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环绕世界一圈儿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十二章 环绕世界一圈儿

第十二章环绕世界一圈儿 王茂如并没有真心实意来ri本教书的想法,倒是ri本横滨大学待他很是热情。只是ri本人如此谦卑而积极的学习劲头让王茂如更加害怕,ri本人全民学习的特点才是他们强大的原因吧。 借着在街上看到ri本浪人肆意欺负中国人的借口,王茂如拒绝了横滨大学的邀请,带着一众人和五万双丝袜,称ri本ri之丸号轮船南下,来到上海。在上海没有逗留,直接乘船到了香港,也没有留恋香港的繁华,之后又经过马来西亚的马六甲海峡,抵达印度,又越过了印度洋抵达欧洲,最终抵达到法国的马赛港。 这么一来一回,花费不少时间,不过来到欧洲之后,这丝袜风暴算是彻底刮了起来。虽然现阶段欧洲火药味儿很浓,王茂如他们一伙儿卖奢侈品的中国商人却得到了追捧。尤其是法国女人对于cháo流和美的疯狂追求,一时间,以法国为起点,丝袜风暴风靡欧洲。 赚了钱,几人本来要回中国,但是王茂如说去美利坚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发财,这点小钱只在不够,于是带着这几人又跑去美国投机。不过此时美国掀起了排华法案,中国人从事任何工作都遭到歧视,这些人算是权当在纽约市旅游了一番,从东海岸旅游到了西海岸。不过再纽约也并非全无收获,王茂如将怀中唯一的一份资料拿出来,在美国技术专利局,注册了尼龙纤维丝袜的专利。 之前在东郊使馆区向领事夫人们推销丝袜,这边有人向他捎来消息,说欧洲流行丝袜,然而找不到丝袜材料却研制不出来,便造成了他在欧洲销售的丝袜大涨。本来已经奢侈品的丝袜,现在价格已经成为了贵族女人以及上流社会的风向标,仅存的丝袜价格也一涨再涨。 王茂如手中仅剩下制作丝袜的尼龙纤维的制作工艺,本想着自己垄断丝袜生产,然而此时中国的工艺和科技根本达不到要求,寻思不如去美国找厂商合作。 历史上尼龙纤维本是在1937年被发明,王茂如这一拿来主义,倒是让这发明早了将近二十多年。 尼龙纤维的发明注册,让几家美国财团看到了良机,看到了丝袜事业的未来前景。 很快,就有美国几家财团找到王茂如,劝说合作,王茂如也知道美国虽然号称min zhu,但骨子里却不min zhu,合作还好,不合作,指不定哪里就被暗杀了。人家连美国总统都敢暗杀,何况一个中国人? 王茂如却拒绝全权卖出专利,他挑选了一家叫做杜邦的公司合作,要求以专利技术入股尼龙丝袜,占有65%。杜邦公司可不会这么算,要求股份必须低于10%。王茂如知道丝袜的前景,自然不肯答应,谈判几次之后,杜邦公司也在私下几经调查,发现丝袜的销售前景空前,于是提出建议,用钱买断股份,使王茂如的股份降到20%以下,最终以八十万美元的代价,使得王茂如的尼龙股份降至15%。 谈判完成,王茂如算了一下这一行欧美之旅自己赚了百万美元了。不过在得知王茂如这个华人的专利在美国大卖之后,一些美国当地的黑帮和白人社团跑过来勒索,王茂如带着二十多个手下拿枪赶跑了他们,一个队员还在与黑帮冲突的时候被shè杀。王茂如决定归国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严重排华),还是回国更加安全。 准备回到中国之前,浦继找到王茂如说:“咱们就这么空着手回国,不做什么事儿,也不行啊。” “你说咱们倒腾什么赚钱?”王茂如找回来几个人问。 马晓水和崔舟毕竟在洋行做过活,马晓水建议道:“我在洋行做活,倒也知道咱国内缺什么,什么洋钉子洋火洋灯灯泡什么的,不如咱们倒腾点这个。”崔舟又补充说:“还有洋油,洋灯卖就卖一次,洋油倒是能细水长流。” 王茂如忽然问:“倒腾军火是不是暴利润?” 吓得几个人坐在地上,浦继苦笑道:“这军火买卖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从外国到中国的军火生意都是各大洋行把持,没听说过中国人还能做这个的。” 马晓水摇着头说道:“这活儿爷儿您要是做,明儿洋人就派人把您的船给炸了,军火买卖是各大央行垄断的买卖。” “倒也是。”王茂如无奈,“那咱们还是倒腾些常用的货物吧。”不过他眼界到底是比这个世界的人开阔,买了几套做火柴和做洋灯的机器,准备回国开一家火柴厂和洋灯厂。 转眼之间,离开中国小半年了,王茂如等人在洛杉矶乘船返回了国内。在天津的时候,王茂如前去拜会前总理唐绍仪,却得知唐绍仪前往ri本去了,实在不凑巧,而唐宝琪也回到běi jing继续读书,便回到běi jing。 小半年从欧洲美国回来之后,běi jing开了chun,但是古老的běi jing的一切未变,仍旧是那样充满历史的沧桑感和空气中的牛马粪味儿。 浦家这几个月倒是发生一些事儿,浦家老大浦纳因为私下参与宗室复辟被抓了进去。老贝勒倾家荡产地将这混小子救了出来。浦纳倒是因为被关了这些ri子后把毒瘾给戒了,只是浦家是彻底堕落,家中的仆人遣散的遣散,走的走,只剩下几个五十几岁的老仆人从小长在贝勒府,习惯了老主人不忍离去。 老贝勒一个人孤坐在家中,甚是荒凉,浦继回家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年前还熙熙攘攘的家里,如今孤冷的如此落败。 因为跟王茂如做生意,这一行绕地球一圈浦继分到八万美元,让家中生活才宽裕起来,又添办了一些物件儿,几个离去的老人又回到贝勒府上,家中有些了人气。 经此一役,浦家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位置,什么叫做落架的凤凰不如鸡,老贝勒在咨议局终于也每天混个那三十个大洋的月钱,权当他的酒钱。就连往ri满人遗老遗少的聚会,他都不去了,自家落难的时候,这些人逃得比兔子还快。 丝袜点关闭之后,王茂如回来没有让让马晓水和崔舟闲下来,他咨询这两人意见,这在běi jing开一间洋火厂和油灯场要多少钱,在哪个位置。听到两个人说的头头是道,王茂如觉得两人都挺好,都适合做个经理,便在běi jing开了两家工厂,一家生产烟火,一家生产油灯,两人分别作经理兼厂长。 取名华兴火柴厂和华兴油灯厂。火柴和油灯制作简单,人工机械冲压组装,制作周期短,没有时限。王茂如亲自坐镇工厂,以四块大洋的工钱雇佣了二十个工人。然而让大家没想到的是,王茂如找了十几个销售人员,让这些人对客户实行上门销售上门推销等业务。这可是现代销售的主要手段,而在1913年初的这个时候,哪有人会用这种方式,最多就是在博览会上展示自己的商品,坐等着人家上门来。这时候的商人都秉承一个原则,酒香不怕巷子深,诚信为本,大家都是这个模式。而王茂如的销售模式,让这些销售人员吃尽了苦头和甜头。没法子销售人员一个月四块大洋是不假,但是不包括车马费,而且销售人员有提成。有一个销售人员凭借着嘴皮子功夫,跑去山西拿到了一千展油灯和十万盒火柴的订单,这一笔收入就提成就是二十两银子,怎能不让众人有动力。

上一篇   第十一章 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