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定策东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零六章 定策东北

第一百零六章定策东北 王茂如摇头苦笑道:“张老哥,你这是夸我有本事,还是埋汰我少年老成长得老啊?小弟看面相难道看上去像是四五十岁的人吗?小弟可是十天前刚娶了两个小老婆啊。” “哈哈哈,秀盛老弟,我说错了,来来来,咱俩干一杯,走一个。”张作霖举杯道,两人痛快地喝了一通,聊了一会儿。说起来,在北方,酒文化源远流长,而这种文化体现的极致就是东北地区。更有无酒不成事的说法,朋友聊天,结交友人,办事托人,升职加薪等等等等,不在酒桌上根本不成事。 当然,该办不到的事儿,即便是上了酒桌,也办不到,只是酒jing的刺激下,或许成功的几率会增加而已。尤其是东北严寒酷冷,几个男人凑在一起,喝喝小酒,聊聊天,也便比其他地方更加注重酒文化了。(因此一些南方人来到东北,非常不习惯这里的习惯和思维,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粗犷式的直来直去,容易成事,也容易砸事。) 王茂如喝了几口酒,道:“狗ri的,这酒真烈啊。”又道:“张老哥,我这喝多了酒嘴里就没把门的,胡咧咧,你别怪我不斯文啊。” “哈哈哈,你说话掉书袋老子还听不下去呢,都是兄弟,来,再来一万。”又干掉一碗之后,张作霖摸着光头说,道:“兄弟这次北上戍边,我做大哥的有些事情可要提醒你一下,不知道兄弟你能不能听。” 王茂如忙正sè,道:“大哥你说尽说。” “你要小心俄国人。”张作霖神sè凌厉起来,道,“至于巴布扎布那些蒙匪不足为虑,都是跳梁小丑,真正让人头疼的是俄国人。我几次三番带队清剿巴布扎布和蒙匪都不能清剿干净,甚至追击到了甘珠寺一带,都让他们逃了,这都是因为俄国人碍事儿。尤其是中东铁路,他们带队跑进中东铁路之后,咱们的兄弟就不能进去剿匪,真他妈的!提到老毛子,老哥哥我恨得牙痒痒。”说到生气的地方,张作霖一拳砸在桌子上,桌上的酒菜都撒了出来。 王茂如认真听完,点头说:“老毛子,迟早我们会把他们给赶出去!看来这呼伦贝尔第一敌人,是老毛子了。” 张作霖却摇头道:“俄国人固然可恶,可是你现在惹不得。” 王茂如皱了一下眉头,叹了口气,道:“老哥哥,我这也是气话,其实我也知道俄国人咱们如今惹不起。不过!”他声调变高,道:“给我两年时间,我就能不看俄国人脸sè!” “秀盛老弟何出此言?”张作霖忙问:“难道老毛子……” “老哥哥知不知道欧战?”王茂如端着酒碗问。 “知道一些,欧洲打得乱七八糟。”张作霖道。 王茂如与他对了一碗,一饮而尽放下酒碗拍手笑道:“对,就是这么一个道理,欧洲打得越乱,咱们越能得利。俄国人现在跟欧洲陆军第一强国德国干了起来,上个月,俄国对德国宣战并且迅速派兵攻进了俄国后方,没想到德国人反应迅速,立即调兵,消灭了五万俄队,并且在上个月月底又消灭了二十五万俄队,现在德队已经派兵进入俄国境内了。所以,俄国现在一定在集结兵力,准备反攻德国,要知道俄国有三分之一兵力在远东,他们一定会把远东的俄军调走。不过这倒不是说我们能惹得起俄国的原因,真正让我说俄国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几天的原因是德国人和ri本人共同策划了一场yin谋。” “什么yin谋?”张作霖忙问。 王茂如看看卫士们和众多手下,挥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他的手下都下去了,张作霖一看,心里明白,也挥手道:“你们也都下去,我单独跟秀盛老弟唠嗑,没我的吩咐谁都不准进来。” 等人走之后,王茂如才说道:“德国人和ri本人把列宁送到了俄国,这个列宁是俄国的布尔什维克党人,老哥哥知道什么是布尔什维克吗?”张作霖摇头,王茂如说道:“这布尔什维克就是指绝大多数贫民,他们的口号是平均土地,消灭地主,消灭官员,消灭买办,消灭所有有钱人,所有财富平均给穷人。所以他们极其富有煽动xing,在欧战之前,这个列宁就不断在俄国挑唆起义暴动,被俄皇通缉追杀,被德国皇帝保护起来了。这次把这个搅屎棍放回去,你说俄国的后院能安静下来吗?我估计,此战俄国必败无疑。俄国一败,必定陷入内战之中,这样一来德国获利,ri本人获利,哼哼,咱们中国未必不能获利。” 张作霖脑筋转动,叹道:“这下ri本人若是没了威胁了,老哥哥我的ri子就更难了。” 看他能想到ri本人方面,王茂如也说道:“大哥不必难过,ri本人现在还没那么大的野心,就算是有野心,也没那么大的能力,只要咱们关外的各个军队能团结起来,未必干不过小ri本。所以,咱们关外地区要有一个统一的人,统一号令,统一军队,这样不单能被拒俄国人,东拒ri本人,还能有实力一争天下。这样的人,就是咱们东北王。雨亭大哥,我看,你就是这个东北王。” 被王茂如一顿忽悠,再加上喝了点酒,张作霖顿时心情高兴起来,却嘴上谦虚道:“你小子净他妈胡咧咧,我哪能做东北王,在东北谁都比我强,二十八师师长冯德麟是我老大哥,东三省总督张锡銮,吉林将军孟恩远,这都比我有资历有能力,我还差得远啊。” 王茂如哈哈一笑,端起酒杯,道:“雨亭大哥,来,干了这一杯,能与你认识结交,是我王茂如一辈子最大的荣幸。你比他们强,在我看来,他们只是白驹过隙,能兴起一时,却没有帝王之志。哈哈哈哈……”喝掉之后,王茂如倒是醉了,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