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准备战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准备战斗

王茂如回到北京之后,得到了两个让他最高兴的消息,一是辽宁鞍山的钢铁厂研制出来了二号和三号特种钢材,二是在前往中国求生的德国钢铁工人和技师的协助下,鞍山钢铁厂的两座全世界最新式的高炉完全建成并投入生产。 就在去年,日本的钢铁产量总量达到了三百八十万吨,中国钢铁产量为八十万吨,仅为日本的五分之一。但是这个数目在全国统一之前,仅仅是日本的二十分之一还不到。 前任总统孙立文的阵型重工业计划尽管在某些方面异想天开,但是对于中国钢铁产业的促进作用还是有的。 最新最先进的高炉的建成意味着从此之后,中国再也不是一个只会产铁不会制造钢的国家了,估计鞍山钢铁厂钢铁年产量可以高达八十万吨,极大地增加了中国钢铁在国际上的地位。在这两座高炉建成之前,中国的钢铁产业主要集中在东北三大钢铁厂,年产量铁七十二万吨,产钢量为十八万吨,而在两座最新式的高炉投产之后,中国的钢铁产量预计达到年产铁一百四十六万吨,年产钢五十四万吨。去年因为生产坦克和汽车,中国向日本购买了三十万吨钢,其他行业进口外国钢达到三十九万吨。而至于生铁,国产的铁则完全满足国内的需要,随着在绥远包头发现铁矿,钢铁产量将继续增加。 因为日本大规模削减了军舰制造计划,同时日本国内对钢铁的需求不高。日本今年的钢铁产量将减少到三百万吨以内,而在鞍山钢铁厂两座高炉投入之后,中国的今年钢铁总产量达到两百万吨。可以说只用了一年,中国的这座庞然大物就将差距缩小。这是难得的发展良机,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而在鞍山钢铁厂二号和三号高炉完成之后,王茂如批准继续建立四号与五号高炉。并批示,包头钢铁厂一定要建成比东北三大钢铁厂更加先进的钢铁厂,由于身处内陆,王茂如认为包头钢铁厂的建立更加至关重要。 而至于特种钢的开发成功则意味着中国的坦克和汽车可以完全摆脱对日本钢材的需求了。从此之后中国可以放开手脚生产坦克和汽车了。尤其是坦克的地盘和装甲,更加需要钢铁,实际上国产最先进的民九式坦克采用的是半钢结构。正面装甲为钢材,侧装甲为铁铝合金,这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日本人为了限制中国的坦克发展,居然联合了美国人太高钢材价格。日本的特种钢太他妈的贵了。国产特种钢生产之后。小日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王茂如手握这份情报也是欢喜不已。 尽管得到了两件极好的情报,但是王茂如依旧在忐忑和不安之中等待,等待海面上的消息,等待中国救援舰队和日本海军第四舰队的遭遇战。 春季的东海海面,风浪似乎都小了很多,但是一米多高的海浪还是让航行变得极为痛苦,开赴大约十海里的时候。就已经有渔船因为海浪不得不提出退出。 本次海上舰队负责人是海军总长刘冠雄,他知道很多渔船和运船实际上只凭着一股子爱国热忱。于是并没有强行要求所有渔船必须跟他前去。他让信号兵传令,加固效果不足以支撑的渔船可以选择回去,国家认可你的一片赤诚和拳拳报国之心,而且你们其中有的人的渔船的确不足以渡海。 大家有些脸红起来,然而还是明智地选择了退出。随后,陆陆续续有接近百艘渔船不再强撑渡海,选择了返回大陆。这并不丢人,他们没想到海面情况会这么复杂,原本都是在近海捕鱼的渔船和在长江黄河上运输的客船,的确是不适合出海这种行为。月向日本开赴,海面上的风浪越来越大,有勉强的船只被打翻在海上,其他人赶紧救援。 刘冠雄继续劝大家,事不可为万万不可勉强,不如等待在威海港接应我救援船只。众人想了想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不如留在威海等待他们返回来,我们去接应。于是又有几百多艘小船选择了返回威海军港。 而留下来的,大多数都是大型的渔船和长江航运的一些江船,尤其是黎元洪亲自驾驶的江利号长江客运船,平时可以称作二百余人,黎元洪说拆去座位和空余,只加装柴油和淡水,甚至口粮都只准备了五天分,江利号客运船可以承载四百灾民回国。连黎元洪都这么支持,更别说别人了,这个老北洋军人出身的政客,尽管有自己的小心思和小算盘,但是在国家和大义面前,选择了从容不迫为国付出。 刘冠雄才得知黎元洪居然也在船只上,赶紧让人将他请来,黎元洪便来到老人星号战列舰上,仔细看了看这座中国最大的战列舰,13360吨的庞然大物,两个黝黑冒烟的烟囱高高耸立,4门350mm主力舰炮看起来让人感觉可怕。 “好家伙,这比镇远号和定远号还大吧?”黎元洪感慨道。 刘冠雄笑道:“镇远号和定远号都是7335吨的铁甲战列舰,主力炮为克虏伯305mm口径后膛炮四门,可以说,这不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四艘镇远号围着老人星号打,不一定能打得过。” 黎元洪惊讶道:“差距居然如斯之大?” 刘冠雄忽然又难过地说道:“不过,日本的第四舰队主力舰鹿岛号16400吨,只不过它的武器口径小于我老人星号。如果相遇……” “我们打得赢?”黎元洪激动地问。 刘冠雄无奈道:“老人星号航速太慢,只能依靠大口径火炮,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啊。” “这么说,你还是有信心一战的了?”黎元洪问。 刘冠雄笑道:“如果是日本海军第四舰队的话,虽无成功之把我,但有必死之决心。” 黎元洪愕然之后,许久才说:“我才不会陪你一起陈在黄海。” 刘冠雄大笑不已,行至距离中国海岸二十里海的地方,并没有见到日本的第四舰队,刘冠雄仍旧下令全员戒备。行至三十五海里的地方,飞艇发来信息,远处有一支庞大的舰队高速驶来,拥有战舰近三十艘,并且看其规模远远大于中国舰队。沟通之中,飞艇观察员出身空军,因此对海军的军舰规模并不熟悉,如果他出身于海军就一定会看出来,那绝不是仅仅比中国救援队舰队规模大一点点的日本第四舰队,而是…… “日本人来了。”刘冠雄立即在喇叭中喊道,“所有人准备,炮弹摆好,准备战斗。”他回头对副官说道:“给海军基地发电,即将与日舰队相遇,请求陆航派出飞机。” “是。”副官立即说道。 “嘟嘟嘟……”警报声传来,中国海警的十七艘战舰,全部准备战斗,主力战舰老人星号战列舰,复仇号战列舰,卡列河号驱逐舰,猎人号驱逐舰,女妖号驱逐舰,袋鼠号驱逐舰,海圻号巡洋舰,肇和号巡洋舰,海琛号巡洋舰,永丰号巡洋舰,永翔号巡洋舰(炮舰),同安号驱逐舰(炮舰),飞鹰号驱逐舰,定海号破冰船,箭鱼号鱼雷艇,银鱼号鱼雷艇,凤舞号炮舰立即炮火准备。 另外林永升号补给舰,刘步蟾号运输舰,林曾泰号运输舰,丁汝昌号运输舰,黄建勋号运输舰五支舰队则减速,开始减速向近百民船靠拢。 刘冠雄紧张地举起望远镜,看向远方,自言自语道:“林管带,邓管带,我来了,北洋水师的兄弟们,我来了。” “接敌?”身在北京总统府的王茂如第一时间接到了电报,略有些顿时紧张地看向东海地图,问道:“在哪里?” “大概在这里。”海警参谋总长沈鸿烈在地图上标注说道。 王茂如托着下巴,说道:“这一次我们可能面临海军全毁啊。”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沈鸿烈忽然一反常态地说道,王茂如对他的拿得起放得下的态度略带一丝欣赏,却对他的冷酷略带一丝担忧。沈鸿烈这个人能力是有的,野心也是有的,同时吹牛的本事更是有的,只是因为此时王茂如的手下并不单单是东北海军,许多北洋海军老蒋压制着他而已——另外,王茂如也在压制着他,防止他上蹿下跳。 “报告大总统。”张奎安忽然推门而入,挥舞着电报说一脸的兴奋说道,“日本政府正式发布通知,允许中国救援船只抵达日本接受遭受朝鲜人迫害的华人!”又是朝鲜人,小日本这招还真是无赖至极,却又让人无可奈何,谁让朝鲜人是亡国奴,谁让他们是个悲剧的民族。 王茂如不屑地笑了笑,日本的电报,来得太迟了吧。 “给刘冠雄和厉汝燕发过去电报了吗?”王茂如问。 “第一时间已经发过去了。”张奎安道。 王茂如点了点头,说道:“我们不能指望日本的下级士官会听从日本政府的指令,还是做好全力一战的准备。定国,叫国防总长萨镇冰和国防部参谋长吴佩孚来一下,另外财政总长方宏信也来一下。”张奎安走到门口的时候,王茂如想起了什么忽然说道:“将内务部王永江和常如九叫来!” 内务部负责警察和国家安全部门的机构,也就是说,王茂如真的开始准备进行军国化和独裁统治了? 张奎安关好了门,内心开始扑通扑通地跳动起来,开始了吗? 一个崭新的强权而独裁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