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英顺迎接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一十四章 英顺迎接

第一百一十四章英顺迎接 李鸿谟得知消息之后惴惴不安立即赶往事发地点,与陈树鸿商议解决这件事儿,王茂如听他解释,忽然笑道:“虽然不知道是谁干的,但是我知道绝不是吉军干的,我不会追究吉林方面你们的责任。你们帮我查一下毛鹏举这个人,一共是四个刺客,两个扮作车夫,两个扮作商人,其中一个人叫做毛鹏举。还有就是尸体我们不能交给你,我要把它吊起来,倒要看看他们的同伴会不会来夺尸。” 而这次遇刺,也让王茂如喘了一口气,立即上报给běi jing陆军部,běi jing陆军部因为吉林陆军与第十七混成旅这两方冲突一事,虽然两方平息,然而王茂如触犯了北洋老人的利益,不做些处罚,大总统袁世凯也无法面对北洋诸多老人。但是王茂如忽然遇刺,也让陆军部的老北洋们没了办法,孟恩远知道消息,对手下说着王茂如不知惹到哪路大神,看他就是一副短命相,不要再理会他了。但是孟恩远也连忙摘清与自己的关系,不单想běi jing陆军部呈报了陈树鸿的调查结果,还主动派人到王茂如这里,对他说并非自己派人坐下此事,并以自己人格担保。 倒是他的侄子高士滨私下里问:“大帅,杀手是不是你派的?”孟恩远道:“我北洋军人杀人,从来都光明正大杀人,有谁是背地里下手?”高士滨想想也是,忽然道:“是革命党!”孟恩远冷笑不已。 到底是不是革命党刺杀,并不重要了,在得知云锁住中了一枪轻伤,而白顺子身中四枪却保住了xing命之后,王茂如终于长长呼了一口气。他让jing卫营留下来一个连的人在哈尔滨,由盖天久负责在此地暴尸三天,将四具尸体吊在菜市口,打好埋伏等待抓捕其他共犯,而他带着部队,继续北上。盖天久是土匪出身,可以说做这种事情是身经百战了,打埋伏,抓人,盖天久可算是又有一个露脸的地方,便答应下来。 黑龙江陆军派遣英顺的du li骑兵旅前来迎接,这英顺是旗人,也是前朝正白旗的官宦子弟,由于黑龙江旗人较多,因此民国之后,东北的旗人的利益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该做地主的做地主,该当官的继续当官。英顺的手下一千多骑兵除了旗人不是汉军旗就是蒙军旗,对他比较忠心,也因此许兰洲几次想拆散du li骑兵旅却不得。 也许是长期的骑马,导致英顺走路罗圈腿,说起话来,却嗓门奇大,不过因为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说话一口东北味,许多人都听不懂他讲什么。 英顺直接走过来拍着王茂如的肩膀,道:“尿xing,真尿xing,真尿xing啊。兄弟你敢跟孟大茶壶干仗,俺早看那傻了吧唧的老干吧柴禾。”王茂如笑道:“英顺旅长别夸了,我是后悔死了,刚一出关,就把人给得罪了。” “那王八犊子,扯他哩格儿楞嘎哈,咱们整咱咱们的,咱黑龙江军队跟他们吉林军队八竿子巴拉不着。”英顺一口的东北话,除了王茂如这个穿越的,其他人愣是没懂什么意思。王茂如虽然不会说,倒是听得懂,英顺也是说习惯了,要让他说官话反倒不会说,两人越说越开心,英顺邀请他一起去逛窑子,王茂如正好想看看于是应邀同行。这肇源县虽然靠近哈尔滨,但因土地贫瘠,反倒是不怎么繁华,整个县城都破破烂烂的,有四家ri本人开的店铺,一家买皮鞋的,一家开旅馆的,一家买烟酒杂货的,还有一家就是酒馆,正在主街上,挨着这四家ri本商铺的,就是三家窑子。这三家窑子看上去让小县城热闹不少,英顺对这地方很熟络了,来到第二家,中间是一个台子,四周摆放的都是四方酒桌长条凳子,一个粗壮的妈妈带着几个穿着红红绿绿衣裳的女孩跑来伺候。王茂如看了两眼,真是惨不忍睹,于是说:“给个雅间,叫两个质量最好的。”老鸨没有明白,英顺道:“虎逼呵呵的,单间,单间知道不?脑袋穿刺了?还是驴踢了?”老鸨连忙准备,来到二楼的单间,可以看到下面台子上的表演。 台子上表演的有京剧,有河南梆子,有陕西秦腔,黄龙戏,山东吕剧,大鼓,评弹,等等曲目五花八门,下面的人看着一个热闹。此时的东北地方戏二人转还没有发展成型,因此各地戏班来东北会堂,倒是让东北戏曲综合了全国各地地方戏特点。东北戏最有地方特sè的就是跳大神,融合了萨满教驱邪和道教的请神上身。王茂如对那些原汁原味的戏曲一点也不懂,而后来的出现的二人转倒是看的好玩多些。那英顺看的津津有味,时不时指点一下,还有意思下去也试一试。这个年代的娱乐项目也却是少之又少,听听戏、唱唱曲儿就是最大的娱乐项目了,再有就是赌博喝酒。 英顺身材肥大,一脸胡须,左拥右抱好不快活,不过最让人记住的还是他脑袋后面的辫子,也难怪,他是旗人中的贵族,和浦继一样,祖上都是开国功臣。英顺喝了一口酒,道:“这玩意叫烧刀子,贼拉好喝,我们关外这嘎达都歇很这玩意,等么游子多整点啊。” “我受不了。”王茂如呵呵一笑,轻轻地喝了一口道。 “我跟你说,你在哈尔滨挨黑,肯定是孟恩远那王八犊子整的,那老蒯贼咕咚。”英顺说道。 “英大哥,这事儿是谁害我,依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给我提了个醒,不要得意忘形。你说是吧,哈哈,我以前是有点得意忘形了。”王茂如笑道。 英顺道:“恩呢呗,我爹就跟我说,做人别得瑟,得瑟准cāo蛋,哈哈。” “英顺大哥问你个事儿。” “恩呢,你说。” “督军大人和许师长,是什么人?他们都怎么样?” 英顺想了想,哈哈一笑道:“都他妈一样,督军外省人,南蛮子,许师长也是南蛮子,不过许师长够意思,跟兄弟们都挺亲乎,兄弟们都跟他。秀盛老弟啊,你来咱黑龙江,可得长点心呐,看好了跟谁。” “那英顺大哥跟谁混?” 英顺哈哈一笑道:“我自己混,我不乐意跟他们一块儿扯犊子。” “那我也自己混。”王茂如道。 吃喝完停了小曲儿,英顺叫了两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儿(连读,儿化音)进里屋逍遥快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