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断臂与侮辱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零九章 断臂与侮辱

第一百零九章断臂与侮辱 王茂如与手下几个人商议之后,觉得这ri本人给自己出了个难题,接受吧,得罪俄国人,不接受吧,得罪ri本人,商量来商量去,倒是没个结果。最后王茂如还是决定接受ri本的“好意”,毕竟俄国没几年混了。决定好之后,王茂如便乘车ri茂酒店,与川岛速浪一起来到沈阳ri本领事馆。 佳田龙一对王茂如的接受表示出极大的兴趣,不断赞美王茂如的著作,并且说ri本国内许多人都非常崇拜王茂如,就是ri本军方也有许多人都很喜欢他的这本书,佳田龙一说道:“大隗首相私下里说过,这本书让许多ri本人第一次了解到了自己国家的成长史,ri本的一些大学已经将《大国崛起》列为选修课程,我的儿子也很喜欢这本书,要是让他知道我和这本书的作者,秀盛君同桌吃饭,肯定会问我要你的签名。” 王茂如微笑点头说您太过奖了,我写书的时候也只是想给中国找一些例子,希望国家崛起,ri本能够打败俄国,也是火器时代之后,第一次有sè人种战胜白sè人种,堪称典范,大家应该学习。听到他对ri俄战争的赞美,佳田龙一很是高兴,两人又谈了一些,过了一会儿,佳田龙一拉拢道:“俄国人在亚洲占据大片土地,尤其是贵国的外兴安岭地区和江东四十六屯,库页岛等,唉,三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啊。所以,俄国,是我们亚洲人的共同敌人。”王茂如深以为然,ri本味中国带来的伤害是心理上的,而俄国人给中国人造成的伤害却是生理上的。俄国人如砍掉中国人一只手臂,ri本人长期欺负病中的中国人,病总会好转的,但是手臂掉了就没了。王茂如一定要北上守边,也心存当俄国人二月革命十月革命响起的时候,趁虚而入,收回外兴安岭江东六十四屯库页岛海参崴等地。至于ri本人,慢慢跟他们耗,ri本人总会有耗不起哪天,但是世界上谁也跟俄国人耗不起,只能快刀斩乱麻。也因此,王茂如定下主意,ri本人作为长期的未来的敌人,而俄国人却作为眼下的需要快速解决的敌人,解决这敌人不单单自己的强大,还需要一些助手,有便宜就占的ri本人,此时正是这样的一个伙伴。王茂如假惺惺地说道:“希望有ri我们合作,消灭亚洲的俄国人,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不是百人的殖民地。” “好!”川岛速浪拍着桌子跳起来,道:“亚洲人的亚洲,为这句话,我们干杯!” 王茂如喝了一口酒,心中说道:“亚洲是中国人的亚洲,你们小ri本,跟俄国人一样该死。”嘴上却说:“好,喝酒,喝酒,没想到佳田领事也拥有如此战略xing的目光,真是让人感到佩服。” 佳田龙一哈哈大笑道:“和秀盛君比起来,我是指沧海一粟了。” “您太客气了。” 佳田龙一向川岛速浪示意,川岛速浪立即说道:“其实,我们也可以帮助秀盛君达成一些心愿,例如驱逐俄国人。” 王茂如立即说道:“川岛君,其实每个中国人都希望将俄国人赶出去,可是……唉,俄国是欧洲强国,我在我的书中也说过,你们ri本虽然打赢了俄国,可是也伤筋动骨,是不是?”佳田龙一等ri本武官点头表示认同,王茂如又道:“所以我虽然想,但是没有那个实力,没有实力啊。而且如今我的第一责任,不是把国土抢回来,而是防止国土再度流失。俄国人已经看准了外蒙,和东蒙,我就是不能让东蒙成为俄国人的领土。” “在东蒙其实有个人也恨俄国人。”川岛速浪说道。 “谁?” “巴布扎布。”川岛速浪不动声sè地说道。 王茂如冷笑起来,川岛速浪道:“巴布扎布虽然投靠俄国人,但是他是利用俄国人而已,他……”王茂如抬起右手,道:“巴布扎布只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条就是被我消灭,第二条,就是向我投降,一起对抗俄国人,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川岛速浪道:“我们ri本方面的意思,是你们能够进行合作。”王茂如道:“合作可以,投靠我,可以合作,我不会和这样的人平等的。”川岛速浪忙笑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又向王茂如送礼道:“沈阳到长chun这段路,我们ri本关东军通过研究认为,为了东亚的繁荣,他们愿意承担运送贵部的任务。” “实在是太感谢了。”王茂如心里骂着,脸上却笑着,嘴里表示着感谢。 在张作霖等人的送别之下,王茂如和他的第十七混成旅弟兄们登上了ri本南满铁路,并且由于与ri方达成共识,ri本关东军也并未挑衅,沿路ri本关东军护送,两ri之后抵达长chun。此时长chun由中俄ri三方共管,长chun铁路沿线由ri俄管理,形成ri俄的租界,其他地区由吉林省督军孟恩远管理,由于孟恩远不愿与ri俄产生争端,于是在长chun没有中队,只有jing察部队。 王茂如抵达之后,便看到一件令他十分气愤的事情,几个哥萨克骑兵在租界意外肆意纵马,将一个幼儿踩死,而后俄国人扬长而去,几个jing察等到俄国人走之后才赶了过来。幼儿的家人失声痛哭,长chun府jing察局长长叹一口气,让人拿出二十块大洋交给失去幼儿的家人。 “这jing察局长是谁?” “这人叫白广敬,是前清东北陆军讲武堂毕业二期的,今年三十三岁。”何如飞回答道,“算起来这人也是有本事,和他同期毕业的许多都在南方战死了,他死守着老家不走,宁可当个jing察局长。长chun府三方势力角逐,除了白广敬倒是没人能治得了。我听说他这人孝顺,不愿意远离父母,估计也有这个原因。” 王茂如问:“他是孟督军的人?” 何如飞道:“他是旗人出身,最看不起的就是孟督军了。” “这话怎么说?” 何如飞笑道:“孟督军以前是在茶园里给人端茶壶的,所以人送外号孟大茶壶,以前是伺候旗人的奴才,想一下,以前的奴才现在成了上司,哪有旗人看得起他。要不是长chun府缺不了他,孟督军早就把他换掉了。他会ri语,俄语,都是自学成才。所以ri本和俄国人都给他面子,有什么争执也会让他处理。孟督军因此也不敢动他。” “这人倒是人才。”王茂如赞道。 何如飞道:“旅帅是想拉拢他?” “是。” “怕是不易啊。” 王茂如笑道:“我知道,不过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等我实力大涨之后的。”来到长chun府之后,与长chun县县长以及jing察局局长白广敬聊了一会儿,言语之间可见这两人面和心不合,想必这县长是孟恩远的人,于是便对白广敬有拉拢之意。倒是白广敬却没有北上的意思,直说自己敬佩将军,将来有机会多多交往云云。王茂如知道他现在是看不上自己的实力,这也难怪,便不再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