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不一样的张作霖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零五章 不一样的张作霖

第一百零五章不一样的张作霖 虽然张作霖的立场、政治主张,让一些人背叛他,离开他,可是所有与他接触过的人,没有任何人诋毁他的人品和对人的态度。张作霖可能做事手段尽出,但他从来对事不对人,在之后,东北建设发展,正是他取材量人而不量名,让那个时期的东北焕然一新,许多人才出现。 张作霖做人不记仇,做事大气,有容人之量,正因为他的这种气度才能让他成为东北王,而张学良只能成为东北军少帅,东北人一提张作霖伸大拇指,一提张学良尽是气愤。 “张将军,又见面了,哈哈,又见面了,想死我了。”王茂如立即将跑过去一个拥抱,惊得四周人目瞪口呆,这……王将军也太热情了吧,真不愧是学贯中西,这外国人的作风倒是学的十足。 “诶呀妈呀我的兄弟诶,咱俩一别快年了吧,你这咋才来沈阳呢。走,跟我喝酒去,今天咱俩不醉不归啊。”张作霖也热情地握着他的手说道。 王茂如听到他叫自己兄弟,便顺杆爬说道:“张大哥,稍等,稍等一下,小弟的军队还需要安置一下,今晚小弟便把自己醉死在你家了。”他知道这东北人的习惯就是将最好的朋友请回自己家喝酒,去吃吃喝的只是酒肉朋友,这老张肯定是带自己回他的家里了。 “诶?安置什么,我都帮你准备好了。”张作霖爽快地说道,“参谋长!” 张作霖的参谋长马凯立即喊道:“到,师长,王旅长,属下都已经安排妥当,请王旅长放心好了,军营等一切准备就绪。”张作霖笑道:“看,哥哥热情吧。” “哈哈哈,是是是。”王茂如心里也敢动起来,这张老嘎达果真如传说中的会做人,长了一个七窍玲珑心,由此可见未来成为东北王也不只是腹黑就可以的,便回身下令道:“鹤龄,你去安排一下。” “是。”副旅长李品仙忙回道,一挥手,从车上下来一群黑sè军装十字武装带背着厚重行李的军人,他们的大盖帽也是黑sè的,只是衣服和裤线都是白sè边线,在他们的右臂上还写着“宪兵”字样。这些人下车之后立即分别站好,每隔大约五米一个,雄赳赳的抬着下巴,一个个看起来骄傲不已。 “这是宪兵。”看张作霖有些疑惑,王茂如解释道:“我这只军队成分挺复杂的,为了防止这些士兵有掳掠的行为,或者做逃兵的思想,必须用宪兵管着。让长官看着下面,一级管一级,既造成了士兵和长官不信任,又让他们没时间做其他事。有了宪兵,监督军官和士兵的活就都给了他们,反正这活儿也不重,只是得罪了人。”王茂如又笑道:“这当宪兵也是最得罪人的,不管是军官还是军士,都暗地里骂宪兵,无形之中让军官和士兵打成一片,不再相互不信任。” 张作霖一拍巴掌,叫道:“是这回儿事儿啊,他妈了个巴子的,这好主意我咋没想到。副官!副官!” “到。”一旁的副官立即喊道。 “他妈的给我记下来,明个咱们也成立个宪兵队。” “是。”副官忙回答到。 这时候王茂如的士兵们依次下车,最先下车的是各个连长排长班长,下来之后各自找定自己的位置,而后下车的士兵们自动站在班长身后。最后下来的人都是每个班的副班长,副班长也是每个战斗班的兵头,负责扫尾断后。 当士兵们战好立定之后,每个班级开始报数,班级报告好之后,向排长报告,排长立即向连长报告,连长向营长报告,每个营长再向王茂如分别报告。整个过程有序迅速,因为知道这次抵达会遇到张作霖,王茂如这次倒是让第一营和司令部的人先行抵达,所以报告的人比较多,张作霖也在一旁笑吟吟地默默看着。等最后的宪兵队报告完毕之后,张作霖叹道:“秀盛老弟治军严格,你的军队厉害啊。”王茂如忙表示哪里哪里,这都是手下人认真负责。 张作霖道:“走,咱们喝酒去,我听说běi jing大总统已经将你的守备旅晋升为了混成旅了?诶呀妈呀,老哥哥我可得恭喜你了,今晚你可不能藏着掖着,得跟俺老张好好地说道说道这在běi jing你是如何混的风生水起的。” “哈哈哈,老哥你这是骂我啊,我再有能耐能有老哥你有能耐?老哥哥,这次我离开běi jing,也是效仿老哥哥做一个山高皇帝远的逍遥侯来了,以后咱俩可得多相互照顾照顾啊。”王茂如也大笑道。 将军队的事情交代好之后,王茂如带着副官们以及总务处长何如飞,一起跟张作霖的人喝酒去了。这何如飞八面玲珑,牛德禄又是陆军部的老人,早就认识张作霖,倒是不生分,军队的安置临时交给李品仙和祝永泉负责管理。 “前次见老弟,老弟还是飞行队队长吧?”坐下之后张作霖忽然问道。 “那时候大约也是个营长级别的小官,兼任着飞行队队长,对了,第一次见到老哥哥的时候是刚刚参加完剿灭白朗回京述职。”王茂如回忆道。 张作霖立即说:“剿灭白朗的战斗我们也参加了,不过那时候我们是在河南督军刘倜手下帮忙,倒是听说了你们的功绩,真是不错。不过也够真不巧的了,nǎinǎi的就是没有碰到面过,要不然咱们早就该认识了。” 王茂如道:“是啊,真是遗憾,上次在běi jing,要不是老哥哥急着回来,小弟肯定先把哥哥灌醉再说。这次来到沈阳,一下车老哥哥就在车站接我,又帮我安排好人马休息,老哥哥的盛情款待,王秀盛不胜感激,我先敬老哥哥一杯。” “老弟说的哪里话,好,干了,干了,爽快,真爽快。”张作霖也一饮而尽,热情地握住王茂如的手,道:“上次说请你吃袍子肉,这次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打的袍子啊,你可得多吃点。” “那是自然。”王茂如毫不客气,脱掉自己军衣,把衬衫袖子往了起来,拿过来一个烤的焦黄里嫩的狍子腿,一口一块大肉,道:“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张大将军这里真比神仙还快活。” “别叫我张大将军,将什么军,我虚长几岁,你就叫我张大哥,张雨亭或者老张都行啊。”张作霖道。 “我还是叫张老哥吧,叫着亲切。”王茂如道。 “行。”张作霖说着,举杯道:“老弟今年多大了?” “二十七。” “哦,老弟才二十七?看不出来啊,我在二十七的时候还是带着一票兄弟给人看家护院呢,你都是旅长了,真他妈是人才,人才。”张作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