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满月酒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满月酒

汽车终于回到了尚武将军府,门口的警卫和仆人开门应将进来。春季里的背景还是有一丝丝寒冷,天空飘起了雪花,路上泥泞得很。王茂如下了车,管家王鹏忙说当心路滑,王茂如笑了笑说我还没老糊涂。 见家里女人没有来迎接,王茂如心中好奇,便问起怎么人都去哪了。王鹏据实禀报说家里正在给故去四夫人智雅的女儿王洛樱办满月酒。 王茂如先是一愣,而后微微一笑,心中有些感慨,居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他对这个女儿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总认为是孩子带走了智雅的命,可是孩子却是无罪的,所以他的心情也特别复杂。从孩子出生之后到现在,王茂如只是看过一眼而已,平日总是在总统府忙碌,回不来家。这次是洛樱的满月酒,乌兰图雅知道王茂如不喜欢大操办,便在自己家办了小小的酒宴,参与的也是府中的夫人们。大家给乌兰图雅一个面子,也是给死去的四夫人智雅一个面子,乃至于王茂如回来了,倒是没有一个夫人来迎接。 “主子,要不然你休息休息,我看您怪累的……”王鹏知道王茂如对洛樱这个女儿心思很是复杂,便主动说借口道。 王茂如摆了摆手,道:“哪有女儿满月酒,我这个做父亲的不去的道理,带路吧。” 王茂如的到来还是让夫人们吃了一惊,没想到连着七天没回家的王茂如今天回家了。大家连忙手忙脚乱地给他搬了上座。王茂如强笑地喝了两口酒,与大家聊起来家中的琐事,什么宗鼎又不老实跟人打架了。什么宗孚最近又得到先生的表扬了,什么采薇忽然变得淑女了,什么七大姑八大姨张家长李家短了云云。 席间胡嬷嬷抱着孩子出来,大家纷纷送上礼物祝福,二夫人玉琢还给孩子送了一个金锁,大家对这个孩子并没有因为四夫人的离去而低看一眼。 王茂如也没准备什么礼物,他低头看了看孩子。小家伙在这么吵的环境中依旧睡得很香。洛樱长得太像智雅了,看到她就想到了智雅,他心中一叹。 打架看看王茂如准备给孩子什么礼物。王茂如有些尴尬,他哪里准备睡什么礼物啊,忽然他想到了什么,说道:“乌兰。我给这孩子一个礼物。她母亲喜欢写电影剧本,说明她也喜欢拍摄电影。这样吧,淞筠,从府上拿出一笔签来,咱们家办一个电影公司。等到洛樱十八岁之后,这个电影公司就交给她了。” “好,便如此。”朱淞筠道。 几个夫人见到王茂如给了小家伙如此厚礼,纷纷略有些醋意。但一想想与其说是给小家伙的,不如说是给死去的智雅的。倒也没说什么。 王茂如再看了几眼孩子,便喝了几口闷酒便回去休息了。夫人们看了看彼此,也有有些意兴阑珊各自散去了。 今天是14日,当初按照夫人们制定的规则应该是四夫人智雅服侍,如今智雅不在了,王茂如倒是思念起她来。他走到智雅的别院,门已经锁上了,王鹏连忙打开,由于使用的是地暖,屋子里保持着二十几度的暖意,只是灰尘很厚,四处盖着黑色的粗布,显得显得冷冷清清。 智雅已经去世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的忙碌让他几乎忘记了这件事,也幸亏这个月里的忙碌,让他把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 房间还是这个房间,只是人已经不在了,窗子上落着灰尘,空闲的别院尽管有人时常打扫,但怎及得智雅在的时候的干净。智雅是个爱干净懂得生活的女人,从房间里的一切来说,都充满着别致和典雅,一排书架上罗致着书籍,靠北的墙面上挂着一副万马奔腾图,这是谁给自己的礼物来着——他忘记了。只是及得当时智雅喜欢,便拿去了说将来一定会买个大价钱,王茂如当初还嘲笑她小财迷。 他走到万马奔腾图前仔细看了看,果真是各马神韵不同,虽说是万马,但王茂如数来一下只有百匹左右,落款看了看,是一个叫做宗政的人,下面的年号是嘉靖二十七年。由于对字画并不甚了解,王茂如也不知道历史上有没有这一号出名的人,不过至少应该是个文物吧。 在万马图旁边,则是一件书桌,是智雅平日创作的书桌,智雅简直做电影编剧,给金秀山的电影公司创作了二十几部电影佳作。桌子上放着的完成的剧本和未完成的剧本,王茂如走过去看了看,居然有一部写到一半的电影剧本。 智雅没有写完的剧本? 王茂如拿了起来,好好地看了看,故事的名字是《他来自未来》,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名字啊。 王茂如坐在靠椅上,翻开了剧本,看到了这则未完成的故事。故事是将一个生活在城市普通的女孩,在女校放学的路上遇到强盗,这时候一个男孩突然出现救了他,但是受伤,又被女孩救下来了。女孩把男孩带回家治疗,男孩处处流露着古怪,甚至有时候能够预言未来几天将发生什么。男孩告诉女孩他来这里是为了找一个男人,当男孩康复之后女孩帮助他开始找人,终于找到那个男人之后发现那男人正在危险之中。男孩拼了命也要救下男人,而对他身怀情谊的女孩也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了救人的行列中…… 故事进行到这里,就没有了,这就是智雅创作的一半电影剧本。 蛮有意思的,智雅居然在创作科幻电影剧本,来自未来?自己不就是来自未来吗?哈哈,王茂如想到了这里感觉很有意思,他拿起了笔,继续续写这个故事。没有人来打扰,写着写着,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夜里王茂如感觉有人靠近,机警地醒来,见到是唐宝琪抱着一条毛毯过来,准备给他盖在身上。见王茂如醒来了,她说道:“秀盛,休息一下吧。” “好。”王茂如看看创作了几千字的剧本,还没有完结,不过他并不着急,整理好之后跟着唐宝琪去了她的别院。已经是夜里三点钟了,王茂如很好奇她怎么没睡,便问了一下,唐宝琪叹了口气说:“这几天小侄子和侄女的事操心。” “怎么了?” “顾大总理正在闹离婚,孩子们不想失去这个后娘,黄慧兰尽管委任任性刁难了一些,但是对两个孩子视如己出,两个孩子已经把她当做母亲了。”唐宝琪道。 王茂如惊讶道:“总理顾维钧?离婚?” “是啊。” 王茂如苦笑了一下,自己的这个连襟怎么回事,怎么会想到离婚,便问道:“你知道前后原因吗?” “前后原因倒是和你有关。”唐宝琪道。 “怎么和我有关,你越说我越糊涂了。” 唐宝琪轻叹一声才说:“南洋黄氏原本位列三十六世家,但是因为黄老爷首尾两顾脚踏两只船,最后被你给开除了三十六世家联盟,乃至他气愤不过,牵连到了顾维钧身上。黄女士也以为是顾维钧软弱,便鼓噪他和你对着干,这完全是任性报复了。顾维钧自然不肯,于是两人闹起了矛盾。两个孩子就跑到我这里来多了几天,今天才送回去。” 王茂如惊讶与这个黄女士如何如此之刁钻,而且居然鼓噪顾维钧和自己对着干,她不知道顾维钧只要和自己对着干,自己立即就会罢免了他吗?还真是任性和不智,看来南洋黄氏还真没什么出息了。 “秀盛,我想说一件事。”唐宝琪道。 “你说。” 唐宝琪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准备搬回沈阳秀公馆。” 王茂如大吃一惊道:“为什么?不是在这里好好的吗?” “在秀公馆我是唯一的女主人。”唐宝琪语气逐渐坚定地说道,“但是在这里女主人是别人,我仿佛是客人一样,而且我在沈阳还有工作,而在这里呢?就像花瓶里的鲜花一样,只是一个摆设而已。” 同样的话王茂如听了许多次,而且他知道,依照她的性格,唐宝琪在对自己说这番话之前已经下定了决心。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一旦决定好什么事儿,绝对会一条道走到黑,也不管自己同不同意。他苦笑了起来,抚了抚她的秀发,说道:“事情还有转折的余地吗?” 唐宝琪轻声却坚定地说道:“没有,等到五月份天气暖了,我就回沈阳了。孩子们也回沈阳,那里有他们同学和小伙伴。” “孩子们未必愿意走。”王茂如说道。 唐宝琪道:“你问了孩子们了吗?他们当然愿意和我走,难道愿意留下来陪你,这一个月他们只在智雅的葬礼上看到过你,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时间看到过你?” 王茂如顿时语塞。 “休息吧,明日你还有工作呢。”唐宝琪硬邦邦地说道,不留一点余地。 王茂如只好苦笑起来,这个宝琪啊,还真是倔强的很,一如很多年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