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抵达省会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一十六章 抵达省会

第一百一十六章抵达省会 此时正看到黑脸包公之称的宪兵队长何安定指着一个士兵,说:“你,去刺一刀。” “我……我……我不敢。”那士兵本来就是淳朴的农家子弟,因为发大水才当了兵,平ri最多杀杀猪,哪杀过人。 何安定冲王茂如看了看,见他点头,心下有数了,抽出匣子炮顶在这新兵脑袋上,说:“我数三个数,否则你就死。一……” “二……” “我杀,我杀!”那新兵端起步枪上好刺刀闭着眼睛就冲了过去,树上吊着的革命党却是没死,连忙一个闪身,让过新兵,然后一脚揣在他下体上,新兵捂着裤裆嗷嗷叫疼起来。 “妈的,没用的东西。”何安定骂了一句,又指着另一个新兵,道:“轮到你了,看看,你不敢杀他,他可敢杀你。你去,干掉他。” “是。”这新兵胆子大,上好刺刀,一步一步走过去,见那革命党对他怒目以示,新兵骂道:“你姥姥的,别怪我,怪你自己吧,你姥姥的!”一个突刺,直接刺到了这个革命党心窝,拔出刺刀渐了自己一身血,那革命党死的不能再死了。 何安定道:“其他人,上,对了,最后一个留着,给这个让人踢了卵子的兄弟。”在宪兵的指导下,其余人每个人都给革命党刺了一刀,五个人全身都被刺烂了。最后那个革命党吓得屎尿齐流,而被踢了卵子的新兵,这才站起来,心里气坏了,说:“官长,让我杀。” “你去。”这新兵走到最后一个革命党跟前,道:“我他妈让你踢我。”一脚踹在革命党裤裆上,那人嗷嗷叫了起来,新兵拿出刺刀直接把刺刀从他的下巴刺到脑袋里,那革命党立即死透了。 王茂如点点头,对英顺道:“英顺大哥,还行吧……英顺大哥,英顺大哥?”只见英顺早扶着大腿,嗷嗷在远处呕吐呢。 准备好之后,第十七混成旅全军出发,经过肇东县的时候,见到一个村子火光冲天,王茂如派人去看看怎么回事儿,侦察兵来报,说是几个俄国哥萨克骑兵抢了当地地主家的十几条枪,打伤了几个当地人。 “几个骑兵打上了人抢了十几条枪,他们没反抗?”王茂如问。 “没人敢反抗。”侦察兵说。 “他妈的,这些孬种。”王茂如骂道。 英顺却劝道:“他们倒不是孬种,碰上老毛子谁都抓瞎。” “这话怎么说。” 英顺道:“老毛子没事儿就撩时当地人,就是想让当地人跟他们急眼,最好能打死几个老毛子,老毛子就有借口扩大铁路沿线地盘。” “两年!”王茂如忽然说。 “啥两年?” “两年之后,这种情况一定得改变。” “别忽悠我了。”英顺笑道,“谁都膈应老毛子,谁能惹得起他们啊。”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现在我惹不起,两年之后,哼哼。” 军队一行继续北上,天气越来越冷,在野外也不适合居住了,营帐也不怎么保暖了,于是行军速度越来越慢。终于,抵达龙江县的时候,第一场雪下了起来,大家看着天上落下的大片雪花,兴奋的叫喊起来。抵达龙江县之后,距离齐齐哈尔城就不远了,王茂如准备了一番,先行拜见黑龙江省督军朱庆澜。而英顺的护送任务也到此结束,他要率队返回驻地海伦县,临行之前,王茂如送给了他一百条火炼珠(e1式)步枪,乐的英顺大赞王秀盛够意思。英顺又道:“我和浦继也是亲戚,按照族谱上算下来,他得叫我一声舅老爷。”王茂如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英顺对自己这么亲切了,原来是浦继的功劳,英顺又道:“要是以后有啥差遣动静,跟我唠唠,咱俩相互照应一下。” 王茂如说那是自然,等英顺离开,任元星道:“我看这人对许将军没那么忠心,旅帅,我在一旁看得仔细,一听到钱,这人眼睛都变绿了。” “哈哈哈哈。”王茂如大笑道,“你说的没错,这人的确是贪财,贪财的人好收买,这人将来肯定是我的一大助力。” 牛德禄道:“这英顺我也知道一些,将军还是不要与他走得太近。” “为何?”王茂如问。 牛德禄道:“这英顺本是旗人贵族,手下又有兵,我听说有想复辟的前朝贵族私下里找过他几次,这英顺在陆军部的黑名单上都备了案。将军现在与他交往,却不要走得太近,以免给人找到借口。” 王茂如正sè道:“受教,牛兄。” 部队徐徐前行,靠近齐齐哈尔城,沿路便有巡防营的士兵引路。刚刚抵达齐齐哈尔城,天便黑了,王茂如让士兵驻扎在城外,引得士兵一阵抱怨,毕竟齐齐哈尔城就在眼前,不能进去住,反而驻扎在城外,很是让大家不满。不过因为严苛的军纪,大家只是嘴上抱怨一下。 “将军今天去拜访督军大人吗?”任元星问道。 “天sè渐晚,今天不去了,我和兄弟们一起住在城外。”王茂如道。 “其实将军不必跟兄弟们主在这儿,都知道旅帅你关爱兵卒,爱兵如子,心里都敬佩你。”牛德禄一旁劝慰道,“你住在这儿,兄弟们心里都过意不去。” 王茂如摇头道:“牛兄,你别安慰我了,我今天就和兄弟们在一起住在城外,倒是你,先进城帮我拜会一下朱庆澜大人,我明ri前去再拜访。你应该认识朱庆澜大人吧?” “见过几面,只是我官职太轻,仅仅是个秘书而已。” “陆军次长的秘书还轻?”王茂如哂笑,道:“所以今ri你便去给我打一个前站,省的我太过冒然,你也帮我采购一些礼品。” 牛德禄道:“是,还是将军想的仔细。” 将牛德禄走远,任元星不屑地瞥了一下嘴,不成想却让王茂如见到了,忙低下头,王茂如呵呵一笑拍着他家的肩膀,道:“我知道你们同学不屑牛处长,认为他除了溜须拍马之外什么本事都没有,仗着老北洋的身份混ri子,是不是?” 任元星忙道:“属下不敢。” 王茂如指着他的胸口说道:“你嘴里骗得了我,你心里的想法可骗不了我。”任元星刚要说,王茂如又道:“牛处长不擅长打仗整军,这些都是你擅长的,但是我身边不能只有会打仗的人,你说是不是?必须有人帮我做后勤,帮我与人打交道,帮我处理好身边的事儿,帮我处理好除了打仗其他的事儿。便是战后统计安抚,你说,这是不是你擅长的?”任元星摇摇头,王茂如又道:“要是让你和牛德禄两人坐战后安抚士兵,你认为谁更擅长?” 任元星道:“我不如他。” “就是嘛。”王茂如呵呵一笑道,“行了,凡尘,我知道你心里所属的还是去军队,你智多星任元星的心啊,大着呢,是不是?”任元星摸着后脑勺嘿嘿干笑,王茂如又道:“得,以后有机会,我会让你施展你的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