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休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一十九章 休整

第一百一十九章休整 如今北洋陆军第十七混成旅终于算是有个地方休整了,虽然这是刘备借荆州,跟督军朱庆澜借来的甘井子城,但是因为来了八千多的人,甘井子城也热闹起来。王茂如手下的士兵军饷是每月六块鹰洋,一块鹰洋换成铜钱就是一吊钱,一吊铜钱是一百五十文,外面一个馒头三文钱,也就是说三块鹰洋足以养活以个人一个月了。不过第十七混成旅有规定,如果不领取的话,士兵们可以将军饷存在军中,如有需要随时需要随时支取。 当士兵们有了钱,还是觉得揣在手中最为保险,哪有人还会放在军中的。 第十七混成旅自从怀柔出发以来到现在走了两个月,终于算是第一次有了家。而王茂如知道军士们的辛苦,一路上风餐露宿,遇到其他军阀军队,遇到土匪,遇到外队,甚至还要预防逃兵影响军队士气,这终于能够休息了,便也给军士们一些宽待。下令军士可以六天休一天,每周周末士兵都轮班放假。 大头兵们有钱有时间,手头宽裕,在本地消费也极大地刺激了甘井子城的消费。关外什么都不缺,吃的是一直都是山珍野味,喝得是红高粱烧刀子,除了冷的受不了,其他都比关内生活好得多。ri本侵占东北之前,东北人生活比关内人好的太多,近代军阀唯一敢和苏联军队一斗的也只有富裕的奉系东北军。 适应了关外的寒冷之后,王茂如开始了重新练兵,进行整编,并且要让新兵们习惯训练。每ri一早,军营中战鼓响起,士兵们马上起床洗漱,集合跑步,吃饭之后进行cāo列,到了中午吃饭之后学习枪械,然后跑步,攻防训练,吃过晚饭有了zi you时间,睡前洗个冷水澡。起初大家都很怕这个冷水澡,但是自王茂如带头,脱光了衣裳,光溜溜地站在军士们面前先给自己洗了一个冷水澡之后,大家都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习惯。 民国的爷们洗澡也没有洗的这么勤的,尤其是军中,哪有天天洗澡的。可是王大帅就带着士兵们天天都洗澡,除了生病特设的,全军从军官到士兵,除了民夫壮丁例外,一个个都要先洗一个冷水澡才能睡觉。渐渐地因为旅长王茂如做示范,大家逐渐习惯,长官都不怕,咱们小兵坯子怕啥。只是苦了下面的军官,索xing都是年轻人,对能以身作则的长官还是佩服不已的。冬至到来之后,这项riri凉水澡才停了下来,只是王茂如习惯了每ri一个凉水澡,看的军中所有人目瞪口呆。军中的崇拜之风,也因此展开,当兵的不崇拜头上的军官军衔多大,有多少老婆,有多少钱,而是能不能以身作则,作为全军的表率。 六个补充营此时正是展开训练,这新兵训练才算是正是开展,可是让这些新兵们叫苦连天。尤其是这次新兵训练是在秋冬时节,天寒地冻,也使得许多新兵受不了训练而生了病。但是当少将旅长王茂如每ri带着众多士兵跑圈,练习体能,训练作战技能,与一般士兵同样吃苦之后,抱怨声也便渐渐消失了。 冬ri越加寒冷起来,冬至到来的这一天,王茂如接到命令,返回齐齐哈尔召开军事会议,并且商讨关于呼伦贝尔自治的事情。 十月份的时候,ri本攻击青岛,并占领青岛,引起全国上下民众抗议,ri本在山东队山东人民进行迫害,甚至设立法令,如果中国人民一个村有一人反对ri本军队,则全村必死,赫然将山东视为自己的禁脔。 看到了中国zhèng fu的软弱之后,俄国人也想在中国身上割肉,因此在进行会订《中俄蒙协约》即俄方称之的《恰克图协约》中逼迫北洋zhèng fu签订不平等条约,承认外蒙自治,而中国只是蒙古国的宗主国,博克多哥根是蒙古国的自治君主。而当呼伦贝尔宣布du li加入外蒙之后,围绕着呼伦贝尔的问题,三方进行了多方会谈。外蒙抱着俄国人的大腿,俄国人逼迫中国zhèng fu同意呼伦贝尔从黑龙江省划归给外蒙zhèng fu。这一点遭到负责谈判的中方代表毕桂芳断然拒绝,同时因为袁世凯派遣王茂如率军北上,胁迫呼伦贝尔zhèng fu取消自治。 来到齐齐哈尔之后,在督军府中王茂如见到许多本省的达官名流,也第一次见到了黑龙江陆军实际掌控人,黑龙江陆军师师长许兰洲。不过许兰洲不待见他,见到王茂如之后,很是不屑地将脑袋转到一边,表现出对他的厌恶之情。 许兰洲一方人本来计划好给王茂如好看,结果王茂如倒是好,半点面子都不给许兰洲,直接带队去了甘南,让在龙江府司令部等待拜会一天的许兰洲和幕僚们尴尬不已。这番见面,在陆军会议上许兰洲一言不发,也让督军朱庆澜异常尴尬。 许兰洲不发言,他手下人哪有敢发言的,下面四十几位军官,又几乎全是许兰洲的人,朱庆澜带来的军官是外来户,在军中都没有立足之处,就连jing察局长也左右摆布不定,更何况军中军官。王茂如带着两名副官和两名军官,这才给朱庆澜手下一丝底气。 许兰洲想以势压人,诸多军官只有英顺对王茂如表示好感,其他人对他都吹胡子瞪眼。但是王茂如如何会在意,他的底气就是手下七千军队,许兰洲也看不上,他还看不上许兰洲呢。两人吹胡子瞪眼剑拔弩张,结果这次会议反倒是不欢而散。这种结果让朱庆澜内心很是欣喜,两个手握重兵的将军相互斗争,这样他这个名义上的督军才能坐收渔翁之利。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防止这许兰洲暗中生事,宫小旗的骑兵营和商元青的骑兵队也被带来。许兰洲得知是王茂如的军队,欣然安排他们在齐齐哈尔驻扎,更是让许兰洲部下生气。没有督军府与许兰洲的命令,他们不得擅自离开驻地,而王茂如的人却可以得到督军府庇护。 两方人马私下摩擦不少,擦枪走火也是时有的事儿,并且私下打架的事也不在少数。因为王茂如的骑兵部队震慑,许多中立的人也渐渐向朱庆澜靠拢起来。 就在督军府黑龙江陆军会议不欢而散的几ri之后,中华民国三方谈判全权代表毕桂芳来到了齐齐哈尔,并且很意外的,王茂如看到了一个让他特别在意的人,对俄谈判秘书唐宝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