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华人难民集中营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华人难民集中营

这次的袭击是毫无症状的,流言爆发于一周之内,而一周之内能够在整个日本岛不得不说是因为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帮助着黑龙会,这只黑手就是日本陆军部情报部门。日本的陆军方面一直对中国人在欧战和干涉俄国内战中取得的成绩有所怀疑并表示深深的嫉妒,他们一直都想和中国人好好地打一场,比试一下。尽管此时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在目睹了欧战惨烈之后,纷纷掀起了抵制战争的热潮,但是日本不一样。日本在命运之战日俄战争中获胜空前地提升了日本的地位和国民自信心,因此日本的军人地位极高,军方主战气氛更浓。 因此日本军方并非不知道黑龙会的流言和报复心,他们恰恰是利用了这次黑龙会挑事来试探中国政府的决心和底线。 “啪!”王茂如将桌子上的茶杯摔在地板上,景德镇的瓷杯就这样摔得粉身碎骨,那翻滚的碎渣溅到了总理顾维钧的脚下。 顾维钧随即苦笑地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道:“此事急切,急切啊。” “少川,你是外交官出身,你怎么看?”王茂如问。 顾维钧道:“此事说起来不太好办,却又不能不办,我们必须要解救被困华人。” 国统局局长李木鱼翻开手中的资料说道:“在日华人有几大类,并非所有在日华人都热爱中国,根据我们事先在日本统计得知,在日华人的分类主要有这六类人。第一类是台湾移民过去的部分人。他们当中绝大多数认可日本统治,因此移民日本,但保持着一些中国人的行为习惯和风俗。在日台湾人中以林姓为最,而且日本原本没有林姓,所以在日本中,姓林的和姓小林的,都是台湾人,这些人已经自以为是日本人了,所以解救他们完全没有必要。第二类人还是台湾人。他们以中国为母国,但是生活在日本统治之下,不得不配合日本人的统治。属下认为。这第二类人必须要救,救了他们相当于告诉那些台湾人,我们才是血浓于水的亲人,日本人不是。第三类是中国大陆一部分自由党派以及其信徒。他们一直认为中国大陆不是他们理想中的国家。他们一直以推翻大陆政府为己任,说白了,他们只不过是没有做官,不甘心而已。他们无时无刻不再外国抹黑祖国,这些人更加不可救。第四类,是早年反清淘到日本的爱国者,他们觉得日本更加发达,因此愿意留在更加发达的国家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当然是热爱祖国的,可是让他们放弃优渥的生活又是不可能的。这次306日本排华事件发生。这些人应该意识到,外国再好,终究是外国。第五类是近年来留学日本的学生,这些人崇拜日本的先进科技,到日本学习本领,当然他们也极其容易受到日本人的蛊惑。第六类则是出去工作开枝散叶的国人,以浙江人和广东人为主,他们以中国为母国,始终认为在国外赚的再多,终究还是要回到国内。不过他们心中没有什么政治概念,比较天真地以为在国外遵纪守法不违反外国法律就可以平安地度过。” “有多少在日华人呢?”王茂如问道。 “根据我们粗略的统计,截止到去年大概有十万至十五万之间的华人生活在日本,而其中以台湾人为主。”李木鱼道,“日本人将台湾人视作日本殖民地,因为对台湾人移民日本岛比较宽容。” 王茂如看了看顾维钧,道:“你说的不好办,是什么意思?” “这是日本的内政。”顾维钧苦笑道,“日本政府在第一时间宣布这次排华事件非法,并且将对排华的流民以及浪人进行惩罚,好人自己来做,仿佛这一切都和他们无关一样。” “前些天传出来的流言,没想到会发酵得这么快。”李木鱼道,“要说没有日本政府推波助澜才是天大的笑话。” “日本政府是不会承认的。”顾维钧道。 “救是一定要救的。”王茂如说道,“不管这些遭受迫害的华人中有多少认可中国为母国的人,但是如果我们不救,世界各国就会在外抹黑我国政府,说我国政府不顾在外国民的生命安全,是一只缩头乌龟。这样使得在外华人对中国政府心凉,也对中国政府燃起的希望破灭。”他对李木鱼说道:“因此我们可以由在日华人自己选择是否回国得到救助,他们选择不回来那是他们自己愚蠢。” 随后,民国政府国务院总理顾维钧立即发表声明,强烈谴责日本发生的暴行,同时邀请国联对参与此次暴行的日本人进行全球的经济制裁。随后顾维钧表示中国政府立即征集全部运输船舶,前往日本接回受暴徒迫害的华人回国。顾维钧代表中国政府,向贡献接纳在日华人同胞的中国船只以及全世界各国船只租出承诺,他们的损失中国政府会做出赔偿。 3月7日晚间,中国各大媒体竞相报道日本华人遭到日本人的迫害,日本306排华案。 王茂如立即召见日本驻华大使,向日本政府提出全力救助在日遭受暴徒袭击华人,日本驻华大使吉田伊三郎,向日本政府提出派遣自己的救援团队前往日本接回华人。吉田伊三郎大吃一惊,发生在3月6日的排华事件,中国政府居然在3月7日早上就接收到了信息,而在3月7日晚上中国的电台和报社就得到了消息,中国的这一快速反应实在是让吉田伊三郎足以相信,中国在日本安插了大量的间谍以及电台,对日本各地的行为进行了严密的监视。 吉田伊三郎还准备矢口否认,王茂如的秘书长张奎安立即抛出证据了,日本二十五个城市同时发生排华事件,吉田伊三郎只好闭嘴不谈了。回到大使馆,吉田伊三郎立即向日本政府发电,中国政府已经在第一时间获悉,希望日本妥善处理,并且中国决定接回遭到袭击的华人,请日本政府允许中国的海警船只和其他救援设备抵达日本。 日本政府也大惊失色,看来中国不但做出了反应,还反应激烈,他们甚至不怕丢脸地向全世界公布这个消息,难道不怕引起连锁反应?但是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应也给了日本政府一定的压力,他们立即做出了指示,建立难民营,救助华人。 对华人的殴打、对华人财产的抢夺、对华人住所的焚烧、对华人女子的凌辱整整持续了两天一夜,日本政府这才因为中国政府的严重抗议而姗姗来迟地表示禁止对华人迫害,并且出动了大量警察来解救华人。他们“好心”地建立起了隔离区,“保护”华人的安全。但是这种保护充满了后世纳粹德国集中营的味道,财产全都仍在外面,只带着随身的衣物和证件哆哆嗦嗦地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甚至很对华人害怕日本警察要对他们进行集中屠杀。 难民营中华人哭声震天,这哭声也立即传到了中国。 中国的反应非常迅速,迅速得让世人瞠目结舌,306排华案发生的第二天中国政府立即发表谴责声明。 第三天也就是3月8日早上八点在各大报纸电台报道的同时,政府公开讲话发表组织船只前往日本救援在日华人声明。但是日本方面并未给与回应。 王茂如第二次召见吉田伊三郎,督促日本政府作出表态,一旦中国所有船只力量集结完毕,中国的救援船只将不再理会日本海军的警告强行闯向日本。吉田伊三郎立即警告说:“大日本帝国海军只听天皇的命令,如果你们贸然地将船只开向离海岸二十海里的地方,就抵达了日本领海,他们是不会理会任何约束和条件的。请耐心等待吧,我相信政府会立即做出反应的。” 王茂如怒道:“遇难华人不能等待!” 吉田伊三郎叹息道:“中日之间长久以来的互不信任导致双方彼此猜忌,因此你需要给我国政府一定时间来理顺。而且我国政府也在建立难民营等一系列救助行为,相信华人损失并不大。” 王茂如冷冷地说道:“如果不能及时救助华人,一切后果由日本政府承担。” 吉田伊三郎笑道:“好的,日本政府会承担。” 王茂如气得想拔枪干掉这个一米六的日本小矬子。 随后王茂如紧急召见国防部官员,商讨解救在日遭受迫害国人一事,王茂如将这次解救任务交给海警总部,刘冠雄等人义愤填膺,表示一定完成解救任务。准备向威海集结的中国海警所有舰船,立即集结,南方海警船只在上海港集结,北方舰船在威海港集结。海警总长刘冠雄下令:“所有中国海警船只,在3月16日前必须赶到集结地点,若有延迟者撤职下船!若有不挺号令者以间谍罪枪毙,严惩不贷!” 散会之后海警总部立即电报各舰队,全部海警战舰立即赶赴两大集结地点,而在两大集结地点周围的中国渔船也获悉情况,主动放弃捕鱼,跟随海军舰船准备赴日本接回华人同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