就发展壮大了,为了巩固三十六世家的地位,一定会推举大哥的后代继续担任大总统。” “换句话说,大总统不需要通过什么手段和方法,我们自然而然为了保护自己以及我们家族的财富地位,完全支持他的后人……”赵佳诚是个财务专家,对于政治上的长远看得反倒不如浦继开,浦继解释了一番,赵佳诚也顿时领悟了,条条理理地分析之后,也给自己的结论吓了一跳。 两人彼此看了看对方的惊讶,忽而忍不住笑了起来,浦继叹道:“所以说,大哥是走一步看十步的人。” “咱们看得出来,别人未必看不出来。”赵佳诚道。 浦继笑道:“看得出来又如何?”他躺在靠椅上,歪着脑袋看着外面的街景,哼起了小曲,“我站在城门楼,看风景……” 赵佳诚哈哈一笑,道:“老三,以后我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以后?”浦继咧着嘴,拍了一下赵佳诚的肩膀,大笑道,“您别逗了嘿,我们早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我倒了你就惨了,你倒了我就完了,大哥倒了,咱俩家都他妈变成人人踩的王八蛋了。” “说的也是。”赵佳诚笑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