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慷慨赴死的海军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慷慨赴死的海军

救援舰队的旗舰老人星号战列舰在在发出三声巨大悠长的笛声音的同时,那令人声威的粗壮烟囱顿时冒起了黑烟出来。 “嘟……”尾随其后的其他救援船只也开始鸣笛。 老人星号战列舰开始向东开赴,各个渔船客船轮船等也纷纷跟在十七艘军舰身后。 对于海军将士们来说,十七艘舰船得到了一个让他们绝望的消息,日本第四舰队可能会对中国救援船只动手。一旦日本第四舰队对他们炮击,他们必须要还击,同时海军将士们也知道,他们绝对不是第四舰队的对手,这一次如果接战,他们就是必死之战。 因此在此时,水兵们没有欢呼,他们只是默默地靠在穿上写着遗书。 尽管知道前方必死之旅,海军将士们也义无反顾冲上前去,甲午海战之后,中国海军已经成了缩头乌龟,现在他们不想做乌龟了。宁可战斗到死,不再苟且偷生,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与日本海军第四舰队同归于尽——即便不能,他们也要让对方磕掉门牙。 身后的救援船只只有三百条,另外周围的渔民有六七百条渔船送行,毫不知情的他们脸上充满着喜气洋洋,每一条船上都骄傲地挂着中华五色旗,高呼着爱国的口号。作为民船,他们能够跟随自己的舰队前往日本救回同胞,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谁说咱们老百姓不爱国?谁说渔民只顾自己? 然而前方十七艘军舰上的水兵们远远地看着民船上兴高采烈的人们。心中反而涌起了一阵悲怆。 刘冠雄站在旗舰老人星号战列舰的指挥舱内,用望远镜看了看身后的民船,叹了口气。说道:“大总统这是在绑架啊。” “绑架什么?”他的副官周楚良问道。 刘冠雄道:“绑架民意,甚至在绑架世界!如果日本人真的对中国的民船开炮,大总统则会立即掀起一股反日,并且……实现中国的军国化路线。因为仇恨会激发更大的潜力,大总统此举毫无疑问可以成为中国的真正独裁者。” 周楚良忙说道:“总长,慎言,隔墙有耳。” 刘冠雄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倒不怕隔墙有耳了,我只怕身后的几千人和我一起葬身大海,这次恐怕我也凶多吉少。” “您明知道这次是必死之旅。还主动带队……” 刘冠雄道:“我不带队谁带队?早早甲午海战,我就应该和战友们葬身在黄海上,呵呵,这次算是遂了我的心愿吧。” “可是如何不告诉民船?”周楚良问道。 “赌。”刘冠雄叹道。“大总统在赌。但是不管怎样,大总统也立于不败之地。” “为何这样说呢,属下不解。”周楚良惊讶道。 刘冠雄到:“若中日不战,此次拯救行动的发起人大总统王茂如必定更加深得民心,声望更加菲薄,这将给他带来无尽的荣耀和政治资本,而且立即树立起他的硬汉总统形象出来。须知民国立国到现在,军人总统不乏袁世凯、冯国璋、曹锟、黎元洪等。但是对外纷纷妥协低头,很是不得百姓民心。大总统以硬汉态度树立起绝对形象和权威。将来不可能有人可以动摇他的地位。” “若战的好处难道就是——军国化道路?”周楚良道,“只是这样一来,我还叫全部葬送了啊……” “我们只是大总统手下的棋子。”刘冠雄无奈道,“一个死在日本人手中的海军部长,比活着的海军部长更加有意义,不是吗?” 周楚良大惊失色道:“这……政治还真是无情啊,可是后面的民船……” “赌日本人的胆量了,连民船都敢攻击的日本军舰,将会彻底点燃中国四万万五千万百姓的怒火。”刘冠雄道。 而在岸边,忽然一曲粗狂豪迈的歌声响彻云霄,那是岸边几万人在齐声欢唱,那是中国百姓们在高声喊唱。 听,那是嘹亮的中国国歌《无衣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岸边几万百姓之中不知是谁,忽然唱起了国防军的军歌,也许是一个爱国的学生率先唱起,也许是一个国防军的军人起的头,歌声顿时引起了士兵们的共鸣。负责警戒的国防军第十一集团军陆军第32步兵师全体士兵一万两千人陆陆续续地高声唱了起来,继而,几万百姓慢慢地同声唱了起来。 慷慨赴国难,从容赴东瀛,纵使凡身毁,堂堂中华魂! 这些人是王茂如手中的棋子,是他绑架民意,绑架日本政府的棋子,他是在赌博,他是在拿着中国海警的未来赌博。也许对于海军部门而言,他们的确是太弱小了,弱小得简直成了国防部的一个累赘。每年的海军花销不小,但是却不能打仗,养着一群热血沸腾的士兵却只能抓海盗。有海军的钱,王茂如可以增加二十个甲种步兵师或者增加两百驾轰炸机。 是的,王茂如在赌博,输掉了海军,王茂如可以利用民意实现中国的军国化道路,让他的权利更加集中——刘冠雄猜的非常对。输掉了海军,赢得了中国的军国化道路,并且能够将每年六千万的海军经费投入到空军中去,王茂如因此才下定决心。 赌了,如果在海上海战输了,则在全国的这一盘大棋上,王茂如则将大获全胜,成为真正的独裁者。 救援船只徐徐离开威海军港,王茂如也上了汽车,坐在车里王茂如回头对张奎安说道道:“下令给国防部,第二集团军,第三集团军,第五集团军,第八集团军,第九集团军,第十集团军,第十一集团军,全员进入二级战备状态。下令近卫装甲师前往北京火车站,随时准备调往沈阳,一旦日本海军拦截炮击或者撞击,我们立即对日宣战。” 张奎安惊讶道:“对日宣战?” “对!”王茂如冷着脸道,“先是屠杀我华人,而后阻拦我救援船只,宣战,理由足够了。” 王茂如并未在威海逗留,便与张作霖一道乘飞机回到了北京,此时北京再一次爆发了反日游行活动,北京市长夏超尽量安排游行活动不出现打砸抢等活动。在活动之中,青年学生们比较激进,而在华日本人也小心谨慎地跑到日本大使馆中多了起来,一时之间日本大使馆人满为患。警察不得不保护起日本大使馆和各地的领事馆,同时日本在华的销售数量再一次下跌,购买日本商品成为了卖国的举动。 在飞回北京的飞机上,王茂如坐立不安,他当然知道自己为什么坐立不安,将中国海军当做自己的政治筹码,为了实现军国化道路,为了独揽国权,他选择了一条极其危险的方式,牺牲海军。 现在的海军名字上仍旧是海警,但是每年投入就高达一千万银元,这也仅仅是维修和保养以及海军将士门的薪水,另外添置的炮弹,增加的舰船,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如果投入这么多之后,海军可以与日本舰队一战也就罢了,偏偏现在的情况是中国海军所有舰船编成一支编队,甚至不如日本海军四大舰队中最弱小的第四舰队。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明知道这支海军短期内用不上,王茂如于是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发展空军。 是的,发展空军。 当大飞机出现之后,中国的大型轰炸机可以从长春、沈阳、哈尔滨、海参崴、威海直接飞往日本,轰炸区域足以覆盖日本全境,尤其是从海参崴出发的空军。如果再加上凝固汽油弹,以现在日本的建筑而言,等待日本的将士毁灭性的经济倒退三十年。王茂如名义上去掉军职,实际上军事发展和军事战略制定还是由他来制定,就像这次决定大规模投入空军发展一样。 但是牺牲海军将士,以此刺激国人,引发中国人的怒火,继而进行军国化的打算,实际上也是一种冒险。王茂如心中时时刻刻萦绕着海军将士们和士兵们从容不迫的面容,这些士兵或许早就知道,这将是他们的死亡之旅,但是他们毅然地选择了赴死。 他们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野心而赴死啊,王茂如心中一阵悲哀和不舍,但仅仅是一阵。对于他这样野心勃勃的人来说,牺牲的士兵,死得其所死的有价值,仅此而已。政治是无情的,政治家是冷血的,王茂如作为一个政治家自然不例外。(所以,当官的说什么感人肺腑的话,都别当真,那都是政治需要) 在一旁的张作霖也沉默不语,张老嘎达明白过来了,心中暗暗佩服一声果然够狠,人说我老张心黑手辣,没想到你王茂如不单心黑手辣而且为了个人的野心无所不用其极。他甚至有些不寒而栗,这一招的确是太狠了,为了自己个人的政治目的而葬送了海军。太狠了,太狠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