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经沈阳城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零四章 经沈阳城

第一百零四章经沈阳城 许兰洲好武,早年拜会河北名家,其手下多为武术大家,两个儿子许家福许家禄更是从小遍访天下名师,与武林新秀“枪神”李书文的弟子霍殿阁,其子李萼堂结拜为兄弟。听闻běi jingzhèng fu准备在自己身后安插一根钉子,甚为大怒,便电报陆军部,陆军部却一反常态,只给了他发出四个字的电报:便宜行事。 这让许兰洲摸不着头脑,便问参谋长李景林。这李景林也是武术大家,想问题也非长远之人,认为陆军部是暗示什么,也不得知,打电报向别人闻讯这王茂如是何人。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人是乘了袁克定的东风,帮着他鼓吹帝制,这才让袁世凯重视。而段祺瑞的态度是非常反对帝制,于是陆军部才迫不得已给自己发了一句话,便宜行事。 许兰洲叫齐手下,商议怎么处理这个二愣子搭顺风车的王茂如。李景林笑道:“这人就是一小人,他的军队三月份组建,在怀柔扩军的时候招了大量土匪充斥队伍,看上去几千人马兵强马壮,实则不堪一击。等他到龙江府,咱令他来参观一下咱们的百战jing兵,再看看他的一帮草鸡。大帅,这等溜须拍马之士不足为据,不足为据。而且陆军部与他不对付,定然不会给他发放军费,这没钱,姓王的小子的将军梦也做不了几天。” 许兰洲捏着胡子想了想,一旁的龙江县巡防营营长,许兰洲心腹之一的张富贵叫嚣道:“大帅,不如咱们半路把他们给灭了得了,装成蒙匪,反正他们也是去对付蒙匪的。”步兵二旅旅长任国栋反对道:“不好说,这事儿万一让人发觉,咱们可成了卖国贼了,到时候吉林的孟恩远和奉天的张作霖就有借口从咱们这占便宜了。” 许兰洲点头道:“素尘说的对,派人马拦截,此事风险太大,咱们非但不要拦阻,还要派人迎接,把他们迎接来,让他们跟巴布扎布的蒙匪干一仗,不管谁赢了,对咱们都有利可图。” “大帅高招,妙啊。”一众人等赞道。 “这样,英顺,你带你的骑兵去迎接王旅长,怎么说,以后也是一个省为军的。”许兰洲命令道。 “是大帅。”du li骑兵旅旅长英顺说道,这英顺是许兰洲带兵如黑龙江之后,收编的原边军,du li骑兵旅人数才一千人,说是一个旅,其实才两个营的兵力,在陆军部上报四千人,陆军部只给了两千一百人的军饷,英顺自己又吃了一千一百人的军饷,结果只有不到一千人。许兰洲私下里却不放心他,这英顺不是自己嫡系,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英顺吃空饷的举动。 再说王茂如一行大军刚刚乘坐火车离开山海关,天津那边就有人在报纸上说出王茂如出钱给袁世凯办龙袍,说王茂如是龙袍将军。这让刚刚来到天津想大干一场的混不吝浦纳大为恼怒,带着从běi jing带来的几个弟兄,跑到报社将报社砸个稀巴烂不说,还把写这篇文章的人给抓走关了起来。报社连忙报jing,负责的是天津jing备司令曹瑛。 曹瑛此人就是第三师师长曹锟的七弟,每ri厮混在勾栏瓦砾中,前次见赵佳诚的妻子美貌想要据为己有,却不想赵妻刚烈誓死不从,如今迷上了天津的一个叫范小臣的名ji,是个扬州瘦马。那报社的人跑到jing察局报案,jing察局立即出动,找到浦纳,浦纳件大事不好,连忙托人打听得知曹瑛的所在地,带着一千大洋去孝敬,说自己打了几个嘴上没边的记者。 曹瑛收了大洋,说你们这么办不行,下不为例,下不为例,于是这场风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不过这倒是让记者们同仇敌忾起来,每ri嚷嚷着找浦纳,要他们把被抓的记者放出来,过几ri果真放出来了,不过这记者却嘴里风言风语,举止异常,同行们一检查才得知,这人受刺激疯了,让记者们大为恼怒,又打官司。这曹瑛也对记者颇为烦恼厌恶,但是又不得不注重自己和他三哥(曹锟)的名声,只好让浦纳离开天津。 浦纳很郁闷,才到天津便被赶走,也不是这么回事儿,带着自己那帮兄弟又跑去济南,这时候的济南还是比较繁华,只是因为ri本人入侵山东攻打青岛,导致整个山东民情激愤,许多学生跑到街上抗议zhèng fu不作为。这股风cháo很快蔓延到全国,形成学生罢课,老师罢工,工人罢工的风cháo。 王茂如在山海关戴茂坤处休整两ri之后,却没有见到ri本人,也让吹牛吹大了的戴茂坤很是不好意思,便送给了他三十匹驽马当做拉货辎重赔礼道歉。当然,这两ri却也并非毫无收获,王茂如得知自己的军队由边军第十一守备旅改编为北洋陆军第十七混成旅,终于正式步入陆军军队行列,也让全旅士气大振。军队唱着军歌坐着火车,一路颠簸地几ri之后终于来到了关东最大的城市奉天省省会沈阳城,他们计划将在此休息三ri,之后看能否乘坐ri本火车,否则全军步行北上抵达吉林省吉林城。因为要步行,所以必须还在沈阳购买马匹,也因此需要停留的更久一些。 火车刚刚抵达,便看到车站被部队围了起来,刚刚更换完编制为第十七混成旅的士兵们见到车站外无数士兵,心情顿时紧张起来,在各长官命令之下,立即打开火车车窗,将枪管向外指去,外面的奉军士兵们看到火车车窗伸出无数枪口也大为紧张,忙用枪对峙起来。 直到奉军一个军官来到,说明这是奉军二十七师师长张作霖欢迎第十七混成旅旅长王茂如的到来特地准备的欢迎仪式,大家猜冰释误会。王茂如带着手下下车,见到张作霖带着手下幕僚们来到,他今天没有穿军装,一身的黑灰sè长褂,头戴瓜皮小帽,右手握着一根大眼袋,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地主,那像是二十七师师长。 张作霖对谁都一副热情的样子,个头虽然不高,可那种让人不可小视的气势却十足,jing力充沛的样子看着也让人受到感染。张作霖见谁都一副热心肠的模样,虽然心里未必这么想,但是他热切的样子很是惹人喜欢,再加上他身高不足一米六,曾有个外号叫老嘎达,意思是长不大,给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