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孤狼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孤狼

从3月8日开始,外交总长陈毅不断地向日本驻华大使提出抗议并要求日本政府予以中国前往日本救援予以准入,然而日本政府拖拖拉拉,仍旧没有就,是否允许中国船只进入日本领海予以答复。 这件事让王茂如恼怒不已,他召集国防部官员开会说道:“日本政府此番最为,乃是对我中华民国之侮辱,乃是对中人的侮辱。他们看到中国统一之后国力冉冉升起,迫不及待地想要再一次将中国的脸面摔碎,让中国人在国际上丢尽颜面无地自容!该死的小日本,该死的鬼子们!现在,我命令,中队进入二级战备状态,萨总长,立即在黑龙江组建二十个预备役步兵师来。” “是。”国防总长萨镇冰道,蒋方震在一旁欲言又止,最终没有说话,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果日本人阻拦,我们就打。”王茂如总结道,“打不赢也得打,我们海上打不赢,就把战场烧到朝鲜和大连旅顺,在日占区打。” “国战?”有人惊呼道。 王茂如笑道:“这是最坏打算了,你们国防部做出战争推演来,稍后给我报告。” “是。”萨镇冰道。 一众国防部军官元帅,没有一个人说话反对或者提出建议,王茂如自己也感觉到了,其实他在这里也是一种压力,尚武大元帅,中国大总统,他的话语权之重。甚至已经完全超过了皇帝了。 可以说,王茂如就是一个独裁者,他苦笑了一下。挥挥手道:“散会。”众军官立即站起来,整齐敬礼后以此退下。 国防部的军事会议完毕之后,王茂如略有些疲倦,他的这种疲倦有很大成分来源于这次会议——这次会议上他说一不二,却没有了当初做军阀的时候前兄后弟的呼朋唤友感觉。 他是大总统,是万人之上的大总统,他们是下属了。 不再是兄弟。 王茂如略带有一丝丝失望。叹了口气,忽然想到了会议上蒋方震的眼神,便让张奎安叫蒋方震来一下。问他有什么话要说。 一会儿的工夫,穿着国防军黑色将服双肩上挂着五色四星元帅军衔肩排的蒋方震,姗姗地来到国防部会议大厅,见到王茂如之后。先是敬了一个军礼。王茂如指了指身旁的凳子,也不说话,蒋方震这才坐下来。 王茂如问:“百里兄想要说些什么?” 蒋方震抬头看了一眼王茂如的脸,波澜不惊,却没有了昔日在军中同袍的那种生死与共感觉,心中叹了口气,时间改变人啊,时间可以让人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现在。他感觉到他和王茂如之间有一条沟壑,似乎越来越大。王茂如也对他越来越客气,却让他感觉越来越不亲近了。 如果可能,他倒是想回到十年前,那时候兄弟们在一起创事业,做军阀,白天指挥军队,晚上睡在军营。他还是喜欢那个张口“你大爷的”军阀王茂如,但是现在呢,现在的王茂如身上越来越多的是光辉和——固执。 对日宣战,这个时候怎么可以对日宣战,但是当王茂如对国防部军官们说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军官反对,甚至连他这个国防次长,国防军陆军元帅,也不敢公然反驳王茂如的不切实际的狂想。现在不能和日本打啊,不能打啊,现在我们刚刚发展起来,如果打的话,正中日本下怀啊。 “百里兄?”王茂如叫了一声。 “啊?”蒋方震恢复了神色,尴尬地笑了笑,“什么?” “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王茂如问。 蒋方震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说:“国防军整编,从形式上已经全部完成,现在国防力量由五部分组成,国防军陆海空三军总计一百三十八万人,武警总队二十万人,预备役四百万人,学生准备兵一百二十万人,以及边军哨所四万人。所需武器全部来自自产,弹药储备已经完全国产,我军储存弹药炮弹油料足以进行十次中亚之心战役。” 王茂如笑了起来,道:“很好,很好,就这样干下去。”他又笑道:“你还有别的话说吧,百里兄,咱们两个相识十三年了吧,别对我藏着掖着了,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蒋方震笑了起来,调整了一下情绪,这才说道:“秀盛,今天我要是说话,估计你不会高兴。” 王茂如道:“最近也没有让我高兴的起来的事儿,我给你说说最近吧。”他伸出手指头说道:“你光看到的只有日本排华是吧?还有国内大事呢,广东已经接连十天下雨,山洪暴发,已经造成至少一千多人死亡。西蒙古省发生民变,唐努乌梁海人受到某些人的鼓噪,想要寻求自知。你猜是谁在背后鼓噪?” “谁?”蒋方震问。 王茂如道:“是他妈的法国人,居然是法国人在背后给我们使坏。法国人为什么使坏,是因为英国人对他们说,越南一直以来都是中华文化圈中的属国,让中国人强大,我们就一定会收复越南。法国佬本来就觊觎我们的云南,他是想让我们顾北不顾南。另外,英国人有在西藏跟咱们的人发生冲突。日本人在东面跟咱们发生冲突。西域的哈萨克人和畏兀儿人在受到苏俄的蛊惑下,也时不时的暴乱一下,妄图独立。现在我们是东南西北四面都是敌人,你猜中原怎么样?” 蒋方震作为军部的军官,哪里知道原来国家还有这么多麻烦,不禁惊讶地说:“怎么?” 王茂如苦笑道:“中原豫西,居然出了一个宗教叫做弥陀教,倡导教义大于国法,要求信徒先信佛——他们的佛叫做弥陀天尊,主张天下均田,生儿分田。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吧?就是说,一个人只要出生就必须要得到一块田地,这是弥陀天尊的旨意。豫西很多穷人立即相信这个弥陀教。他大爷的,我已经派人去豫西查看了,相信就会有结果。这个宗教的口号很吸引穷人和没有土地的人,而且据说组织者原来是个律师,而且这个律师还懂中国国法,什么《大清律》、》民国临时约法》《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继承法》等等他都滚瓜烂熟。该死的律师居然提出教义大于国法这种乱国的口号,着实是当千刀万剐。唉,一事一事,一桩一桩,哪里能有好消息?我又不是聋子瞎子,做古代混蛋皇帝在皇宫里做木匠炼丹。” 蒋方震这才说道:“原来……还有这么多重要事情。” 王茂如笑道:“国无小事——你说吧,我不爱听也得听,做总统的,就没有遇到让自己舒心的事儿。” 蒋方震犹豫了许久,这才讲自己的元帅肩排摘了下来,放在桌子上,王茂如惊讶不已问:“百里兄,你这是为什么?”便伸手阻拦过去。 蒋方震拦住了他的阻止,依旧坚持放在桌子上,说道:“今次我说了心里话,便任你处置了,我这话难听的紧,却不吐不快。” 王茂如见他郑重,也不阻拦了,点了点头,对所有警卫和秘书说:“都出去,二十米内,不要有人。” “是。”周遭人赶紧离开。 王茂如笑道:“你说吧,百里兄。” 蒋方震这才说道:“秀盛,你不觉得现在的你,权力之大几乎超过历朝历代的皇帝了吗?便是皇权至极的清朝皇帝,还有祖宗宗法制约,可是现在你的权利……没有任何人能够制约。” 王茂如笑了,说:“你的意思我明白,我是独裁者。” 蒋方震心中如同被扔了一个炸弹一般,让他瞬间全身震撼起来,原来王茂如什么都明白,那么也就是说——他乐于做这个独裁者? 王茂如沉下了脸色,道:“但是现在的中国,需要独裁者,不是我选择了做独裁者,而是历史选择了我,国家选择了我。” “我不信。”蒋方震就差说出口来荒谬二字,但是一贯温文尔雅的他只是说了一句我不信,算是否决,也算是给王茂如一个台阶。 王茂如没有接着这个台阶,他这些话也压在心中很久了,或者说他很久没有跟人掏心窝子讲话了。他立即说道:“现在中国需要一个独裁者,而我是这个独裁者唯一的候选人。你担心的是我效仿袁世凯,是不是?袁世凯彼时还有各种牵制,然而我已经没有了任何牵制,所以你才担心。不过你放心,我没有生长在皇权至上的国家。所以我做独裁者是为了国家团结一致,而不是为了效仿皇权至上自己做皇帝,把江山留给自己的自子孙后代。而且我的儿女还小,他们也不可能有机会接受强权教育,我希望我的儿女们将来从事艺术行业,成为一个对国家文化有贡献的人。”他抽出一根香烟,向蒋方震示意了一下,蒋方震犹豫了一分之后,还是接过来,王茂如给他点着了也给自己点着了香烟,又说:“这种担忧毫无必要,我们以前就曾经争论过无数次,是不是?我都觉得有点无趣了。”他有些颓然地靠在沙发上,浑然没有大总统的光辉,仿佛一个没有伙伴的孤狼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