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我们回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我们回家

“日本人服软了?” 抱着必死的决心的中国舰队官兵们心中顿时一阵庆幸和欢呼,仿佛他们打赢了一场海战一样,弱小的舰队遇到世家第三海军力量的主力舰队,居然没有被杀,还真是幸运之中的幸运。 就在日本舰队一分为二,左右挟持中国救援舰队的时候,天空之中再一次传来了响声,日本舰队军官们看了过去,赫然见到四十架飞机飞来。 “那是……中国人的飞机?”佐藤铁太郎和铃木贯太郎惊讶地说道,他们的惊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他们知道,现在距离中的威海军港有接近四十海里的距离,而日本水上飞机的航程才十五海里,中国人的飞机居然能达到四十海里? 早知道中国人重视飞机,没想到他们这么重视飞机。 此次,日本人了解到了中国人的战略意图了,以陆航来取代舰船的作用,大航程飞机,携带足够多的炸弹,就是中国人的海防计划啊。 佐藤和铃木两个老狐狸对视一眼,顿时理解了中国人的海防政策,心中立即盘算起来对策,不约而同地说道:“这次的对峙,带给日本海军部无比重要的信息啊,我们倒是要感谢黑龙会的那些暴徒了,如果不是他们迫害华人,恐怕日本海军部一直以来都以为中国人已经放弃了海防。” 四十驾飞机在巡视一圈之后,发现中日海军并没有发生交战。在中国战舰上空盘算了四圈之后,便返回中国大陆了。 只是护送说起来好听,实际上日本第一舰队将中国救援队包围起来。久仰押送俘虏一样,并且要求中舰的大炮不得对准日本军舰。这引起了中国海军士兵的不满,日本人的大炮对着我们,我们的大炮却不能对准他们…… 海军总长刘冠雄再一次坚决地要求十七艘军舰大炮向前,不得对准日本军舰,不得挑衅,不得与日本人发生冲突。 一个性格刚烈的山东籍中国海军士兵赵四海立即要求面见刘冠雄。遭到了海军军官的拒绝,赵四海于是跑到复仇者号战列舰的船头,高呼着“中国海军不可辱”的口号。跳海自尽以示中国人的血性。 刘冠雄在老人星号指挥塔中眼睁睁看到这名海军士兵以血自荐的行为,双眼泛着泪光,指挥塔内军官们纷纷沉默不语,刘冠雄知道。他们心中也怨恨自己。他看着那湛蓝的海面,神色平静,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出海了。 “执行命令,调转炮头,不得对准日本军舰。”最终,为了保留海军最后一点骨血,刘冠雄决定做这个“软骨头”。 在极度的屈辱之中,十七艘中舰和身后的三百艘民船组成的救援舰队向日本徐徐驶去。很多中国海军士兵将这一天当做海军耻辱日。而对海军来说更大的震动则是下级士兵的不满导致海警总部正式升级为海军部,并有许多海军高层被替换。以平息海军士兵们的不满和怒火。 刘冠雄,前北洋水师靖远号帮带,甲午海战中在旗舰定远号伤损后建议靖远号管带叶祖圭升起指挥旗,并成功使得北洋水师转危为安,重创日旗舰比睿号巡洋舰,成为甲午海战中为数不多的亮点,并指挥靖远号参加威海海战,最终靖远号被击沉。 可以说,在十七艘战舰组成的救援队中,对日本仇恨最深的,就要数这位历经了甲午海战的海军总长了,只可惜他的屈辱和负重并不能被水兵们理解,甚至被骂为软骨头。 两天之后中国救援舰队在日本第一舰队的监视和引导下,终于抵达了长崎军港,但根据日本政府的要求,中舰和民船只能停留在海上,由日本人将华人从岸边送到中国人的船上。日本第一舰队船坚炮利的威胁下,中国人不得不答应下来。 同时,中国人庞大的飞艇部队还是将长崎市民吓得够呛,在长崎港停泊的其他国家客轮和船只也被那遮天蔽日一般的三百多艘飞艇吓了一跳,尼玛中国人什么时候玩起这种高科技产品了?这是中国人的吗?这真的是中国人的? 关于飞艇部队上岸的问题,日本长崎军港的司令官为了防止民心骚乱,严词拒绝了中国人的停靠要求。不得已,厉汝燕只好下令飞艇低空盘旋,在与救援总指挥刘冠雄商议之后,飞艇部队将与首批二十艘救援民船返回威海港。 此时在长崎的华人难民营中,两百多华人忍受着饥饿和寒冷,更让他们不安的是周围日本人的眼神,像是随时随刻都会袭击他们一样。 一个肮脏的女孩蹲坐在一堆烂菜叶里,在听到其他华人难民奔走相告,大总统派军舰来解救他们来了的时候,一下子忍不住嘤嘤地哭了起来。她的头发剪得很短,脸上涂着粪便泥巴,极为重视贞洁的中国女孩便是依靠着这种“自残”的方式躲过了日本浪人的迫害。她的父亲和母亲以及两个弟弟走散了,不知道被安置在哪个难民营中,她的姐姐遭到几个日本浪人的强暴之后疯掉了,结果又遭到了几个韩国人的强暴之后又给杀害了,作为日本人的狗腿子,他们是不会在乎中国人的感受的。这些韩国人的逻辑非常强大,我们是亡国奴,我们是被胁迫的,所以我们做什么都是日本人的错,所以我们更加肆无忌惮,所以我们要用伤害别人的方式来释放我们内心的压抑。 华人们奔走相告,一个个手牵着手彼此扶持着,忽然,他们看到了远方天空数百黑色漂浮物,一个个目瞪口呆了。 那是什么?那是咱们的天兵天将来了吗? 近了一些了,更近一些了,那是……飞艇! 第一艘飞艇的蒙皮上清晰地刷出现了中华五色旗的标志,这表明表明了那是中国人的飞艇,我们的祖国没有忘记我们。 “我们的人来了,我们的人来啦!” 更多的人此时哭得瘫软到底,在海外的华人在早到迫害之后,心中仅存的希望就是见到祖国的力量,现在,祖国的力量正在远处。 “现在,一个个排队,除了贴身衣物,不得带走任何物品,行李什么的要留下来。”日本警察这个时候跑过来,安排秩序地说道。 “排好队伍,跟我们走过去。”一个骑马的日本军官说道,并要求中国人甚至连食物都不得携带,就像是古代的奴隶一样,排整一条线,跟随着骑马的军官从难民营中走出来。两侧三十多名水兵和二十几名警察押送,中国人就像是蚂蚁一样低着头穿过长崎街道。 路上,这两百多难民经历着日本人的谩骂和嘲笑,他们低着头,他们知道前方,海边,就是自由,那里是祖国的救援人员。 忽然,路边冲过来一个穿日本服装的人,一面跑一面脱光了衣服操着广东话说道:“叼你老母,老子要回国了,再也不装狗日的了。” “鸡仔?”队伍中的两个年轻人看到光着身子跑进来的年轻人大喜道,“你没死?” “老子没死,老子活着,老子活的好好,老子活得好……呜呜呜……”叫仔的广东仔趴在那两人身上痛哭流泪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老子……不装日本人了,老子,老子要做堂堂正正中国人!” 走了大约一个小时,这些衣不遮体的华人终于来到了港口,三艘日本轮船靠在码头上,几个穿着天蓝色军装,白色衬衫陪着黑色领带,头戴贝雷帽,贝雷帽中间是五色星标志的海军军官站在船旁。他们的身高明显比周围的其他人高上一头或者更高,这些军官双眼充满着仇恨和不甘,抬起下巴骄傲地站在船边,他们没有携带武器,唯一可以算得上武器的就是手中用铁皮卷起来的简易喇叭。他们腰间扎好了武装带,格外精神抖擞,站在这一群水兵之中,显得如此鹤立鸡群。 见到三百多华人难民拖拖拉拉地走进之后,那几个高个子海军军官立即敬礼,倒是吓了这些百姓一跳,一个个赶紧低头不看这些当兵的。他们误以为这些人是日本军官,他们害怕这些人再一次对自己伤害,他们心里充满着恐惧和不安,以至于普通的军礼都能吓到他们。 “同胞们,你们好。”敬礼的高个子军官们忽然说话了,声音洪亮悠长。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说的是汉语,说的是汉语官话,带有福建口音或者山东口音的汉语官话。 华人难民呆住了,熟悉的祖国的声音一下子让他们有些难以适应,那些低着头的人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仔细凝视着这些人,当他们看清楚这些军官的特征——中华五色星帽徽、中国国防军军礼服尉级军官以下配备的贝雷帽、高出周围日本水兵一个脑袋的身高、黑色领带、山东或者福建口音——他们是中人! 顿时,华人难民们一阵感动,继而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有的控制不住的甚至嚎啕大哭起来。 “同胞们,有序上船,我们回家。” “我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