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典型军阀战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一十一章 典型军阀战斗

第一百一十一章典型军阀战斗 军中军官们吵成一团,为了保留自己军营的战斗力,纷纷展开攻势,或亲自跑到新兵营去挑人,而且准备新成立的步三步四步五三个营营官确定,下面的人为了能闹个官职也百般的计谋。没有王茂如见这些人在盘横在双城县无趣,便勒令让他们分别出击,再次剿匪,关外土匪胡子多如牛毛,十几个人的小绺子到处都是,也不愁这些人无事可做。 于是第十七混成旅的六个补充营留下来练兵,四个主力营四散出击先后在双城县,五常县,榆树县,阿城县,扶余县,德惠县剿匪。然而此次剿匪虽然引得周遭邻县的百姓们交口称赞,却得罪了本地吉军。吉林督军孟恩远大为恼火,这剿匪本来是吉林陆军的事情,没想到第十七混成旅越俎代庖。他命令吉林陆军师下第45旅旅长高凤城立即率军北上挺进双城县,兵派人jing告第十七混成旅不要擅自危害地方。 本来王茂如就已经很对先前吉军阻拦的行为就怀恨在心,全旅上下对吉军充满气愤的,趁着这次剿匪,他所幸便得罪到底。当吉军45旅兵峙出发刚刚抵达榆树县的时候,王茂如命令收缩兵力,全体部队返回双城,并且派遣骑兵营从五常县进入舒兰县绕到45旅背后随时准备伏击,着所有部队以及大本营司令部全体六千余人兵逼45旅。 45旅的出发本来就很仓促,孟恩远也只是想给王茂如一个教训,也许是前一次教训不够,这次派遣45旅全体前来希望赶走第十七混成旅。他知道这第十七混成旅是原来的边军守备旅,在孟恩远的印象中,边军守备旅不但战斗力低下,而且兵员嘈杂,说实话,若不是这边军少将王茂如是袁世凯特派,孟恩远甚至都准备吞并了他。 因为轻装前行,45旅的大炮补给等均留在吉林府驻地,高凤成只是携带了步兵,甚至连重机枪都没有携带,一千多号人撒丫子跑来,上刺刀,准备用明亮的刺刀驱赶对手。本来占着公理,这榆树县驻地就是吉军地盘,我赶你走,你必须走,他们自然根本没有想到第十七混成旅会陈兵以待。王茂如很是干脆,既然你不鸟我,我也没必要鸟你了,也没想着武装对峙,既然你yin我就别怪我无情。两方大军刚刚列好阵,连战壕都没有,站在那里面对面地对持。高凤成却不曾想对面将油布掀掉,露出三十多架重机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他忙对手下和自己安慰说,他们肯定不敢动手,别看表现得凶,若是打起仗来,陆军部便肯定会弹劾他们一个内战之罪。话还没说完,便看到对方居然先将大炮发shè,两个炮弹落在吉军当中,顿时炸死了十几人。吉军气势为之一灭,高凤成吓得从马上掉了下来,那马匹受惊发了疯,居然跑了。可怜那高凤成一脚还踏在马镫上,被受惊的战马拖着忽然跑了,身后45旅战士也顿时懵了,在几个贴身马弁的帮助下,终于救回了狼狈不堪的高凤成。 将高凤城先是被炸的提心吊胆,又被疯马搞的惊魂失措差点丧命,这趟差事可是让他大为折损颜面了,看来流年不利啊,高凤成下令道:“撤军,撤军。” 没等高凤城下令反击,就得知后路被切,自家在后面走的慢腾腾的炮兵被人家的骑兵从后面给截了。 炮击之后,却见到对面乱成一团,第十七混成旅倒也懵了,他们这是要闹哪样啊?怎么自己这边还没怎样,对面就乱了?王茂如大手一挥手,下令步兵一团携三个补充营以类似于ri本“万岁冲锋”一般,一鼓作气,在十辆卡车的帮助下冲锋,两千多穿着黑sè军装一脸兴奋的士兵也端着明晃晃的三棱刺刀的火连珠嘶喊着“杀”声拼了命一般地冲向吉军45旅。 高凤城立即高喊:“撤,撤,谁他妈带来的情报,说他妈的他们只有一千多人,这他妈得有上万了,兄弟们,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给我撤啊!”说完自己先骑马跑了,手下大将们气得不行,也立即开溜,见军官都跑了,士兵更是撒丫子跑路,这真是兵败如山倒。然而45旅后路十七混成旅的骑兵营给切断了,只好转道向松花江边跑去。这边第十七混成旅追,那边第45旅逃,但是两条腿怎么跑得过四个蹄子外加卡车轮子,吉军倒也是学聪明了,既然官道跑不过,咱就专挑不好走的路跑,这才没有丢人地被全体生俘。 第十七混成旅扩军之后,太需要一场大胜来团结军队以振军威了。 这45旅本来也不是什么软柿子,在关外陆军中也算是百战jing兵,只是主将无能落得军心惶惶,而且还在大战之时自己先跑了。若是真刀真枪的打起来,这第十七混成旅也未必能得了好,肯定也崩掉几颗牙才行。这让45旅士兵们是越跑越生气,最后有些人索xing不跑了,举着枪蹲在路边等着受降。 军阀之间作战,往往很少有杀俘的,偶有杀俘事后必遭到极端的报复,这也是国内军阀战争的一个特点,打赢了对方却不打死对方,有些类似于江湖之中的比武。而且士兵们说起来是给长官卖命的,既然长官没了,给谁卖命都是一样。投降的士兵,换一身衣服,或换一个番号,还是拿那么多钱,也因此这投降也不什么丢人的事儿。(ps:有些地方例外,如宁马和青马与汉军作战,甚少留俘虏,这不是民族内战争,故此杀孚多在异族之战) 反观对面第十七混成旅,枪炮打战马追汽车跑,士气无不在他们之上,尤其是本地新招的三千新兵,都是出身本地的东北壮小伙,十七八岁的年纪热血方刚,一个个初次上战场最擅长打顺风仗。尤其这追击俘虏一事,根本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和胆量,用四五千人追击人家两千多人,若是练不出气势来,那真是没得指望了。 反倒是王茂如,在追击之后,陷入了沉思,孟恩远肯定会将官司打到陆军部,自己应该好好做准备,找到适合的借口。如今唯一的借口就是说45旅擅自脱离驻地,攻击北上驻防的第十七混成旅却被击退,这件事不能惹到孟恩远身上,惹到他身上,肯定会引得诸多北洋老人不快。能否利用好这一点,王茂如倒是没有多少把握,现在只希望běi jingzhèng fu中已经沉浸在称帝梦想中的袁世凯为了大局稳定两方安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