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女皇和公主的到来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女皇和公主的到来

心情大好的王茂如对张奎安说今天休息一下,不需要那么辛苦了,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国务院各部长,也让大家放松一下心情。王茂如又回到了讲台上,休息时间才过了十分钟,还有五分钟才上课,学生们见到老师王茂如已经坐在讲台旁,赶紧坐好不敢说话了。 王茂如还沉浸在日本战败东西伯利亚的喜悦之中,忽然觉得吵杂的课堂安静下来了,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大笑不已,看来学生们倒也是知趣。 大家一下子都不说话了,教室里安静的尴尬,一个戴眼镜的学生恭敬地站起来鞠躬说道:“秀盛老师,您开始讲吧,我们都休息好了。” “不急,不急。”王茂如喝了一口茶水,说道:“还有五分钟,我们要守时嘛。对了,我们趁着这五分钟聊一聊你们的生活吧。”他望着那戴眼镜的男同学问道:“你叫什么,同学?是班长吗?” “我叫方世存,秀盛老师,是班长。”那男同学激动地说道。 “方同学今年多大?”王茂如问。 “今年十九。”方世存忙道。 “十九岁考入北大,真了不得。”王茂如心中佩服道,自己十九岁也正在才在二本师范大学读大二,考什么北大清华,那简直就是做梦一般,“你是一年级还是二年级,这里都是你的学长吧?” 方世存不好意思地笑道:“秀盛老师,我……还有半年就毕业了。我十六岁考入北大的。”说起来好像是在自己夸自己一样,也难怪他面红耳赤的。 王茂如吃惊地说:“十六岁考入北大,你读的是什么专业啊?” “北大外语系。师从辜鸿铭先生。”提到自己的恩师,方世存倒是很骄傲,尽管辜鸿铭是属于复辟派的,但是他的学文却没有人能够诋毁得了。 王茂如点头道:“你这样的人才,配得上辜鸿铭的弟子。我对他也熟悉的很,上次他在我家门口抗议,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出门了。对了。这老头脾气不是很好,你没少受气吧?” 众学生哈哈大笑起来,方世存忙道:“老师最近生病了。准备不再教书了。” 王茂如叹道:“他是个天才,天才啊。对了,他会十几种语言,你会几种?” “学生愚笨。不及老师。我只懂得五种外语。”方世存道。 “是哪五种?”王茂如问。 “英语,法语,日语,德语,拉丁语。”方世存说。 王茂如拍起巴掌不禁点头赞道:“早听说北大卧虎藏龙,今日一见果真非同凡响啊。” “比方世存聪明智慧者,北大如梧桐落叶一般,方世存倒是给学校丢脸了。”方世存忙自谦道。 王茂如笑着点了点头。看看时间到点了,便放下茶杯。继续讲课。 他说道:“刚刚讲到了成为大国的几个因素,讲到了第三点,人口因素。接下来我讲第四点啊,经济因素,作为一个大国,一定要具有强大的经济能力。那么现阶段的中国算不算是大国呢,我认为不算,我们现在是国大而已,并不是大国。因为我们满足了前三点,却没有满足第四点,那就是强大的经济能力。我们穷啊,我们去年的财政收入在全世界排名三十几位,这其中固然有我国税率低的原因,但是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我国工业水平落后。英国一天可以生产处一千辆自行车,我们中国一天只能生产两百辆自行车,这就是差距啊。钱这个东西,尽管自古以来文人墨客都将其视为粪土,但是这粪土却有极大的用处。庚子赔款,需要钱吧,军队购买枪支弹药,需要钱吧,我们的口粮,也需要钱吧。所以,如果一个国家要强大,要成为大国,必须首先让经济崛起,只有经济崛起的国家,才有军事政治崛起的基础……” 王茂如口水横飞讲了两个小时之后,又给同学留了一道作业,那便是中国想要成为大国,要如何入手,要求两千字以内言简意赅言之有物,王茂如倒是喜欢学生们的“书生意见”,至少学生们能够感同身受自己是这个国家的主人,而不是觉得自己和这个国家毫无关系。 学生们顿时热烈讨论起来,有的说要先发展农业,有的说要先发展商业,有的说要先发展军事,有的说要首先完善政治体系等等,北大历来学风注重国家命运,这也铸就了北大的国家情怀和精神。 讲课完毕之后王茂如回到了燕京大道的家中,今天总统休息日,回到家才是真正的休息时间。但是回到尚武将军府之后,王茂如也被一件闹心事给缠住了,塔季扬娜公主与前女沙皇萨卡琳娜联袂等待王茂如一天了,直到这时候王茂如才回来。 府上的人都知道塔季扬娜是王茂如的情人,两家就在隔壁而且院子联通,府上的人没有拿塔季扬娜当做外人,丫鬟仆人见到塔季扬娜都叫一声少奶奶。 王茂如看到塔季扬娜倒是很高兴,但是看到前女沙皇萨卡琳娜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每一次看到她,她总会提出很多要求,而这些要求自己根本不可能答应。例如帮助她进攻远东实现沙俄复国,或者向中国购买一座岛屿,在中国周边的海岛上建立新俄罗斯帝国。开什么玩笑,王茂如要是把岛屿卖给白俄,必定会成为中国历史上的最大卖国贼之一了。中国自古以来只有被抢走的领土,没有被卖走的领土,沙俄将阿拉斯加卖给了美国人,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笑柄的教训犹在。 “你们这是……”王茂如笑着坐在沙发上,“王鹏,她们喜欢奶茶,就是煮好甜茶之后添加牛奶调和,两杯。” “遮。”王鹏赶紧下去。 “不用麻烦了。”萨卡琳娜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语说道,“我们有一件事要对你说。” 王茂如点了点头,看向她们,心中盘算她们找自己的目的。萨卡琳娜看了看塔季扬娜公主,公主低下了头,她心中一阵气馁,只好自己继续做坏人了。萨卡琳娜知道塔季扬娜的性格,塔季扬娜就是个腼腆的文艺家,温室的花朵,如果可以选择,她更适合做一名钢琴老师而不是一个复国的公主。 于是,性格强硬的萨卡丽娜代表说道:“王,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俄罗斯人?” “什么?”王茂如问。 “强制俄罗斯人汉化,”萨卡琳娜问,“为什么只针对俄罗斯人?” 王茂如早就猜到了她的问题,笑着回答说道:“请不要担忧和多疑,女皇陛下。这一次不是针对俄罗斯人,而是针对在中国生活的所有人。汉、满、蒙、回、藏、畏、塔、白、瑶三十七个民族的四亿五千万人。西方的警察制度起初也不被人接受,全世界人都以为警察是监视人民的工具,可是现在呢,全世界都在实行警察制度。也许你们只看到了自己,却没看到其实其他民族也正在经历中华文化规范化的调整,这是一场中国文明的大洗礼,你们只不过机缘凑巧正在其中而已。这是一种新文化运动,这是一个大时代的开始……” “等一等。”萨卡琳娜严肃地说道,“我知道你口才雄辩,但是我今天不是来和你狡辩的。我只看到了你在准备运用强硬的手段同化俄罗斯人,让居住在中国的俄罗斯族消去所有的民族独立性。你是在消灭俄罗斯族,这是一种文化灭绝,你知道吗?你口口声声说是什么新文化,可是你这样的做法确实在迫使中国境内多元化文明消失,只出现一种文明和文化,你会让很多文明从此之后消失于历史长河之中。” “你说得对。”王茂如点了点头,承认说:“我就是这样想的。” “你……”萨卡琳娜气结,“你这是在裸地扼杀丰富的文明。” 王茂如的笑突然停止了了,表情严肃认真的说道:“你说的不对,我只是在扼杀其他顽固的拒绝融入中华文明的异种文明。你知道中国人是怎么来的吗?中国人这个概念或者汉族这个概念,并不像是你们欧洲人传统意义上的血缘种族,中国从华夏部落开始就一直在混血,一直到现在。我们是一个文化种族,是中华文明的魅力,让进入中国的各族人最终融为汉族。所以,中国最强大的武器就是中华文化,它杀人于无形,曾经的满清贵族,如今有几个会说满语?自从康熙之后,满清旗人已经全部改说汉话,这就足以证明我们用文化征服了所有进入中国的种族,使得一切外来种族都成为汉族人,中国人。我只是在扼杀其他顽固的拒绝融入中华文明的文化,因为在中国只需要中华文明就足够了。如果保留其他文明,难免在我百年之后有敌人蓄意挑拨,分裂中国。我不能冒这个险,我不会把将来出现分裂国家的危险留给后人,我宁可自己手上沾满鲜血,也要让国家长治久安。女皇陛下,您只是恰逢处在这个大时代而已,并不是我要针对俄罗斯人,请不要担心,也不要多疑。” 萨卡琳娜立即说道:“可是如果你这样同化俄罗斯人,他们几年之后就再也不想复国了,你答应过我们俄罗斯人要帮助我们复国,你曾经答应过帮助沙皇俄国建立一个新的国家的,难道你都忘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