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三百艘飞艇带来的震撼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三百艘飞艇带来的震撼

从佐藤铁太郎对中国人的称呼来看,与极度瞧不起中国的加藤宽治不同的是,作为日本海军智囊的佐藤铁太郎非常重视这个陆地上最古老的国家。 众军官看向他,这个清瘦的老人才慢慢地说道:“海军部情报课从中国获悉,中国人因为在海军发展中已经落后于我国,因此他们选择了另一条发展道路,即发展航空战斗模式。中国人的飞机甚至分成了六种型号,分别是轰炸机,战斗机,运输机,战斗轰炸机,侦察机,练习机。中国大总统王茂如是以航空守备大队大队长的身份起家的,而且他支持建造了中国最早的侦察机、战斗机和轰炸机,才引起袁世凯的注意兵被委以重任。而且王茂如从民国四年以来一直致力于发展飞机的航程和战斗力,海军参谋机关认为王茂如试图以飞机来取代舰船,实现另类国防。” “陆军情报部的情报准确吗?”有人抱怨地说道,“那帮土鳖从来做事不靠谱啊。” 佐藤铁太郎立即大怒道:“闭嘴,他们为了这份情报至少牺牲了十几名帝国优秀的谍报人员,这足以说明中国人战略的转移和重心,你们有什么对策吗?”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还是他的学生加藤宽治说道:“老师,您觉得飞机有可能代替舰船吗?我知道我们的水上飞机也是比较成功的,至少在近海水上飞机的威力大家都了解,可是在远洋方面。水上飞机无法在至少1.5米高的海洋上起飞航行啊。” 佐藤铁太郎点头说道:“我认为飞机暂时不能成为战争主角,但是这给我们一个非常大的警示。而且当我们封锁中国海,占领中国沿海地区之后。可我们的陆军如果贸然进入中国大陆将会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损失。因为海军不能上岸啊,没有了海军保护的陆军,只会吃败仗。” “嗨,您说的太有道理了。”加藤宽治说道,其他人也纷纷点头认同,的确,没有了海军的保护。日本陆军就是一群蠢货而已——由此可见,日本陆海军相互看不起有多么深了。 “快看!”忽然,冈田启介指着远处天空中一片“乌云”惊呼道。其余将军也拿着望远镜看了过去,纷纷惊讶不已,越来越近了,那不是乌云。那是中国人的飞艇部队。 三百一十八艘飞艇在距离海绵五百米到一千二百米之间。将更个天空似乎都笼罩起来了。 呜呜呜…… 巨大的轰鸣声远远地传了过来,渐渐地不单单是指挥塔上的日本海军军官看到,连那些对中国人看不起的日本海军士兵也张大嘴巴,看见对面遮天蔽日的飞艇徐徐飞来。 一艘飞艇的体积几乎等于一艘巡洋舰,那巨大的黑色的气囊威武嶙嶙地展示着自己的强大。飞艇就是这样的花架子,看起来吓人,但实际上并没有战斗能力。但尽管没什么战斗能力,三百多艘飞艇几乎将整个天空填的满满的。也着实吓了日本人一跳了。 “一!二!三……一百二十……我的天啊,我数不过来了。”一个日本水兵叫道。 “小岛。这些真的都是支那人的?” “不会是英国人吧?” 几个水兵立即看向炮长,等待炮长说话,炮长也是一脸尴尬说道:“大概,也许,差不多……应该是吧。” 加藤宽治张大嘴巴问道:“我们开炮……或者打得到——吗?”这话出自他这么狂妄的性格的人口中,足以看得出日本人此时的迷茫了。这是战略层面的突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绝不会被其震撼,日本自己制造过三艘飞艇,海军也早早地配备了观察气球,但是日本的飞艇在制造过程之中发生爆炸,导致日本海军抱怨一片。因为观察气球在不用的时候可以放在储藏室内,但是飞艇却不能放进去,海军需要远行,飞艇的速度比军舰还慢,于是日本的飞艇发展已经完全放弃了。 但是看到中国人的庞大飞艇编队,还是让日本人惊呆了,一个个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甚至连观察气球也不需要放出来了,看到那庞大的编队就知道,中国人的军舰不远了。 “加藤。”佐藤铁太郎说了一句,“他们在出发之前我们就已经得到消息,中国人会派遣飞艇前来日本,可是没想到的是,三百多艘飞艇聚在一起会这样——可怕。”他说完之后,忽然笑了起来,像是总结又像是在宽慰别人一样,说道:“可是这些飞艇有什么战斗力呢?他们只不过是运输飞艇而已。” 的确,所有的日本人都需要宽慰,因为三百多艘飞艇扑向自己的画面太过惊悚,对于很多日本水兵来说,这是他们一生之中见到的对位可怕的场景。至于飞艇会不会伤害到自己,很多水兵并不知道答案,只是单纯的害怕和恐惧。 忽然,一个水兵不小心开了一枪,他的开枪顿时引爆了第一舰队所有士兵的惶恐,因为害怕而集体对原来十几公里外的飞艇的攻击,这个距离别说机关炮打不中,就是主力炮也够不到啊。 “砰砰砰……” “突突突……” 长门号战列舰指挥塔上的第一舰队司令官铃木贯太郎顿时吃了一惊,怒问:“谁开枪?” “报告司令阁下,有士兵因为恐惧而开枪,从而引发了更多的士兵开枪,我想大家只是在排解恐惧的情绪而已。”多门号舰长左近司政三大佐在稍微了解之后说道。 “混蛋!”铃木贯太郎抱怨道,“让他们停止射击,大日本的子弹不是用来喂大海的。” “是。”左近司政三大佐道。 很快,日本第一舰队的士兵停止对空的射击,很多水兵通过这一阵的发泄,心中的恐惧小了许多。 司令官铃木贯太郎深知士兵们此时的心里,因此并未责难他们,的确,连一直以来自诩见多识广的他都被这种全新的作战模式惊得目瞪口呆了,更何况士兵呢? 作为日本海军的智囊,参谋长佐藤铁太郎坚定地说道:“未来的制海权,恐怕还要加上制空权啊。”在一旁,日本海军学校校长山本五十六的双眼精芒一闪,所有所思地看着天空之中的飞艇。 “报告。”参谋官跑来,“内阁紧急电报。” “说。”铃木贯太郎道。 “我海军不得与中国救援队发生武装冲突,立即撤回横须贺军港,令,严厉斥责横须贺军港司令加藤宽治,扣除薪水三个月以示惩戒。”参谋官读完,将电文小心翼翼地交到铃木贯太郎手中。 “这是第二封电报了。”铃木贯太郎自言自语道。 “是啊。”佐藤铁太郎说,“我估计不用十分钟,第三封电报就会发来,要不要打个赌?” “哈哈,不用理会。”铃木贯太郎说道,“我们要看一看中国的舰队,如果值得消灭,那么就不要犹豫了。如果不值一提,就教训教训一下。” “教训?”佐藤铁太郎笑问。 “包围他们。”铃木贯太郎哈哈大笑道。 “司令官阁下。”加藤宽治听出来,两人的意思是已经不想打了,顿时着急了,作为主战派他自然希望交战,这次他以观察员身份来到第一舰队目的就是想鼓噪铃木贯太郎对中国海军作战的。于是加藤宽治立即着急地说道:“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绝对不能放过。至于总理大臣,我想他作为政治家出身,是不能理解什么叫做战场决断权的。” 铃木贯太郎摸了摸自己的白胡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加藤宽治又说道:“这次袭击中国救援队,不是我们出发的目的吗?难道我们要放弃吗?司令官阁下,请不要犹豫了,胜利就在眼前,消灭支那最后一支海军的机会近在咫尺啊。” “呜呜呜……”天空之中飞艇的马达声更大了,中国人的飞艇前锋部队相聚日本第一舰队不过几公里的距离了。 “报告!总理大臣的第三封电报到了。”参谋官忙说道,“内容和前一封一模一样,只是加上了一句,摄政王殿下准备探望中国难民营。另有,英美法三国大使希望亚洲海面平静一下,并督促我国政府尽快事实《华盛顿海军条约》销毁军舰。” “混蛋!该死的白人。”加藤宽治气急道,一众海军军官在听到《华盛顿海军条约》之后也气急败坏,但是却又不敢说什么,因为《华盛顿海军条约》日本代表之一铃木贯太郎就是他们的司令官。 佐藤铁太郎看向铃木说道:“看来我们的清浦奎吾总理是害怕了。” 铃木贯太郎摇头道:“清浦总理大臣现在是因为遭受政友会的不断攻击狼狈不堪,如果现在发生中日冲突,我想清浦会更加狼狈吧。好吧,尽管我不喜欢这个顾问出身的家伙,可是他可是皇室的代表。” “打不打,都很难啊。”佐藤铁太郎叹了口气道。 “对于我们而言如此,对于中国人又何尝不是?我想他们现在正在写遗书吧?”铃木贯太郎说道。 “你准备怎么办?”佐藤铁太郎问。 铃木贯太郎举起望远镜凝视了一会儿远方,中国救援舰队十七艘军舰的身影远远地出现了,但是从吨位上来看实在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