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海军的屈辱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海军的屈辱

佐藤和铃木两人相视一看,不约而同哈哈大笑起来,用第一舰队来“教训”中国人却发现中国的舰队居然这么……小,日本第一舰队甚至直接撞过去就可以碾碎他们了。难道这就是中国海军的全部力量了吗?是的,恐怕是的,根据情报显示,这次中国海军为了救回被朝鲜人迫害的华侨,的确是倾巢而出了。 铃木贯太郎道:“下令,舰队强占t字头,我们吓唬吓唬中国人,让他们以后再也不敢走出二十海里外,让他们看到日本海军就害怕。” 随后日本军舰大炮竖了起来,那粗大的炮口对准了中国救援舰队。很快,中日军舰相聚不过几海里的距离了,甚至双方可以看清楚对面指挥塔上的指挥官,铃木贯太郎站在长门号指挥塔上向对面中舰的旗舰老人星号指挥塔望去,正巧遇见了刘冠雄望向他。 两人的眼神似乎交流了一下,中国舰队炮口对准日本舰队,但是并没有开炮。 “司令,他们已经枪战t字头了,我们……”老人星号舰长刘耀星急着对刘冠雄说道。尽管中国救援队早早地发现了日本舰队,但是刘冠雄却没有摆出战斗姿态,也没有抢占t字头。刘冠雄认为,抢占t字头这种战斗姿势毫无疑问是一种自杀的行为,因为一旦交战,中国海军必定付之一炬——尽管王茂如可以借此来实现军国化道路。但作为海军总长,刘冠雄非常私心地希望中国海军得以保留。 中国海军上下也充满着矛盾。刘冠雄甚至看到了这次如果中日爆发海战,他刘冠雄死后进忠烈祠,但是如果没有爆发战争。他刘冠雄的军事生涯就此结束了。他不怕死,他怕的是海军最后一滴血流尽。 “大总统,你能牺牲海军,我却不能啊。因为你是政客,而我是军人,抱歉,我要违背你的命令了。”刘冠雄心中说道。他瞪起眼睛坚决地说:“不要动,要抢的话我们早就抢了,我军早于敌人发现——但是有什么用呢。我们舰队的总吨位不如敌方六分之一。甲午海战之后中国东海已经是日本领海,我们现在在日本领海内啊。”实际上看到对方军舰之后,刘冠雄也明白了,战前所有的准备。在两军相遇的时候都是枉然。技术兵种海军并不是勇气可嘉就能弥补双方的差距的。同时刘冠雄心中也苦闷,情报部门的情报有误,那不是之比中国海军大一点点的日本海军第四舰队,那瑶瑶飘扬的海军军旗上明明写着大日本帝国海军第一舰队…… “那我们就自杀吗?”刘耀星双眼失神地说。 “我死魂归忠烈祠,我亡唤醒国人心。”刘冠雄淡淡地说道。 “唉。”指挥塔内中官们心中一阵悲哀,中国的东海,如今居然是日本的领海,甲午海战带给中国的屈辱已然笼罩在中国人头上二十余年了。甲午海战对中国最大的影响并不是赔款。而是从此之外,中国的领海成了日本的领海。中国的渔船甚至不敢远海捕捞,中国剩余的军舰只能在长江中游弋。 此时日本海军第一舰队已经强占t字头完毕,只等着铃木贯太郎下令开火,彼时中国海军将付之一炬全军覆没。 但是日本海军也没有开炮,双方大炮对大炮对峙起来,气氛紧张异常。日本海军打出旗语来:“这里是日本领海,你们必须撤回中国,否则将是对大日本帝国的宣战。” 主力战列舰复仇者号立即回复了旗语:“我救援舰队已经得到日本政府的允许,前往长崎军港海面,接走华人。” 日本海军的旗语说:“我舰队并没有接到国内的指令,按照海军条令,你部必须撤退。” 复仇者号中国海警用旗语回答说:“贵国政府是用全世界通电形式发布,贵部不可能没有接到,你们在违背你们政府和天皇的和平热爱的意志,某些军中军官妄图成为幕府将军,继续控制日本天皇和日本国。” 中国人的回复顿时引得日本战舰上的日本海军军官和水兵们一阵骚动,由于海军旗语是必学的一门课程,因此中国人的话很多日本海军都看得懂。尤其是幕府将军和控制天皇和日本国这句话,极大地打击了日本第一舰队的士气。 “中国人,狡猾狡猾地干活。”铃木贯太郎捋着下巴上的一撮小白胡子说道,“不过海军不是嘴炮厉害就能取胜的地方,海军比任何兵种都团结,我们不是那些勾心斗角的陆军。” 日本海军说道:“我部没有接到电报,请立即返回中国,否则将是对日本海军宣战!” 中国方面回应道:“日本海军不单单对中国救援队宣战,还是对日本天皇的命令置若罔闻,并破坏世界和平。请贵部让开道路!” 此时,在天空之中,负责此次三百一十八艘飞艇指挥的陆航次长厉汝燕下令飞艇减速盘旋在日本战列舰上空,立即下令全部飞艇打开投弹仓做投弹准备——七十几艘飞艇立即打开位于飞艇的腹部,露出黑洞洞的投弹仓——但是里面并没有炸弹,他们是来救援的,并不是来打仗的,而且从一千米的高空向下投掷炸弹炸战列舰,这仅仅是一个威胁而已。 厉汝燕只能用吓唬人的方式来帮助中国救援舰队了,他知道,他们要给轰炸机争取时间,同时他更加知道,眼前的这支舰队绝对不是情报中传说的日本第四舰队,因为对方旗舰那庞然大物长门号显然并不是情报之中,比老人星号大一点而已的鹿岛号战列舰。 情报有误,情报有误,厉汝燕惊讶道,他看了看下面对峙的中日双方海军舰只,心中默默地说,海军兄弟们,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情报有误啊!日本第一舰队指挥塔内,所有指挥官也同时惊呼起来,因为投弹舱门打开的举动,让日本第一舰队司令官铃木贯太郎大吃一惊,他和佐藤铁太郎面面相觑,惊呼:“难道中国人的飞艇携带炸弹来的?他们给我们来了一次反袭击?” 尽管这时候日本海军学校校长山本五十六极力主张冒险进攻,他认为中国人绝对不会携带三百多艘飞艇的弹药来到这里,他们是来救人,不是来战斗的。可是铃木贯太郎和佐藤铁太郎都是那种非常小心谨慎的人,属于保守派,于是否决了山本五十六的大胆冒险。此时就连一直态度强硬的加藤宽治也不确定了,万一这是中国人的计策,那么让日本人放心和骄傲的日本第一舰队就要遭受重创了。 在出发之前,日本海军部的决定就是教训中国舰队,但是“教训”这个词是非常含糊不清的,日本海军部也没有具体决定下来,到底是消灭还是不消灭中国救援队。日本海军部海军大臣村上格一是并不支持消灭中国救援队,可是海军中下级军官却纷纷要求对中国救援队进行打击,以加藤宽治为代表的军中强硬派希望日本海军不要顾及什么国际声望,国际声望这么虚无缥缈的东西哪里有消灭中国唯一海上力量来的实惠。 然而美国人和英国人对日本海军时刻警惕着,在《华盛顿海军条约》中对日本时刻进行着压制。袭击中国的救援舰队,不过是消灭了原本计划中的幼小的敌人,但是给日本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很大,他们将在国际上背负骂名,同时面对已经统一的中国的怒火。这恶名说起来,利用之后才有用,英美两个本来就为了谨防日本海军做大,因此海军大臣村上格一认为,消灭中国救援舰队,只会让英美两个国家加速制裁日本海军,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重振经济。 不过加藤宽治却力主消灭敌人与萌芽之中才是万全之策,加藤宽治的背后站着海军参谋长佐藤铁太郎,所以佐藤的意见就显得格外重要。也正是佐藤经过思考之后建议第一舰队出海训练“伺机而动”,才促使第一舰队走出横须贺军港。 经过了短暂的犹豫和紧张的对峙之后,铃木贯太郎终于还是决定听从内阁的决定,不在此时对中国袭击。对于中国的救援舰队,日本海军非常有信心只需要三轮炮火齐射,中国这仅存的一点点海军力量就会灰飞烟灭。所以铃木贯太郎有理由相信,对面的中国海军双眼通红,抱着必死的决心,而他们只是日本海军盘子里的菜而已,日本人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 佐藤铁太郎一贯的保持着未知可否的暧昧态度,也挽救了中国十七艘军舰的数百人的性命。 日本海军第一舰队这才向中国救援舰队打出旗语:“我部将护送你们抵达长崎军港。” 当然,天空之中的大规模飞艇给日本人的威胁还是起到了一定的心理因素,厉汝燕的决断带给了救援舰队好运。 日本人开始重视起中的空军了,尤其是飞艇,因为这次的遮天蔽日让日本人忽然有所顿悟,未来战争或许还可以有其他模式。尤其是日本海军大学校长山本五十六,他是日本海军之中难得的力挺海上飞机的军官,天空之中的飞艇给了他极大的震撼的同时,也在提醒他,中国人远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 因此,这次海上对峙,给中国人带来的好运坏运各半,好运是保住了海军的最后一滴血肉,坏运就是间接迫使日本人加速建设航空母舰计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