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我们踩着祖国的土地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我们踩着祖国的土地

王茂如大笑,送走方宏信之后,内务总长王永江与次长常如九来了,王茂如对他们的要求就是,建立完整的警察体系。常如九在这方面很有经验,当初王茂如在呼伦贝尔做总管的时候就建立了一套比较适合当地的完整警察系统。他立即要求将当初在呼伦贝尔制定的警察体系移用到全国,进行推广。 但是对于情报机构和特务机构,王茂如坚持不受警察部门管辖,而知直属于总统府直接管辖,王茂如的理由就是,因为警察部门接触到普通民众比较多,因此警民矛盾就不可能少。即使再小的警民矛盾,乘以4亿民众总数,也将是庞大的活火山。而如果警察部门管理国家安全的特务机构的话,势必会让民众将矛盾转移到国家与政府,认为自己生活在特务横行的国家——明代的东厂西厂以及锦衣卫就让民众人心惶惶了。 五天之后,王茂如又要马不停蹄地前往威海,第一批被解救华人难民乘坐飞艇返航了。从航程来算,距离日本最近的城市并不是威海,而是上海,但是威海距离北京较近,并且中国海军基地就在威海。 民国十三年,四月一日,西方人称之为愚人节,中国人却没有这个习惯,但是大家从广播之中听到了一个消息,今天是在日本遭到迫害的华人同胞返回的日子。经过了数十天的辗转,首批一千六百三十四名华人同胞终于乘坐飞艇返回了祖国。 为了迎接他们,威海周围的几十亩农田被买下来。迅速铲平建成了临时的飞艇降落基地。 一直到下午三点钟,大家终于盼到了飞艇大队的返航,在威海海军基地的十架飞机的迎接下。三百一十八艘飞艇安全返航。而在此时,飞艇上的油料几乎耗尽,更多的时候大家甚至在依靠着风力来飞翔,也幸亏了这个季节开始由西北风转向东风,即便如此,还是比预计的时间要延后了两天才返回威海港。 王茂如率领民国政府主要官员们都在下面等待着,那一艘艘飞艇终于缓缓落下。早就听到这些人甚至衣服都只有单薄的几件,而为了减轻返回时的重量,他们甚至在爬上飞艇之前将自己全身携带的所有物品都扔了下去。国防军的士兵们早就准备好了热包子。胡辣汤,风衣,袜子,皮鞋。甚至帽子都准备好了。 飞艇刚刚降落之后。国防军士兵们立即端着衣服和食物跑了过去,舱门一打开,华人难民看到的第一眼就是热情的国防军士兵们端着衣物粮食,脸上带着和煦的消融,说道:“同胞们,先吃点,穿厚点,这里比日本冷。别冻着。” 下了飞艇的难民们顿时嚎啕大哭起来,这才是同胞啊。这才是血浓于水的感情啊。 飞艇不断的降落,差不多每一艘飞艇都有六七个人,最终汇聚在一起,王茂如带着政府官员走了过去,他的身边是年轻英俊的国务总理顾维钧、老而弥坚的国防总长萨镇冰、性格鲜明的外交总长陈毅、国会参议院议长师少阳、国会众议院议长刘恩格、中国最高院官人称袁瘸子的袁克定以及中华慈善总会代表朱淞筠。 难民们得知大总统亲自来探望之后,也激动地汇聚了过来,在国防军士兵以及国统局的特工保护下,在宪兵的维持下,王茂如等一行人一面走过去,一面对华人难民进行慰问。当然,古往今来这种慰问的作秀成分肯定大于实际体现,领导问一声好能代表什么呢?能让死去的人复活,还是能让遭受灾难的人忘记过去? 但这是在表明,中国政府绝对不会忘记难民的,绝不会放弃在海外的华人难民,也觉会不会让海外的华人白白承受痛苦的。 王茂如握住了一个老人的手,歉意地说道:“对不起,老伯,我们的行动太迟缓了。” 老伯泣不成声地说道:“不要紧,不要紧,大总统,我谢谢你,要不是你派人来救我们,我们一家六口肯定全都死了。我谢谢你啊,我给你磕头了。”说着老伯便要跪下来,他的亲人们也赶紧跪在地上磕头。 王茂如立即拦住了他,并对近卫说:“别让大家跪着。”近卫们赶紧扶起来难民们,但是更多的人却跪在地上高呼感谢。 王茂如无奈地回头与顾维钧、萨镇冰等人苦笑了一下,他看到一旁有一辆汽车,便走过去,三两步登上了这辆汽车的车前盖。他站在车盖上,大声喊道:“大家站起来,不要给我下跪,也不要给别人下跪。我们中国人的膝盖将来只跪天地苍生,跪父母祖宗,另外就是夫妻对拜,你们跪我算是什么事儿?起来吧,起来吧,救你们的不是我王茂如,而是中国,是全中国的人都在齐心协力地救你们啊。” 近卫们吓坏了,万一这时候有人用枪刺杀王茂如怎么办?乌热松连忙劝说:“大总统,太危险了,您下来再说,要不然我们上去。” 王茂如摇了摇头,示意无碍,他操着洪亮的嗓门说道:“同胞们,回家了!你们现在到家了!你们再也不用害怕身边有陌生的语言,身边为危险的声音,身边有随时随刻要你命,要你财产的人,你们脚下踩着的是祖国的土地。”他的声音传到遥远的远方,引起了难民的共鸣,他又说道:“我知道,你们现在一无所有,你们回来的时候除了一条命,什么都没有。但是请你们记住,只要我们的命在,我们的未来就在。中华民族从来不是一个每天回忆过去的种族,中华民族是一个对未来充满着希望并为之努力奋斗的民族。现在,全国人民都在给你们捐款,希望你们回到国内之后能够有更好的生活。我知道,让你们忘记过去很难,可是请你们相信,你们的未来更加幸福。同胞们,你们如果在国内有亲人,希望投奔亲人,可以向救援人员提出申请,国家会发放给你们路费和一切,如果找不到亲戚,那么就重新开始。我们重新开始,重新面对生活,我相信,你们在海外能够创造出奇迹,在国内一定会活的更好。” 难民们热泪盈眶,久久不肯离去,王茂如等人继续巡视难民慰问一番之后,当天晚上又与难民代表进行了短暂对话,安抚他们。随后,王茂如返回了首都,由他的夫人中华慈善总会代表朱淞筠女士继续帮助难民。 难民们知道了原来朱淞筠女士是大总统王茂如的夫人,对她的态度前所未有的恭敬,一些记者将朱淞筠帮助难民,抱着一个两岁的难民的小孩落泪的照片拍摄下来,随后刊印在报纸上。一时之间,朱淞筠名声大噪,隐约有“国母”的态势。 第二批难民大约有七百多人,由两艘海军舰船护送,乘坐民船返回抵达上海港。第三批难民和第四批难民由日本东京出发,分别由老人星号与复仇者号护航返回威海港。 海军全部返回中国之后,由于海军舰队在黄海遭受日本第一舰队的侮辱,部分下级海军军官直接向国防部提出抗议,并且要求罢免彼时舰队指挥官刘冠雄。海军受辱归咎海警总长刘冠雄一事,从另一方面反映出了中国海军的内部矛盾,即清末中国两大海军军校马尾军校毕业生与威海军校毕业生的权力争夺,夹在中间的刘冠雄自然成为了出气筒。 中国最早的海军军校自然是马尾船政学堂(又称为马尾军校),他是在1866年,由清末船政大臣沈葆桢主持修建,作为第一所中国海军的军校,马尾船政学堂被称之为海军的摇篮,南洋水师与北洋水师军官都是毕业于此。 威海水师学堂是由萨镇冰主持建造,在甲午海战之后,为了培养合格的舰长为设立。而随着马尾海军学校因战火损毁,威海海军军校成为了民国海军的新摇篮。海警参谋长沈鸿烈就毕业于此。而在沈鸿烈主持创立东北水警总队的时候,他启用了大量的同学担任海军要职。后王茂如创建国防军,将民国海军和东北水警总队合并成为中国海警总部,赫然出现先了一种畸形的海警总部官僚体系。 担任舰长的多是一些富裕舰船指挥经验的四十几岁的马尾军校学长们,而在海警总部任要职的则是年轻的三十几岁的威海军校毕业的学弟们,在讲求资历的军队体系内部,年轻人指挥老人肯定有诸多矛盾,这也给这次海军爆发不满买下了隐患。 王茂如在了解了实际情况之后,与国防部长萨镇冰商讨解决的办法,萨镇冰苦笑道:“若是我在海警总部,一切……” 王茂如只好苦笑,这种内部权力斗争他也无能为力了,他不是神仙,他没有振臂一挥所有人跟一头猪一样只知道听话没有自己的私心。同时,王茂如对刘冠雄没有执行自己的要求,与日本舰队一决死战内心也有诸多不满。 看来,让刘冠雄离开海军,是唯一平息众人怒火和王茂如个人怒火的唯一方式了,刘冠雄似乎也早就知道自己的下场,回国之后主动向国防部递交了辞职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