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次遇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次遇刺

第一百一十三章第一次遇刺 租用俄国人的渡船全军渡过松花江之后,第十七混成旅终于抵达黑龙江省境内,来到了黑龙江省肇源县。王茂如觉得路过哈尔滨却没有到哈尔滨游历有些遗憾,便让军队继续北上,自己带着近卫队的人前往滨江府(民初年哈尔滨的名称)游历了一天。 所见所闻具是发现此时的滨江在俄国人的建设之下,繁荣不下于中国任何其它繁华城市,甚至富裕程度超过奉天省省会沈阳城。王茂如打听得知这滨江府之所以如此繁华,离不开那些俄国的犹太族商人。俄国人排犹数百年,犹太人得不到正常人享有的权力,在俄国犹太人就像是被圈养的猪一样,平ri喂养起来,等到缺钱缺粮了便宰杀犹太人掠夺他们的财产。这引得许多犹太人跑到中国来生活,大量的犹太人到来,不仅仅给滨江府(哈尔滨)带来了欧洲建筑与艺术,同时带来的还有财富,使得滨江府成为了一座东方的莫斯科。 滨江府部分区域是由俄国远东护路队的管辖区,而在整个滨江府只有jing察没有中队,尤其是铁路沿线以内一切都是俄国老毛子做主,里面时常有穿着俄国jing察服的中国jing察,也都是他们雇佣的中国人做辅jing,被当地人叫做二狗子。 在这里俄国人是一等公民,而来远东生活的除了犹太人,就是俄国的酒鬼罪犯流逐者,一般中国老百姓从不与俄国人产生摩擦。偶有产生摩擦中国老百姓要么逃走,要么跪地上求洋大人大度饶过。惹到俄国犹太人顶多被毒打一顿,倒不会有xing命危险,要是惹到的是俄国兵和俄国流浪汉,那就惨了,多半被打死,再由二狗子把尸体拉到城外埋起来。为了防止外交冲突,俄国人甚至不允许滨江府周边县城有中队驻扎的,如呼兰,巴彦,兰西等地只有一些改自旧军队巡防营的jing察执法。 而此处的中国人似乎习惯了逆来顺受,被洋人打骂似乎很正常一般,这种麻木的情况深深地刺痛了王茂如的心,他亲眼见到了一个高大的俄国人因为一点碰撞,便打死一个中国百姓,而周边的人伸长了脖子看热闹,这一幕画面,让他陡然想到了鲁迅笔下一只只待宰的鸭,伸着脖子,仿佛一切都与自己无关紧要,却不想自己也是其中之一,他握着拳头暗暗发誓。 打听得知在哈尔滨最好的菜馆除了租界里的,就属山东同乡会的高家菜馆好吃了,王茂如带着护卫和副官十二个人,跑到这里尝了一尝。这高家菜馆的大掌柜叫高昌图,是早年闯关东,在松花江上放排的人,经过了九死一生,赚了些钱,把山东老家的老婆儿子女儿们都接到哈尔滨,开了这家高家菜馆。托山东人移民东北多的影响,生意红火得不得了。王茂如几个人进去之后,听到他们的口音,周边的人顿时不说话了,以一种异样的验光看着他们。 王茂如等人还以为自己是长得帅,有王八之气呢,过一会儿,外面来了一群人,冲着王茂如等人便来了。站在他们旁边,也不说话,就死盯着他们。 “你们干啥?”卫兵锁住叫道,“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哼,你吃你的,俺们倒要看看,今天你们直隶会馆的人怎么挑刺!”一个身材高大满脸络腮胡子的山东大汉说道。 “挑刺?”王茂如笑了起来,让副官任元星问是怎么回事儿,任元星不是直隶人,口音也听得出来,于是问这事怎么回事儿。这才得知,原来最近山东会馆的人和直隶会馆的人正在闹矛盾,起因是一个山东逃荒的在直隶人开的旅店中死了,于是因为两个地域移民因竞争而潜藏的矛盾,开始公开与激化,山东会馆和直隶会馆隔三差五就会挑对方毛病进行武斗打杂。 王茂如好巧不巧的是,他的卫兵都是沧州的小伙子,直隶人,好嘛,山东会馆的人还以为他们来闹事儿,这才召集一大帮人。说开了之后,大家知道这是误会,老板高昌图连忙道歉,说自己是风声鹤唳了,得罪客人,这一桌算是自己请。王茂如哪能让他请,说你们山东人都挺好,直隶人也挺好,都是在北方逃荒求生活的,应该融为一体,怎么能老是冲突。 任元星说道:“其实这和两个地方地域文化有关,齐鲁大地的孔家文化碰上了燕赵大地的侠义文化,注定要经过许多磨合才能融合在一起。” 王茂如点头称的确如此,吃过了饭,刚刚走出饭店门口,两个拉洋车的车夫从路边赶过去,车棚掀开,两个人刚刚掏枪便shè击。跟在王茂如身后的白顺子眼疾手快,挡在王茂如面前,砰砰几枪之后,白顺子倒在血泊中。卫士们立即还击,打死其中两人,跟卫队长锁住也受了伤,与他关系要好的卫兵张金龙撒丫子追了上去,手中两只匣子炮不管不顾周边的人,砰砰开枪,直到追上两辆车将车夫击毙,又见一个刺客没死,拎着那人的脖子将刺客带了回来。那刺客眼瞅着进气少出气多,任元星一把撕开刺客身上的衣裳,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值得参考的东西,又问道:“你叫什么?好让你有家人来认尸。”那刺客呛呛地低声说了一句“毛鹏举”之后便死了。 “毛鹏举?干什么的。”王茂如冷冷地问。 “不知道,不认得。”任元星说道。 “先救小白和锁住再说,妈的,敢惹我,哼!”王茂如恶狠狠地吐了一口吐沫在地上,卫兵问清楚医院,连忙将两人抬上了洋车,几个人跑向医院。这里最近的西医医院是俄国人的,在租界内,王茂如交给张金龙两根金条,说:“俄国人不能让我们带枪进去,所以只有你一个去医院了,你一定要救下来两人,知道不?” “中。”张金龙点头说道。 回到事发地,任元星此时正在于滨江府jing察局局长陈树鸿说话,讲述整个案件过程,自然,第十七混成旅旅长王茂如遇刺,让陈树鸿吓得半死,立即派人通报滨江道尹李鸿谟。这李鸿谟十ri之前刚刚接替因病辞职的李家鳌担任滨江道尹,就在滨江道发生了45旅与第十七混成旅冲突,起因是第十七混成旅被洪水隔断滞留,第十七混成旅就地剿匪,引发两军冲突。李家鳌因病处理不了公事,这才由李鸿谟担任,不过刚刚上任就被吉林督军孟恩远和吉林巡按使齐耀琳大骂了一顿,全都是这王茂如引得。这下好了,王茂如在吉林省滨江府遇刺,任谁都认会为一定是吉军干的了,孟恩远就算有十张嘴,也说不清这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