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逐渐增多的救援力量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逐渐增多的救援力量

3月8日中午十二点半,中国大总统王茂如在总统府发表公开讲话,面对中国近百家报社记者以及三十几家国外驻华记者的时候,发表了《祖国在背后》的演讲。 王茂如的脸上充满了焦急和气愤,同时他用铿锵有力既期待有煽动性的语气大声疾呼道:“中国的发展,中国的富裕,中国的勤劳都让人交口称赞,但是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喜欢不劳而获,他们是劫匪,他们是暴徒,他们是恐怖分子,面对朋友我们拿出美酒招待,面对敌人我们拿出猎枪伺候。同胞们,坚持住,祖国就在背后,坚持住,祖国绝对不会抛弃每一个中华民族的儿女。我们绝对不会再让这件事发生,我们也绝对不允许这件事再发生。这次赴日解救遭受暴徒袭击华人,将有中国国防部海警总部直接负责,海警总长刘冠雄、海警第一次长任国栋,海警第二次长李鼎新三人临时组建华人解救小组,由刘冠雄担任组长。在这里我们感谢那些帮助华人避难的善良的日本人,我们强烈谴责那些迫害华人的日本暴徒,我们也督促日本政府尽早帮助华人,并且对日本政府在第一时间内帮助中国人表示告诉赞扬。同胞们,这件事告诉了我们,不管你在世界上哪一个角落,你的祖国就是中国,只有中国强大了,我们才不会受欺负。同胞们,你们放心,我们的人马上就赶到,我们一定带你们回家。” 王茂如的公开演讲完毕之后。仿佛大病一场长叹一口气,这口气并不是因为他因为演讲脱力,而是因为他非常明白。华人在国外遇到这种针对性的暴乱会遇到什么后果。他是在为海外华人同胞的命运而担心不已,他放下演讲稿,抬起头开面对众多国内外记者说道:“诸位,请君用文字来表达我政府之态度,诸位国内记者们,请你们一定记住,只有国家团结强大。中国人才不会在外受欺负。诸位国外记者,请诸君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撰写稿件, 你们在国外的一篇文章。或者就可以拯救千百华人的性命。” 一个日本记者立即举手问道:“大总统阁下,请问贵政府如何在第一时间内得知?据我所知,上次日本关东地震,以及日本大流感。贵国政府都是第一个获悉情报。是否可以这样说。贵国政府时时刻刻在监视日本?”他的话问完,其他中国记者顿时气愤起来,有脾气不好的便大声怒骂。 王茂如双手向下压了压,说道:“如果这件事发生在美国,在德国,在阿根廷,我国政府反应肯定慢,但是发生在日本的一切我们都会第一时间得到情报。大家应该知道原因。因为日本拥有世界第三亚洲第一的海军势力,别说日本海军打中国易如反掌。日本海军现在开到美国和英国的领海上,都会来去自如。我有一个比喻,陆军是护盾,海军是屠刀。陆军强大的国家,顶多可以保证其他国家不敢侵略自己,但是海军强大的国家,才有侵略他国的能力。试想一下,一个随时拿着屠刀的邻居,我们能不能睡得安稳呢?” 又一个国内记者站起来问道:“尊敬的大总统先生,我国政府派遣海军前往日本,是否取得日本政府的同意,据我所知在我国东海就有日本的第四舰队游弋,如果日本政府没有同意,我海军救援舰队将会遭到日本海军第四舰队的屠杀。” 王茂如苦笑道:“我们和日本政府还在沟通,截止到现在,日本政府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日本军方态度傲慢,日本政党倒是乐于人道主义处理,但是诸位知道,日本帝国是一个崇尚军武的国家。日本军人指挥政府干事,所以到现在为止……政府沟通并不顺利。但是,宁可我们的救援船只全部死在路上,我们也是要出发的,我们也是要救援的。宁可中国无船,也绝不能放弃救援华人的希望。这次救援舰队将由海警总长刘冠雄直接担任联合救援舰队司令,如果日本海军阻拦,第一个牺牲的就是刘司令。” “您的意思是,打不还手?”一个记者惊讶地问道。 王茂如长长地叹了口气,许久才说道:“国弱家贫,何来尊严?唯有一条烂命,百斤贱肉而已。但尊严不可弃,纲常不可废,我同胞皆是兄弟,哪有见到兄弟受强人辱,做哥哥的躲在家里不敢看强人的道理?” “那您的意思是……” 王茂如道:“最坏的打算就是在3月16号救援日,日本政府第四舰队对我救援同胞舰队开炮射击,让全世界的国家看到,日本军方残忍的一面。但是这也会让中日双方关系降至冰点,使得中日两国断交,我想日本政府应该做出明智的选择,不要让手脚指挥大脑。” “大总统阁下,如果双方沟通不畅,贵国是否会与日本国发生战争?”一个金发记者问道。 王茂如铿锵有力地说道:“战争无处不在,但是为了战争而战争的行为,只是一种愚蠢的自杀。以自己的冒失挑动战争的人或者国家,也许他战胜了弱者之后以为战争会给他带来好处,可是最终一定会输给更强者。中国的古代战略家孙子说,兵者,国之大事,生死之地,不可不察也。” 结束了二十分钟的与记者的互动,王茂如回到总统府办公室,稍微闭着眼睛休息了五分钟,又直接打电话给外交部说:“陈外长吗?立即向各国大使馆施加压力,如果日本政府不就中国救援是否达成同意,将会引起中国和日本的全面战争,这样将使得他们国家在华利益受到极大的损失。” 陈毅听了电话说道:“是否要做战争威胁?” 王茂如道:“要。” “好。”陈毅道,“交给我了。” 这边电话一撂下,那边张奎安带着国防部的陆航司副司长厉汝燕来了,王茂如问道:“翼之何来?” 厉汝燕激动地说道:“大总统,我请求陆航一道前往救援。” 王茂如苦笑道:“笑话,你们怎么救援?飞机能飞过日本海吗?”厉汝燕摇了摇头,王茂如双手一摊,道:“那不就得了?我知道陆航部也很激动,可是激动也无济于事。” 岂料到厉汝燕道:“大总统,我们的飞机现在不可以渡海,但是我们的飞艇可以。” “飞艇?”王茂如惊讶道。 厉汝燕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是,飞艇,中国陆航部十个飞艇运输师总计四百四十艘军用运输飞艇,如果载着足够多的油料的话,完全可以实现从中国向日本的飞行任务,从山东威海到日本不到350公里,使用飞艇的话完全可以一日之间抵达。” 王茂如沉声道:“危险系数如何?” 厉汝燕道:“从北京到沈阳是七百五十公里,飞艇从北京到沈阳,除非因为天黑休息,否则完全可以直接飞抵。因此,如果我们是早上五点钟天蒙蒙亮的时候走,按照飞艇最高速度一个小时30公里的速度,十二个小时之后,就可以抵达距离中国最近的日本马关。只是……日本政府那边……” 王茂如道:“不管日本政府如何,救人要先准备好,既然你们都计划好了,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 厉汝燕道:“十个飞艇运输师我们可以抽调六个,还有四个因为在西域和四川、云南,不能及时调到东部海域。可是从去年年初开始,我国已经正式地向私人开放飞艇,如今在我国已经有八十几艘私人飞艇,我希望能够强征他们入列,与我们一同前往日本救援。” “前往日本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他们怕是未必肯。”王茂如苦笑道。 厉汝燕立即说道:“大总统,此时不肯出力者,乃国贼也,当杀之。” 王茂如道:“军人脑子,什么事情靠杀迟早要逼的国人造反,但是我知道了这件事了,行了,我现在直接授权给你,组建飞艇救援中心,由你来负责指挥。至于民用飞艇征集,我在这里先答应下来,但不能保证所有人都会听从。希望民间爱国胜过爱自己。” 身边的秘书长张奎安笑道:“大总统放心,恰逢国难,若是有私人飞艇却不肯救人,我想凭着这种人品,将来肯定会被别人唾弃谩骂。不需要您出手,您可以效仿前清的皇帝。” “前清的皇帝,什么意思?” 张奎安道:“前清的皇帝和明朝皇帝不同,明朝皇帝不喜欢哪个大臣直接杀掉,因此明朝一朝杀的官员等于中国历朝历代被杀官员的人数总和,后来满清入关定天下了吸取了明朝教训,如果清帝国不喜欢哪个大臣,就直接派遣太监到那家大臣门口奉旨骂街。” “骂街?”王茂如笑道,“我倒是我第一次听过皇帝派人去骂街,这不是跟泼妇一般了吗?” 厉汝燕也忍不住问:“怎么个奉旨骂街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