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天津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十一章 天津

第十一章天津 几天之后,锁住和二根从河北沧州带来十二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都是十仈jiu岁,也都是亲戚,能找到个有钱的雇主,自然是拉扯自家的亲戚。虽然人数多了,但是王茂如并没有在意,等店铺收拾好之后,让他们学会用枪,说此番出国,唯恐国外有所纷乱,于是配枪而行。几个人用了几天时间才学会开枪瞄准,虽然舍得不准,但是也有模有样了,最主要是王茂如舍得花钱让他们实弹shè击,一个人打光了一千发子弹,怎么也shè出经验了。 十四个护卫,两个经理,加上浦继的跟班姚全儿,两名护卫,一共是二十一个人,浩浩荡荡地准备出发。等唐宝琪和她的老妈子来的时候,见到这么一大群人,有点傻眼了,这些人都出国? 乘坐者běi jing开往天津的火车,慢慢悠悠地到了天津,一路上沧州的小伙子居然不适应火车,有几个还吐个不停。唐宝琪的家就在天津洋人的租界中,王茂如准备送她回家,而且经过这些天的接触,两人又恢复到无话不谈的地步。 王茂如什么心思,唐宝琪自然是明白,唐宝琪的心思,王茂如也是明白,只是两个人都不说出来而已,其他人也看得明明白白。所以浦继才带着大伙躲得远远的,没去做电灯泡。俩人在火车餐车上亲亲我我,谁都不是瞎子,除了有两个油头粉面的少爷见唐宝琪美貌前来滋扰,还没等他俩说话,锁住等十几个便站了起来,吓得两人逃回车中。 终于到了天津,这几个晕车的小伙子趴在旅馆床上几乎都起不来了,王茂如要送唐宝琪,便让他们先休息。而坐不住的浦继,早带着姚全儿跑去天津的窑馆子里厮混去了,没法子,一车上当大哥的王茂如有美人相陪,自己干瞪眼,憋得慌。 “唐绍仪?”王茂如吃了一惊,“你说你爹叫唐绍仪?”他咽了一口吐沫,“不是开玩笑吧?”心说,怪不得几次问你,你都不说你家里的情况,原来是前国务总理…… “怎么?吓到了?”唐宝琪笑道。 “不至于,只是没想到你这么看起来朴朴素素的人,唉,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唐宝琪咯咯笑起来。 下了车,来到唐家,唐家的管家开门,接过王茂如的名片,过了一会儿,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快步走了过来。这老人穿着白sè西装,留着两撇浓密的胡子,头发打着头油,jing神抖擞,欢笑道:“秀盛先生,写《大国崛起》的秀盛先生,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如此年轻之才啊。欢迎欢迎,请进。” “唐总理,叨扰了。” 一旁的一个身材高大的蓝sè西装的英俊年轻人微笑站在唐绍仪身后,唐绍仪介绍道:“这是留学美国归来的顾顾维钧博士。” “顾博士,你好你好。”王茂如忙伸手,两人握手之后进入唐府,这栋公寓中间是会客厅,上面是唐家人住的地方,下面是餐厅,厨房,下人的房间以及厕所,王茂如注意到,在餐厅一旁还摆放着一架钢琴。 “喝茶。”唐绍仪说道,“早知道秀盛先生大名,ri本友人多方推荐,今天终于看到尊荣了。小女叨扰了,承蒙王先生亲自送来。” “说来也是巧,我路过天津,而唐小姐恰逢听过我的讲课,顺路拜访一下唐总理。算是我借着唐小姐的光了。”王茂如笑起来道。 “哪里哪里,小六儿顽皮至极,很是让我这个做爹的头疼。”唐绍仪笑道,一边的顾维钧含蓄地笑着,也不说话,显得很有绅士风度。 “不知秀盛先生来天津有何贵干?” “只是路过,我收到ri本横滨大学的邀请函,请我去讲在北大的学科,国际关系学。”王茂如笑道。 提到国际关系,唐绍仪自然是滔滔不绝地与王茂如聊了起来,而顾维钧显然在谈及国际关系的时候,比两人了解的更加透彻,虽然不如王茂如对欧美国家关系从后世来看的验光,但是顾维钧断言说欧洲列强必将一战,还是让王茂如吃了一惊。这是人才啊,人才……顾维钧,靠,想起来了,这个顾维钧不就是中国第一外交家嘛,在巴黎和会上年轻的顾维钧担当中国代表团团长一职,因拒绝在《凡尔赛和约》上签字而名噪一时。他是第一个代表中国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的中国人,第一个担任海牙国际法庭的中国法官,被称为民国第一外交家。 谈到欧洲,不得不谈到现在ri益紧张的欧洲局势,唐绍仪和顾维钧是根据欧美形式做出的分析,而王茂如从欧洲文明史谈及欧洲的局势,并且断定,统一的德国在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之后,定然会挑战老牌帝国英法俄。而年初德奥意同盟国的签订,更是会让这种紧张的局势加深。王茂如说道:“我与少川的看法一致,欧洲必然一战,此战关系世界格局,必然会成为世界大战——但是,欧洲一战,中国却得不到好处,反而会为其所累。” 顾维钧大为惊讶道:“为何这样说?” 王茂如道:“如今中国,各国代表各国势力云集,民国zhèng fu名义虽在,然而长江地区乃英国利益核心,西南地区乃法国利益核心,北方乃俄国利益核心,东北满洲乃ri本利益核心,山东华北又为德国利益核心,各国列强力量在中国相互角逐,反倒是在中国达成一种平衡。这种平衡,一旦发生欧战,将会被打破,造成ri本一家独大的局势。不知二位先生可否认同我书中观点,ri本人,生来就有种忧患意识,他们的地理位置架设在亚洲板块与太平洋地壳板块中间,是一个火山地震带,因此ri本人从小一直在接受生死较量。而这就造成了ri本人对大陆的向往,对陆地的向往使他们面对中国有了更大的野心。如今大连旅顺,都成为了ri本的关东州,就是ri本蚕食我国的第一步啊。当欧战爆发,列强无暇顾及中国,ri本将趁势而起,到那个时候,唉……” “国家弱小,国家弱小。”唐绍仪摇头苦笑道。 三人聊了一会儿,王茂如便离开了,说自己不得不准备出发,唐绍仪也祝他在ri本一行顺利,顾维钧握着他的手道:“秀盛兄,早ri归国,国家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王茂如点头,笑着离开唐府。回到旅店休息,当晚半夜却看到浦继鼻青脸肿地回来,原来是让人给揍了,王茂如感到好奇说谁揍的,浦继气道:“第三镇曹锟他弟弟,曹瑛,他娘的,倒霉。” 还能说什么,碰到那个煞星,谁能惹得起,自然倒霉吧。次ri曹瑛找人找浦继的麻烦,得知他出国去ri本了,这才罢休。 在码头的时候,王茂如惊讶唐宝琪的到来,更惊讶的顾维钧和唐宝琪的姐姐唐宝玥也来送行。临走的时候,唐宝琪塞在他手里一张纸条,王茂如打开一看,上面写着:盼君归来。抬头望去,码头渐渐远去,心中叹了一口气。对于自己而言,还是事业比女人重要,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回来了。

上一篇   第十章 打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