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又一个女人离开王茂如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又一个女人离开王茂如

复国,又是复国,这个顽固的女人,一门心思想着都是沙皇俄国复国,今天来的目的还是复国而已。 王茂如心中轻蔑一笑,表情却是认真地点了点头,说:“是的,我答应过你,可是你太着急了,不是吗?我要等待苏俄犯错,现在他们全民一心,我们毫无机会。可是他们一定会犯错的,一定会的,你放心好了。” “我不放心。”萨卡琳娜瞠目而怒道,“你这是在拖延,你这是在耽误百万俄罗斯人的幸福。” 王茂如耸了一下肩膀,道:“随便你怎么说,权力在人民的脚下。” 萨卡琳娜气得一拍桌子,扭头就走了。 塔季扬娜尴尬地看着两个人吵架也插不上话,等到萨卡琳娜走后,塔季扬娜才说:“昨天有警察来给我们进行户口登记,女皇和他们吵了一架,所以她心情不好。” 王茂如道:“没事,我可以理解。” “我登记好了,选择了罗这个姓,因为我的父亲姓罗曼诺夫,我的名字也登记了罗杨娜。”塔季扬娜苦笑着说,“可是女皇非常生气,她说我忘记了父亲的仇恨,她说我不配做一个公主。” “尽管现在你不是公主,可是你现在是我的女人。”王茂如说道。 塔季扬娜说道:“只是女人之一,你有很多女人。”王茂如苦笑了起来,塔季扬娜继续说:“今天我来,还有一件事要对你说。我要从隔壁搬走了,不再住在你的旁边了。” 王茂如抬起头来,惊讶地问道:“为什么?是我做的不好吗?” 塔季扬娜说:“不。不是你做得不够好,而是你做的太好了,以至于我什么都不用做就全部得到想要的一切了。但是昨天之后,女皇骂了我一顿,我想了一个晚上,终于让我清醒过来。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活在你的襁褓之下。我不是我自己,我就像一只金丝雀一样高贵却不是鸟儿。所以我要离开那座院子,那座院子对于我来说是保护。但也是牢笼,它囚禁了我的内心,让我没有了自己,没有了自己的生活和理想。” 王茂如皱着眉头。半响才说:“塔娜。你要和萨卡琳娜那个疯女人一起复国吗?你也疯了吗?那是不可能成功的啊。”他握住塔季扬娜的手说:“塔娜,你不要和她一起疯狂,也不要和她一起冒险。你甚至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死,而复国是需要鲜血和牺牲的,也许下一刻死亡就会是我们的儿子。你想看到他处在危险之中吗,塔娜?” “不,你误会了,今天我来的目的并不是要复国。我不是萨卡琳娜,我也不希望安德烈成为小沙皇。”塔季扬娜解释说。王茂如满意地笑了起来。塔季扬娜略带迷茫的双眼渐渐地执着起来,她似乎下定了决心,道,“我要成为罗杨娜女士,而不是在你背后的一只金丝雀。秀盛,谢谢你曾经给了我保护,给了我爱情,给了我安全,但是现在我感受不到你对我的爱了,或者说你对我只是一种责任和占有欲,我说的没错吧?” 王茂如更加尴尬地笑了,他对塔季扬娜的感情最开始的确是原始的和占有欲,尤其是孤男寡女在船上航行一个月,每天朝夕相处,“日”久生情嘛。但是后来他对塔季扬娜的感情开始有了变化,他逐渐地爱上了这个单纯的女孩,可他的女人太多了,分享给她的就少了,直至她感觉不到。 塔季扬娜昂起头来,对王茂如说道:“所有的爱,都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我们年轻的时候相爱过,可是现在你的爱不但要分给其他妻子,还有子女,当然主要还是献给了你的国家,因为你是一国的总统。所以在我这里你只剩下责任和义务,少的可怜,让我感受不到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和骄傲,我不是花朵,给予阳光和水分就可以存货,我是一个人。秀盛,我是一个女人,我需要的是心灵与心灵上的沟通,我需要的是时时刻刻感受到我的男人对我的爱。你明白吗?” “明白。”王茂如语气低落,他向后靠了一下,沙发的若软靠垫也觉得膈着自己的后背,陡然之间他觉得自己仿佛老了一些。这么多年过来了,自己做了很多,得到很多,也许是权力和金钱让自己得到一切太容易,这容易得到的往往也不会珍惜。他望着塔季扬娜深蓝色的双眸,内心充满着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塔娜,是我忽略了你。” 塔季扬娜笑了起来,笑容中带着如释重负的放松,她的双眼忽然充满着对未来的期盼,她说道:“秀盛,你没有对不起我,一直以来你对我非常好,我非常感谢你。可是我现在发现,其实我在乎的不是你爱我,而是你能够保护我。是的,我是个自私的女人,我是一个卑鄙的女人,我已经不爱你了,却利用你的权利地位金钱保护自己。长久以来我一直都在欺骗自己,但是现在我想对你说,我不想再骗你了,我更不想再骗自己了。” 王茂如感受到她渐渐地抽离了我在自己手中的她的手,现在的塔季扬娜略微有些丰盈,也许是斯拉夫人种的女人的特点,在生了孩子之后都会变胖,但塔季扬娜保养的很好,有一种风韵的美,充满着成熟女人知性的味道。不过,这一切似乎都与他无关了,因为他感受到了她的拒绝,她并不是威胁自己,也不是在撒娇,她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这让王茂如感到非常挫败,这个曾经属于自己的女人,她的心不在自己这里了。他能够强行的让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可是这样做又能得到什么呢?自己只不过把她当做珍稀动物关在牢笼之中而已,十天半个月想起来她,去看一看她。 “唉……”王茂如长叹一声,说到底,自己也是一个自私的人,他承认自己是个占有欲非常强的人,他不愿意塔季扬娜离开自己,却不得不接受她的心已经不再自己身上的事实。而之所以她的心不在自己身上,是因为自己长时间对她的冷漠和忽略,人只有失去了什么的时候才发现那是最宝贵的。他望着她的双眼,塔季扬娜的眼神之中略微闪现一丝丝犹豫不决,但随即又回复了坚定。 “你爱上别人了?”王茂如问。 塔季扬娜摇了摇头,说:“如果我爱上别的人,我一定会告诉你。”她读懂了他的眼神,说:“不要挽留我了,我有自己的决定,我要成为我自己,而不是你的钻石。” “好吧。”王茂如苦笑了一下,“如果你想要做自己,想要过一种全新的生活,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一定会帮助你。” “谢谢。”塔季扬娜说,“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一定不会对你客气。至于安德烈,我想回家问一下,他想留在你身边,还是留在我身边,反请放心,不管他在哪里,他都是你的儿子。” 王茂如再一次苦笑,说:“我希望他留在我身边。” “那么我劝说他一下吧。”塔季扬娜说。 “我们算是分手了吗?”王茂如问。 “是的,我们不是离婚,而是分手。”塔季扬娜笑着站了起来,说:“秀盛,我要成为罗杨娜女士,一个全新的我,一个不再被你保护,拥有自己的生活,爱情,甚至婚姻的罗杨娜女士。再见,秀盛,曾经我的爱人和保镖。” 王茂如也站了起来,与她拥抱了一下,用力的拥抱了一下。塔季扬娜笑了,她在王茂如的耳根轻轻地亲了一下,说:“再见。” 转身的时候,她忍不住留下了泪水,这泪水是对八年的感情的眷恋吧。 王茂如颓然地坐在沙发上,许久不动一下,管家王鹏端着奶茶站在外面也不敢进来,但见张奎安走了过来,忙说道:“张先生,我家老爷心情不太好,您是聪明人,您劝一劝他。” “发生了什么?”张奎安问。 王鹏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洋少奶奶走的时候也哭了,咱做下人的不敢随便猜。” 张奎安转眼一想,一脸苦笑说:“得了,我估摸着这事儿还跟我有关呢。” “啊?”王鹏吓了一跳,警惕地上下打量张奎安,张奎安哭笑不得说:“大管家,你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和我现在负责的工作有关,我最近在政府中搞汉化运动,要求俄罗斯人不许取汉名,说汉语,估计是你们的洋少奶奶不高兴了吧。” “谁知道呢。”王鹏咂嘴道。 张奎安挠着头说:“所以啊,我更不能进去劝,我这一进去就得挨骂,这事儿我干不了。我走了,今天没什么事儿了,我也会去早点休息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红色的请柬,交到王鹏手中说道:“对了,这是大总统的学生给他的请柬,冯尹彬要结婚了。” “继华少爷?”王鹏问。 “是冯尹彬冯继华。”张奎安笑道,“这小子行啊,打算在上海结婚了。”他转身刚要走,却听到王茂如的声音道:“定国,你在啊,我正要找你。今天我们去吃点火锅吧,好久没吃东来顺的羔羊肉了。” 张奎安忙道:“求之不得,岂敢违命,只是某家是吃饱了才来的,这顿饭是亏大了乎。”王茂如哈哈大笑,一扫阴霾的情绪,这家伙真是个妙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