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306日本排华事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306日本排华事件

顾维钧看王茂如因为某些在日反中国华人团体如此煽动华人对抗中国政府而恼怒却又无可奈何,不由得劝慰道:“大总统不必烦恼,此行径者说来中华历史上各朝各代不缺乏也。” 王茂如也苦笑道:“说的也是,中国不缺汉奸,而且历来汉奸总不认为自己是汉奸而已。” 顾维钧大笑不已,不再谈论汉奸的问题,但是关于是否准备派船接受一旦发生的排华行为,顾维钧也拿不定主意。现在的一切都是量大情报部门的推测,既然是推测,中国政府就只能做打算,不能给人把柄。中国海军到现在还挂着海警的牌子,如果现在集结船只,在华的日本海军情报课一定会得知动向,继而给日本的海军借口。 弱国无外交,海军不强,只能是别人眼中的鱼鳖而已,顾维钧郁闷地抱怨道。 “准备好船只吧。”王茂如对国务总理顾维钧说道,“一旦日本发生排华事件,我们做好即使转移的行为。同时,我会让海警在威海海军基地集结,我们在威海做好一个反海盗军演。” “反海盗军演?”顾维钧愣了一下。 王茂如笑道:“对,反海盗。我们是海警总部,对付的就是海盗,合情合理,也省的日本海军过来招惹。他娘的,有朝一日我一定会打得日本一条船都没有,困在日本岛上当旱王八。” 顾维钧忍俊不禁,随即两人各自分工。王茂如召集海警总部的人进行关于山东威海海军基地的反海盗军事演习。海警总部的人立即回应说:“如今才三月初,威海附近还有浮冰,恐怕此时军演不合时宜。而且如果军演。我们海军部觉得可以选择在福建马尾或者广东湛江海防基地附近,尤其是湛江气候和风浪合适,且海盗多发生在热带和亚热带,至于北方因为日本海军划归了巡航区,只是偶尔有朝鲜海盗劫掠渔船,并没有发生大型海盗事件。因此海军部的建议是不同意这个冰封期时间内在威海进行军演。”(海警总部是对外名称,所有人对内一律自称为海军部。因此两个名称时常交替出现。对外自称海警是为了打消世界第三海军的日本海军对中国海上力量的围剿,所选择的不得已的举动。) 王茂如只好将日本最近关于华人的各种流言,以及两大情报机构推演日本既有可能出现爪哇等南亚国家一样的排华行为告诉海警总部。王茂如忧心忡忡地说道:“这次军演的目的不是为了对付海盗。而是为了一旦发生排华事件,我需要你们去日本,解救华人。” 海警总长刘冠雄惊讶地说道:“此事真会发生?” “极有可能。”王茂如道。 “好。”刘冠雄立即说道,“我等必定及早准备。请大总统放心。另外。如果发生暴乱,但日本海军不允许我进入其领海如何?” 王茂如看了看海警总部参谋长沈鸿烈,问道:“成章,你说说?” 沈鸿烈脸色微红有些激动,却也充满着悲怆地说道:“同归于尽!绑满炸药,冲向日本岛。日本人想要击沉就击沉好了,我们现在的海军总吨位还不如日本四大舰队最小的第四舰队吨位数,根本就只能选择舍生取义的方式。我们只能用自己的命。来换取道义上的大义。”此言一出,海警总部的所有军官都流露出深深的无奈和叹息。窝囊,窝囊啊,面对世界第三海军,中国这个海警总部在世界上的排名甚至不能排进前二十名,如何对抗? 窝囊!不单单海警总部的人感觉窝囊,王茂如这个大总统也感觉颜面无光,他叹息之后道:“总之,准备好一切吧。” 下午的时候,顾维钧怒气冲冲地来到总统府,王茂如见到总理竟然如此失态,忙问如何,顾维钧怒气不振地说道:“许多在日留学的学生纷纷加入了一个叫做解放民主与自由联盟阵线组织,他们声称我们现政府是继承了满清政府,并以到现在溥仪小皇帝仍住在紫禁城皇宫为借口,攻击我们的政府是卖国政府。” “他妈的,受日本的金钱指使反倒指责中国政府,这些该死的家伙,死了算了。”王茂如听闻之后也怒道。 “可是他们都是爱国的青年啊。”顾维钧即懊恼又怜惜道。 王茂如冷笑道:“爱国?他们不是爱国,他们在国外是以反我国政府做时髦,认为参加了活动就是时髦,是时尚,能让别人高看自己,能让女同学多管住自己。这些人只不过是投机者。爱国青年?哈哈哈哈,真的爱国青年是参加军队的青年人,真的爱国青年是在国内从事生产学习创业的青年,跑到国外骂祖国的青年,不配爱国。” 顾维钧哭苦笑了一下说:“青年人,青年学生,学习了知识反而容易受蛊惑啊……”随后又说道:“我已经和一些省份官员暗中打好招呼了。” 王茂如点头道:“你做得对,因为我们只是掌握了日本人在造谣华人陋习,的确不能证明日本人就会排华,所以我们官方决不能透露。” “我明白。”顾维钧无奈地说道。 王茂如苦笑道:“全世界排华都是从流言开始发酵的,可是全世界的华人都太相信别人的善良啊。” 在民国十三年的三月六日,在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农历二月二龙抬头这天,日本爆发了排华运动。在破败的东京,在繁华的大阪和神户,在日本海军之乡鹿儿岛,在狂热的九州岛,对中国人殴打和欺辱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很多在日华人感觉到莫名其妙为什么日本人要追打自己,事实上在日本大多数日本人表现的态度非常和蔼,尽管他们内心看不起中国人,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反倒是惹人讨厌的浪人才主动攻击华人,但是现在,甚至日本普通人也加入到了攻击华人的行列之中。 日本福冈,清晨,一个身穿日本传统服装的老妇起来洗刷马桶,这时候街面跑来了几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老妇人赶紧让到一边。但是这几个少年忽然停住了脚步,一个脑袋硕大的少年指着老妇人说道:“这个人就是支那人,我知道,他们一家六口在明治年间就来了。” “啊?隐藏的这么深?”另几个少年叫道。 “是啊。”身高一米的大头少年掐着腰说道,“她们一家说什么是反满斗士,不过来日本就是为了赚钱的,谎话精!呸!” “呸!” “不要脸的支那人。” “拿石头砸她。” “对,砸她!” 老妇人听到日本少年们的谈话,赶紧躲开,但是少年们却没有放过她,捡起路边的石头砸了过去,其中一块石头砸在老妇人的额头上,流出了血,老妇人丢下马桶赶紧跑回家。这时候却见到自己的女婿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说道:“岳丈,岳母,快跑,快往山上跑。” “怎么了你们这是?”家里的男主五十二岁的罗老汉忙问道。罗老汉一家当初的确是借口反满斗士跑出来的,但是他们也只是讨生活而已,他们是山东人,山东人多地少尽管大清国立下永不加税的规矩,但土地大多数都是地主的,除了要交粮税还要交地主的粮租,此外加上地方苛捐杂税又多,很多人不得不闯关东。罗老汉当初就是跟大家坐船跟大伙在威海出海闯关东,结果到了海上遇到海风,结果船不知怎么漂流到日本了。彼时日本正准备和大清作战,于是联络了在中国的反满人士,便问这些山东农民是不是因为反抗大清特地跑来日本的,有老实的农民说我们是迷航了跑来的,结果被日本人都给杀了。 罗老汉当时比较机灵,就说我们是反满的汉人,于是被日本人热情招待,随后对他们训练一番,然后让他们回到中国去窃取情报。罗老汉自然不想给日本人窃取情报,这不是卖国贼吗?尽管罗老汉目不识丁,但忠义二字却根植在他的心中,于是罗老汉故意把自己折腾出一场大病,便没有回国刺探情报。之后甲午战争爆发,大清战败,罗老汉得知消息心中也不好受,但是却在日本安定下来,之后又把自己的老婆孩子们接来了生活于此。 罗老汉到底是有过经历的人,立即问道:“你们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女婿看看老妇,赶紧说:“岳母您先说。” 老妇捂着伤口说:“没什么,碰到了一群不懂事的孩子,小年,你说说。” 女婿小年立即说道:“码头上日本人追打中国码头工人,管事儿的也不管,警察也远远看着,我看情况不妙,有几个拿刀子的日本浪人来了,就赶紧跑回来了。我合计,这几个日本浪人要惹事儿,杀人。” 罗老汉气愤地握紧拳头,想了一会儿说:“这地且是日本,能咋样?他娘,收拾收拾,告诉孩子们,咱们赶紧上山躲一躲,带好粮食和钱。小年,你赶紧通知一下你五舅,三叔和老何大叔一家。”他叹道:“二十几年了,又逃荒了。” 罗老汉一家是不幸中的万幸,中午的时候,几个日本浪人跑来少了他家的房子,但是哭笑不得是大火把隔壁几乎日本人家的房子也点燃了,几个浪人见状赶紧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