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真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一十五章 真凶

第一百一十五章真凶 送走了英顺逍遥去,王茂如却没有享受,他返回到军营,如今天气渐凉,住在帐篷中也比较寒冷了,东北的秋晚上冻人。他一个营帐一个营长地巡视,参谋长祝永泉等人跟在他身边,王茂如道:“到了齐齐哈尔,肯定更冷,这该死的天,兄弟们得尽早进入军营。”又吩咐道:“至清,这样,你带骑兵营立即提前到达甘南县,在甘南县找到民房,或者搭建民房,至清,给兄弟们组建一个临时军营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咱们年前就不进入呼伦贝尔了。临行之前,我听外交部说正在跟外蒙谈判,争取取消呼伦贝尔自治,咱们也别逼得太紧。还有就是在天津的军火,还没有运过来,这事儿我得让放心的人运送,别咱们仗还没打就军火先没了。” 一旁军械处处长米少柏抱怨道:“咱们这火炼珠步枪火力和杀伤力的确不错,就是太费弹药了,现在的弹药只够咱们打一场战役,而且咱们子弹口径跟别人不一样,缴获了之后也用不了。” “我知道,我尽量让他们快点运过来。”王茂如道。 几个人巡视完军营,回到司令部,却见盖天久从哈尔滨回来了。一见面,盖天久就道:“几个小贼让我抓到了。” “抓到了?”大家很是惊讶,这速度的确是太快了。 盖天久便说起经过,他让人将刺客尸体吊起来,起初几ri不见效果,之后盖天久想到个办法,他让人放野狗过去,让野狗啃食尸体,这下刺客的同伙更受不了了,一个十七岁的小子半夜去收尸被抓了个正着。抓在手中之后,盖天久便审讯起这小子,年轻人起初很是强硬,但盖天久是谁,他可是土匪窝子长大的,审讯起人来花样百出,只一个晚上,年轻人终于招供了,他承认自己是革命党的刺客,听从南方革命党的命令来吉林鼓动吉林士兵起义,反对袁世凯,而且供出其他同伙藏身之处。盖天久连夜带队,将那一些革命党全部缉拿,又加以审讯,得知跑掉了一个,那人去了大戏房听戏还没回来,估计现在已经跑了。 王茂如问:“革命党杀我干嘛?” 盖天久道:“革命党认为你是袁世凯最忠实的心腹,之前将军你和吉林陆军冲突,如果你受伤或者发生其他事情,咱们第十七混成旅肯定和吉军死磕,陆军部也会处罚孟恩远,如此一来,南方民党的人就有机会带领吉军中人暴动。我还得知了一个消息,给他们提供的武器的是ri本人。” “ri本人要杀我?”王茂如厉声问道。 盖天久摇摇头,也说不清,道:“根据他们说,是ri本人给供他们武器了造反,至于有没有想法杀你,这几个革命党也不是负责人,也不知道是不是。” “他们现在在哪?” “我带回来了。” “明天早上开拔的时候,让那些没见过血的开开刃,练练胆。注意,先把他们舌头割掉,我不想听革命党说话。”王茂如冷血地说道。 祝永泉忙劝道:“将军,这似乎不妥吧?他们不是死囚,只是……” “他们暗杀我,难道不该死吗?”王茂如反问道,“我绝不会放过任何对手,只要他伤害到我。” 听他这么说,祝永泉等军官也不知说什么了,纷纷不语,盖天久说:“那我去割舌头去了。” “好,今晚别让他们死了,记住。”王茂如眼中流露着杀气说道。 次ri一早,祝永泉与宫小旗带着骑兵营骑马开拔了,而步兵们准备的就更多一些。英顺的人眼看他们的枪支那么好,一个个都是火炼珠(e1式步枪),眼馋得不得了。英顺忙说:“兄弟你手下咋都是火炼珠呢,陆军部给发的?” “陆军部发的破枪我能用吗?”王茂如道,“他们给我发了五种枪,十种子弹规格,这不是玩我吗?所以我都私底下卖掉了,还了钱买的火炼珠。我在直隶还有一些工厂,赚了一些钱,才全军配齐了火炼珠。” “诶呀妈呀,你花了不老少钱吧?”英顺道,掰着手指算了一下,“在关外一条火炼珠一百两银子,你这差不多全都配火炼珠,你们得有五千人吧,五千个一百两银子,是多少……老算盘,老算盘,你算一下多少钱?” 一个带瓜皮帽的老头,立即跑过来,果真拿出个算盘噼里啪啦算了一会儿,说:“五十万两银子!” “五十万两银子!!!”英顺吃惊的跳了起来,叫道:“果真?” “果真!” “诶呀妈呀!”英顺一把抓住王茂如的胳膊,说:“兄弟,你家老有钱了吧?” 王茂如一脸黑线,说:“还算有点儿吧。” “诶呀妈呀,诶呀妈呀,诶呀,诶呀,诶呀呀呀。”英顺搓着手,不知说什么了。 王茂如忙拍拍他,道:“英顺大哥,跟我去看场戏去。” “看戏?看什么戏?不是要走了吗?” “就是因为要走,所以才看戏。”王茂如yin笑道。 带着英顺一行人来到校场,六个嘴上塞着布条的人双手被捆吊在树上奄奄一息,宪兵队带着几十个新兵过来,让新兵刺杀,新兵们虽然经历了前次追击45旅的战斗,但是那是离老远开枪,而且子弹都不知道飞到哪去了。之后45旅士兵自己跑了,他们就在后面追,追到的都是跪在地上请降的,因为都是北洋兵,投降的俘虏待遇也不错,也没挨打。 整场冲突下来,不管是45旅,还是第十七混成旅,没死几个人,上报的伤亡人数都是夸张了百倍有余。只是45旅遭受炮击的时候,死了两百多人,被追击的时候被枪打死几十个人,之后被追到江边跳江淹死的居然有一百多人,其余人都安然无恙。第十七混成旅更是伤亡很小,士兵们打了一个欢乐的战斗。虽然增强了信心,却真没有见血,因此这次被宪兵队逼着刺杀练胆,这让新兵很是为难。 ps:感谢书友们一直以来不离不弃的支持,谢谢大家,祝大家心情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