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交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零八章 交锋

第一百零八章交锋 “秀盛君,秀盛君的学问,我很佩服。”川岛速浪一开始就拍马屁道:“我拜读过秀盛君的《大国崛起》深有感触,请秀盛君给点评一下。”说着这个川岛速浪拿出一套《大国崛起》系列图书递了过来,王茂如笑着接在手里,翻开一看,每一页都写着备注和读后感。他以为只是这前几页,越往后看,读后感和备注写的越多,他又放下这一本,拿起另一本,看到居然每一本都写满了读后感和读书笔记,心中充满了震惊。王茂如这才认真地放下书,道:“川岛先生,读书的认真让人佩服。” 川岛速浪道:“比起秀盛君的大才,这都不算什么。我一直想知道,秀盛君为什么弃文崇武,要知道,做军人,可是随时有生命危险的。而且你这么富有,怎么会想到做一名军人?” 王茂如微微一笑,道:“权力,川岛君,你不喜欢权力吗?” 川岛速浪哈哈大笑,心中道果然,中国人对权力的热衷,让及时充满再多才华的人,也最终泯灭众人。他拍拍手,几个ri本歌姬出来跳舞,川岛速浪又道:“这次宴请秀盛君,实在是因为太佩服秀盛君的才华,还请原谅我的鲁莽。秀盛君没有因为我是一个无名之辈而拒绝我,真是让我太开心了。” 王茂如道:“我和ri本人还是比较友好的,《顺天时报》的记者宫藏平良就是我的至交好友,只是听说他写了一篇文章,讽刺你们ri本内阁,因为这件事儿得罪大人物被免职了,哎,自那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他了。川岛君,你应该在ri本认识许多人,帮我打听一下他吧。” 川岛速浪道:“秀盛君还真是问对人了,你的这位朋友得罪人太厉害,现在都找不到工作,生活颇为拮据,哎,我倒是知道他也想帮帮他,只是他这个人是非常不希望别人可怜他的。” 王茂如想了想,问道:“川岛君能不能找到他?” “能。” “好,凡尘,拿一张三千美元的支票。”王茂如道,任元星拿过来支票,还是美国花旗银行的支票,他放到川岛速浪的桌子上,道:“川岛君,拜托你帮我把这张支票转给他,告诉他这是我出书赚到的提成。” 川岛速浪颇为玩味地看着支票,道:“秀盛君这么信任我?” 王茂如呵呵一笑道:“能包下来大槐楼酒店一层的ri本商人,会短视的只看重这三千美元,那便是我看错了。” 川岛速浪哈哈大笑,道:“好,好,冲着秀盛君的这份信任,我川岛速浪一定把信带到。” 第一天川岛速浪倒也没提出什么要求,只是拉关系,王茂如也跟他胡吹一番,川岛速浪很奇怪他怎么有那么多财富,王茂如笑说自己发明了丝袜材料尼龙,自己的财富倒是大半来自于女人,现在美国杜邦公司还有自己的干股。所以自己在这边就算是赔了,美国那边每年的分成也有几十万美元,根本不怕。川岛速浪恍然大悟,要么自己手下黑龙会间谍查不出来,这个人为什么这么有钱,原来是尼龙的发明人。心中也不禁感慨,中国人才何其多也,他要是一个ri本人该多好啊。 次ri的时候驮马基本上都准备好了,因为从沈阳到长chun有两天路走,一条是乘坐ri本占领的南满铁路,另一条是步行沿大路从沈阳走到吉林城。当然,乘坐ri本的南满铁路北上是不可能的,ri本人从来没有允许过中国武装力量进入南满铁路区域,更别说为中国部队提供铁路运送服务了。因此从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部队路过沈阳之后,一直到呼伦贝尔,都是步行和骑马。因为这个时候东北地区狼患还是比较严重,所以王茂如也要求部队不得分散,队伍行军时,最小单独单位是排。 张作霖也为王茂如准备了一些礼物,除了给他本人的一些金银珠宝当做礼物,还给他三千袋白面以及三百辆马车,这可让王茂如大为感谢,抓着张作霖的手,道:“雨亭大哥,以后若有差遣,小弟定当全力以赴。”张作霖哈哈一笑道:“别给我扯犊子,赶紧好好干那巴布扎布就得了,说这些哩格儿楞话没用。”王茂如也笑起来,说:“雨亭大哥好爽快,我有几件礼物送给大哥。”回头对副官说道:“把礼物带过来。” 几个穿黑sè军装的第十七混成旅的士兵赶着大车过来,一共是五辆大车,王茂如抓着张作霖的手走过去,示意士兵把盖子打开。见到礼物,张作霖大吃一惊,道:“这……这……这他娘的也太……老弟,俺……俺得咋说啊。”原来这是五辆车的俄制武器,是俄国大使用来收买他的五百条水连珠步枪。倒不是王茂如不想留下来,只是这水连珠步枪的子弹还得从俄国人哪里购买,如今俄国人正在欧战,一切物资都向欧洲运送过去,水连珠的子弹也水涨船高。最重要的是,王茂如不希望自己被俄国人牵制住脖子,让对手牵制住自己的脖子,只怕自己死得更快。 张作霖有野心,有魄力,有资历,也有能力成为东北王,而王茂如作为一个排袁世凯马匹上来的暴发户军阀,实在是没有这个能力和资历,即便他用再多的努力,别人也只会认为他曾经担任过袁世凯称帝的幕僚,资助过袁世凯的皇袍。而且以他现在的底蕴,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发展,除非他能够收复失土……这也是他正要努力的。 正当王茂如准备好一切,准备开拔的时候,ri本间谍川岛速浪又一次拜访王茂如,并且向他提出,ri本驻沈阳领事馆领事,ri本南满铁路会长佳田龙一希望能与王茂如会面,并且ri本方面愿意向第十七混成旅提供铁路运输。这让王茂如大吃一惊,他忙叫来李品仙与祝永泉两人商议,祝永泉说ri本人肯定没安好心,他是对ri本人充满怨恨的,而李品仙却笑说ri本人如今倒是好使眼sè,帮咱们运兵固然没存好心,但也不是一无是处,肯定是想让咱们去北边跟俄国人死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