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督军朱庆澜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一十七章 督军朱庆澜

第一百一十七章督军朱庆澜 黑龙江督军朱庆澜,字子桥、子樵、紫桥。绍兴钱清秦望村人。父锦堂,游幕山东,为历城县刑名师爷,庆澜生于任所。6岁丧父,14岁丧母,自幼孤贫力学。17岁,为治理黄河河工。后随友赴东北,投东三省总督赵尔巽部下,深受赏识,历任三营统领,凤凰、安东知县,东三省营务处会办。朱庆澜1903年在盛京任三营统领,坚持民族大义,曾为击毙美国间谍的哨官潘炳荣抗拒清廷,被革职留任,后又立斩鱼肉百姓的清廷宗室洪其文,朝野震动,被清廷摘掉花翎。 1907年任陆军步队第二标标统。同年入陆军将校研究所,充督练公所参议。 清宣统元年,赵尔巽调四川总督,随之入川,任四川巡jing道,第三十三混成协协统,旋升陆军第十七镇统制,特给陆军副都统衔与同盟会员程潜等编练新军,成为西南主要军事力量。辛亥武昌起义,响应革命,宣布,被推为四川大汉军zhèng fu副都督。后因巡防队索饷哗变及川籍军人反对,不得已离川。 民国元年,任黑龙江督署参谋长,1912年,被袁世凯聘任为临时总统军事顾问。1913年10月后改任护军使兼署民政长、巡按使、黑龙江省将军。朱庆澜任黑龙江督军兼巡按使,整顿军队,巩固边防,收回沙俄所占的我黑龙江航权,民众以首航轮命名为“庆澜号”以资赞颂。但庆澜号首航行至松花江遭到俄方军舰扣押,后多方努力才获得释放。 虽然担任黑龙江省督军,但是他手中却没多少权力和军队,黑龙江省的军权在黑龙江陆军第一师师长许兰洲手中。 许兰洲此人,经营黑龙江二十年,军中上下都是他的人,朱庆澜担任督军就是分他的权,这让许兰洲内心极为不满,于是他屡次派手下对朱庆澜yin奉阳违,又插手zhèng fu中的行政,肆意安插自己人,两人在军界政界斗得不亦乐乎。因为许兰洲在本地经营许久,朱庆澜逐渐失去对zhèng fu的控制,而对于军界,早已经不受控制。 朱庆澜手中没有多少兵,除了在黑省的jing察外,还有一部分因不满许兰洲的巡防营将士。但是民国初年的jing察是由消防队改编,而巡防营本就是旧军队,手中武器许多都是单打一,因此这也是朱庆澜遭受排挤的缘由。对于这一个突然出现的第十七混成旅,他很是意外。第十七混成旅的责任是戍边,并且逼迫呼伦贝尔自治zhèng fu回归,所以这支部队不归黑龙江陆军管理。朱庆澜有心招揽这支部队,听手下人打探,第十七混成旅有六七千人,编制远超混成旅规模,更是欣喜,因为黑龙江陆军第一师也才七千人,只要招揽了第十七混成旅,自己完全可以扭转在省内被许兰洲排挤的情况。 当晚朱庆澜以为王茂如会来拜会自己,左右等待也不得,让人打听,知道原来第十七混成旅住在城外,所有将官也住在城外,只有王茂如的家眷因饱受颠簸这才住在城内的旅店中。朱庆澜道:“这王秀盛不来拜会,打的是什么主意?”参谋长姜登选道:“依属下看来,王秀盛多半是打不定想法投靠谁。我听说英顺一路护送,英顺可是许兰洲的人,这一路上定然给王秀盛出了不少主意。” “英顺这条疯狗。”朱庆澜气道。 姜登选笑道:“不过,王秀盛不像是那么糊涂的人,不妨先等一等。” 朱庆澜捋着胡子,道:“先等等,先等等。” 次ri一早,王茂如一大早带着盖天久、任元星、李德林等人来到黑龙江督军府前来拜会。朱庆澜向姜登选笑了一下,心说还是选择支持督军府,参谋长姜登选也点头表示松了一口气。 王茂如行了一个军礼:“属下第十七混成旅旅长王茂如,请督军指示。”身后一排黑sè军装制服军官一起敬礼,整齐划一,就连一向不注重军仪的盖天久也很认真地敬礼,毕竟这是拜见督军,一方诸侯。 朱庆澜哈哈一笑道,赶紧上来握住王茂如双手,道:“秀盛何须如此多礼,来,来,戍守边关,辛苦,辛苦了。” 王茂如摇头道:“比起督军大人驻守北地两年,属下哪能称得上辛苦。” 朱庆澜道:“坐,坐,咱们长话短说,秀盛想要收复呼伦贝尔可不容易,尤其是此时天寒地冻。” 王茂如道:“俄国如今占领外蒙,下一步就是进占我东北,而呼伦贝尔由叛军分子所持,我部予以保家卫国之决心,以必死之意志,决不允许俄人从我中华手中取得一寸土地。然而呼伦贝尔地广人稀,多是蒙人,因此我部已做好扎根北疆,守卫祖国国防的决心。然而叛军分子多为骑兵,希望督军能予以方便,支持一些骑兵。” 朱庆澜摇头苦笑道:“秀盛有所不知,我虽为督军,但是省内军队却不能轻易调动。而且与叛军作战,实在是不占天时地利。”他捏着胡子想了许久,问一旁的参谋长姜登选道:“超六,你看如何?有哪支骑兵队愿意?” 姜登选想了想,道:“省内的巡防营恐怕都不愿意动身。” 朱庆澜道:“这样吧,我这里多一个骑兵连少一个都无所谓,正好,商元青这小子天天嚷着要打仗,送给你了。” “大帅,这是您的亲兵啊。”姜登选忙说道。 朱庆澜挥挥手,笑道:“英雄无用武之地,宝剑不出鞘,英雄气短啊,商元青跟了我多年,从奉天到四川,再到黑龙江,在我羽翼之下也成不了才。”又对着王茂如说道:“这骑兵连与我来说无用,商元青乃善战之士,虽然没有上过军校,但是于军中乃张飞之能。希望在你手中,有可用之处。” 王茂如忙躬身作揖道:“多谢督军对晚辈的栽培,如今往后,若督军有所指示,属下当万死不辞。” 朱庆澜道:“呵呵,好好休息,不知军营按扎如何?” 王茂如道:“属下准备好今ri拜会完督军大人便开拔到甘南县甘井子城,属下已经提前命人在甘井子城组建临时军营,争取明年开chun收复呼伦贝尔。” “好,好。”听到王茂如说直接北上不作停留,自然是没时间拜访许兰洲,也坚定地表明了不会靠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