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日本海军第一舰队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日本海军第一舰队

从总统办公室走出来之后,张奎安回到了自己的秘书长办公室,将王茂如的指令一一发去之后,有人向他报告说起几天前文化次长赵冰河呼吁官员尽快购买物资,因为将发生一场浩劫的事,张奎安勃然大怒道:“赵冰河真的这么说?” 那告密的人连忙说当时宴会者八人,其余人都可证明,尤其是丝绸调查专员周启同和工商部工业发展司金邦平,并前工商部官员章宗祥等人都可以作证,赵冰河的确是向大家呼吁此事,话里话外的涵义是,大总统这次目的并不是为了拯救国民,而是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张奎安冷笑不已说道:“赵泽冬口不择言了,你先退去,我证实一下,如果内容属实,这个话就是他下野的证据。” “是。”那人目的达到立即下去了。 张奎安敲了敲桌子,觉得这件事应该证实一下才向王茂如报告,随后直接电话打给国统局副局长第一副局长陈希。陈希没想到会接到王茂如的电话,略带惊讶之后仔细听取了张奎安的吩咐,立即表示自己会调查一下。稍后陈希调查得知,赵冰河的确是说过此类的话,并且是酒后微醺状态下,被众人捧着才说的。 张奎安得到证实后,又向王茂如做了秘密汇报,王茂如听后先是微微一笑,说道:“言论自由嘛,他是无心,别人是有意。此去不表,下不为例。你对赵冰河说讲一下,不要再犯这等低级失误就是。他也是北洋老人了。怎地如此不慎重?” “好。”张奎安找到赵冰河说了前后,没想到几天之后赵冰河居然自己惶恐得生了一场重病,连带着春天容易感冒发烧,一场病下来居然整个人都萎靡了。王茂如得知他的情况,特批其回家养病。赵冰河也成了王茂如内阁中第一个解职的部级官员,这个火速提拔又火速解职的老北洋也成了官场之中的笑话和警示,当官的要管住自己的嘴。不该说的话不要乱说。 现在,在黄海海面上,中国人全员准备完毕。抱着必死的决心,中国海警的全部战舰将炮弹放在夹板上,等待决一死战。 不过在中国人紧张不已的同时,日本人也大吃一惊。 中国方面的情报有误。这次日本海军进行阻拦的并非守备东海和黄海的日本第四舰队。而是日本最为强大的第一舰队。根据《华盛顿海军条约》,日本海军的第四舰队主力舰鹿岛号即将进行拆毁。 关于日本的海军情报,中情司和国统局都无法探知,超级特工李慕含在日本内阁中窃取了大量情报,但是关于日本陆军和海军的情报——尤其是海军的情报尤其缺少。现在日本海军内部已经分成两大派,一派是条约派,主张先发展经济,另一派是舰队派。主张武力扩张不遵守条约。但是条约派是以海军部为代表,占据话语权。因此日本将老旧战舰拆除重建。 实际上去年年终鹿岛号就已经到了拆毁的最后期限,日本为了能够抽出手来进行地震救灾和东西伯利亚战役的需要,并没有拖延。只是因为拆毁的主力舰实在太多,鹿岛号排号拍到了现在。 中情局在日本的机构尽管在陆军情报方面做到非常具体,但是日本海军情报机构一直以来都是日本的萨摩藩把持,外人很难插手进入,这也导致了中国的军情司无法进一步探取情报。这次按照往常管理,军情司提供的还是第四舰队,但实际上第四舰队出海之后直接驻扎在关东州(大连旅顺),扼守住了渤海并为关东州提供保护,并未实施拦截。 而日本海军第一舰队一直以来都是驻守本部的王牌舰队,不过因此也被人称为“守岛海军”,上次第一舰队倾巢出动还要追溯到日俄战争时期的对马海战,从对马海战之后,日本第一舰队一直都在横须贺日本海军大本营。所以,当第一舰队再一次出动的时候,军情司毫无经验地以为他们只是按照惯例出海训练而已。 日本海军第一舰队的主力战列舰是排水量高达32720吨的长门号战列舰,同级别陆奥号战列舰,都是32720吨的世界一流战列舰,主力舰炮为四座8门406mm舰炮,另有20门140mm舰炮,4门76mm舰炮,8座533mm鱼雷发射器。 除了两艘主力战列舰外,还有伊势级战列舰伊势号战列舰、日向号战列舰, 磨球号巡洋舰、大井号巡洋舰、多摩号巡洋舰、第24驱逐队(海风号驱逐舰、凉风号驱逐舰、山风号驱逐舰、江风号驱逐舰)、第26驱逐队(天龙号驱逐舰、龙田号驱逐舰)、第27驱逐队(有明号驱逐舰、白露号驱逐舰、夕暮号驱逐舰、时雨号驱逐舰)、第28驱逐队(长良好驱逐舰、五十良号驱逐舰、名取号驱逐舰)、第1潜艇战队和第1水雷战队,另外补给船运输船等总计三十九艘船只,朝着中国人的海域行驶而来。 日本第一舰队司令官铃木贯太郎坐在旗舰长门号战列舰指挥塔内,拿起望远镜远远地看了过去。在他身边的左侧站立的是长门号战列舰的舰长左近司政三大佐,日本海军大学校长,也是铃木贯太郎极为重视的海军军官山本五佐。在他的右侧站立的是日本海军部参谋长佐藤铁太郎,而佐藤铁太郎身后则是他的得意门生加藤宽治。当然,距离他们大约两米处站立的则是当今的海军次官(长)冈田启介中将,这是海军的老好人,负责调和的是铃木贯太郎和内阁元老西园寺公望之间的关系。而冈田启介这个日本海军的温和派领袖和日本海军强硬派领袖佐藤铁太郎又是儿女亲家关系…… 铃木贯太郎是海军元老,出身于萨摩藩的他是为数不多的集政治家和军事家于一身的海军天才,在群星璀璨的日本诸位大臣之中,铃木贯太郎属于难得的支持党政领导日本的海军将领。不过也正因为铃木贯太郎支持党政派,导致他并不被这一届的皇室内阁所喜,在海军大臣财部彪下台之后,继任海军大臣呼声最大铃木贯太郎并没有得到总理大臣清浦奎吾的支持,反而由海军的改革派村上格一来担任海军大臣一职。 可想而知,以铃木贯太郎的地位,这个海军大臣还得被铃木牵着鼻子走,多么郁闷。现在,在铃木贯太郎周围的,就是海军部的主要负责人了,也是日本海军的智囊。 “击中所有火炮,第一轮将支那船只消灭。”作为这次观察使并担任横须贺镇守府司令的加藤宽治面目狰狞地说道。 “是啊,如果消灭的话,就第一时间消灭好了。”小字辈的山本五十六在一旁帮衬道,他还不是二战时候那个日本海军总指挥,现在他只是海军学校校长而已,而且接下来他将被派往英国进行交流。在一众大将和中将云集的指挥塔内,他作为一个大佐自然不好说自己的意见,只是附和别人而已。 “呦西,我们只需要担心老人星号和复仇者号战列舰的大炮就好了。”加藤宽治说道。 “不要把中国想的太简单了。”冈田启介提醒道,“现在的中国领导人,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这次在没有取得日本政府同意下派遣全部海军前来,我总觉得是一场阴谋。也许他的阴谋并不单单对付的日本,甚至他还要趁机有其他的预谋。” 佐藤铁太郎也点了点头,铃木贯太郎道:“那只狡猾的狐狸,不知道在搞什么鬼啊。” “日清海战之后,支那还有海军吗?凭借英国人的老人星号和复仇号两艘战列舰勉强凑起来的支那海军,不过是我们的靶船而已。”在一阵沉默之后,加藤宽治打破大家的平静大笑道。王茂如这个人的名字早就传遍了日本和世界,在统一中国之后,王茂如手下的文化部做起了宣传的工作,尽量在全国全世界宣传王茂如的精神,王茂如的品格,王茂如的意志,以及王茂如的功劳,让所有人认为只有他才是中国的救星——中国人民大救星。 受到这股风潮的影响,日本人也开始认为,日本的亚洲政策的最大敌人就是王茂如这个人,而这个因为王茂如早年间写了一本关于日本崛起的书籍而在日本文化节很有名气,更加使得日本人认为,这是一个极度了解他们的对手。因此每次提到王茂如的时候,都会让日本人有些气得牙痒痒,尤其是日本军方。 日本陆军恨不得吃掉王茂如的肉,屡次派遣杀手来到中国暗杀王茂如,对此王茂如并未坐以待毙,他反派潜杀手前往日本或者在中暗杀日本情报人员。日本人非常郁闷的是,中国的杀手眼睛非常锐利,暗杀的大多是都是日本情报机关的未来之星,像是土肥原贤二、冈村宁次、板垣征四郎、河本大作等日本情报界的精英。 现在,加藤宽治的话引起了部分海军军官的哄笑,在这些人的眼中看来,中国海军真不配叫做海军这个词,只是河里的鱼虾而已。 “根据陆军情报部的调查,他们认为中国人的飞机已经是世界第一了。”日本海军参谋长佐藤铁太郎此时打断了学生加藤宽治的洋洋得意泼了一盆冷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