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再相逢(一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二十章 再相逢(一更)

第一百二十章再相逢 这时候的唐宝琪,并不是唐家的六小姐了,而是外交部北方局二等书记员,煞有其事地数着短发,看的王茂如目瞪口呆。两人看到彼此,唐宝琪立即装作什么也不懂的模样,倒是外交部高级顾问民国中俄蒙三方谈判全权代表毕桂芳,好奇地大量着这个留着八字胡的年轻人,道:“王将军舍弃京城的繁华和事业,自愿率军北上收复失地,效仿汉武大帝旗下霍去病将军封狼居胥之功啊。”毕桂芳不单单担任对俄谈判大使,还同时兼任黑龙江民政长,他在黑龙江为官多年,旧友同僚甚众,从友人口中得知这位手握重兵的将军如今与许兰洲不和,支持都督朱庆澜,因此对他极为感兴趣。 王茂如道:“毕专员过奖了,秀盛有愧,有愧。” 毕桂芳见他盯着自己的秘书,笑道:“这是我的秘书唐宝琪,前总理唐绍仪的女儿,哈哈,你们年轻人认识一下。” 王茂如道:“我们早就认识。” 唐宝琪撇着嘴,一副我才不认识你的模样,流露出一副小女儿的样子,让毕桂芳身后一众年轻人心神一荡。 王茂如道:“毕专员,感谢你啊。” “谢我什么?”毕桂芳奇道。 “谢你带宝琪来见我。”王茂如一脸的激动模样。 唐宝琪小声道:“谁见你,不要脸。” 毕桂芳一脸迷茫,这都是怎么回事儿,其他人也一头雾水,朱庆澜见状插话笑道:“这样,府上备有薄酒,大家共赏一下,边吃边聊。”毕桂芳也觉察到这两人有猫腻,他不明白其中故事,随即点头。 此时许兰洲大声说道:“督军大人,专员大人,属下不胜酒力,军中诸事繁杂,属下还是回军营吧,大人如果以后真有什么事儿,在潜人差遣,尽管吩咐。”这话说起来很是呛人,什么叫这有什么事儿,意思是没什么事儿就别打扰他?许兰洲说完起身擦了擦嘴角,将手帕仍在桌子上,冷笑一声也不理会其中诸人,带着手下军官离开督军府。 毕桂芳看了一下朱庆澜,朱庆澜一脸尴尬苦笑,倒是王茂如帮着说道:“这倔驴不参加更好,省的我看着烦他。”朱庆澜道:“秀盛,不得胡说。”王茂如忙恭敬地说道:“是,督军大人。”两方态度便可以看出,这王茂如不单支持朱庆澜,而且还跟许兰洲死磕到底的意思。 欢迎宴席间倒是没有人谈私事,大家谈起这次与俄国人关于外蒙的难点,zhong yāng迫于俄国的压力,已经接受了外蒙自治的条件,且税收等大权回归到外蒙自治zhèng fu手中,但外蒙需要承认取消du li,作为自治省,主权在中国。但是现在难点现在就在呼伦贝尔这里,这三十万平方公里的广阔土地,相当于三个浙江省面积的地方,自古以来都是归黑龙江将军管辖,作为黑龙江省领土,zhong yāngzhèng fu断然不能允许此处du li,否则相同的情况就会出现在科尔沁草原,那里可是距离běi jing仅仅几百公里。因此,呼伦贝尔作为中俄蒙权力角逐的地区,成了本次谈判的难题,王茂如的第十七混成旅北上,也给了呼伦贝尔当地贵族以极大压力。 毕桂芳道:“秀盛,你若是能给叛军一些教训,我在谈判中或许能多占一些便宜。” 王茂如立即明白他的意思,笑着说道:“毕专员放心,我们第十七混成旅蓄势待发了,给专员透露一个底,我们准备在年前发动一波攻势,让叛军吃些苦头。” 毕桂芳赞道:“好,我等你的好消息,你可要当民国的霍去病啊。”又吩咐道:“然而此举却不宜引起俄国人的过大反应,其中的度和时间,秀盛你要仔细把握。我从běi jing来时,大总统曾说,要是谈,我来,要是打,你来。” 王茂如正sè道:“为军人,为国死而。” 毕桂芳捋着胡子满意笑了笑,那边朱庆澜举杯共同欢迎对俄谈判代表团一行人,并预祝对俄谈判圆满成功。宴会一直持续到天sè稍晚,大家都休息去了,督军府面积颇大,给每个客人安排好在此休息的房间。 回到房间王茂如找来副官任元星,让他去查一下唐小姐在哪间房住。任元星惊讶道:“将军,这……恐怕不好吧,唐小姐是前总理的女儿,您若是想……也不能用强啊。” “滚,你想哪去了,少废话,给我查。”王茂如气道,自己怎么会……会不会呢?王茂如很是犹豫的想了想。 “是。”被骂了一顿的任元星连忙屁滚尿流地去查找,通过督军府的副官长终于找到情报,并汇报旅长大人。王茂如整理好自己易容,走到宝琪休息的院子,让所有人后退,屁颠屁颠来唐宝琪门前敲敲门,里面有人脆生生地问:“您找谁?” “是我啊,宝琪。”王茂如温柔地说。 “哼,你找我干嘛?大半夜的,男女授受不亲,我是中俄蒙谈判专员的秘书,不适合与你边军见面,咱们又没有交情的。”唐宝琪在内嗔道。 王茂如忙说:“找你自然是因为……因为……因为国家大事。” “国家大事找毕专员。” “毕专员让我找你来着。” “真的?” “真的,真的,你给我开门啊。” “信你才怪。”唐宝琪走到门边,隔着门说:“有什么事儿现在你说吧。” 王茂如一本正经地说道:“国家大事,怎能如此儿戏?岂不知隔墙有耳?若是咱们的谈话让俄国人的间谍偷听去了,你我损失是小,国家损失是大啊。” 宝琪这才打开门,黑着脸,就站在门口,说:“你说吧,有什么吩咐,王大帅!”后三个字咬得极重,仿佛咬在他身上一般。 “你生气了?”王茂如厚着脸皮也不顾阻拦走了进去关切地问。 “你……真厚脸皮!哼!我怎么敢生你的气呢,王大帅,还不去找你两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去。”唐宝琪翻着白眼道。 王茂如高兴地拍手,道:“原来你吃醋了,原来你吃醋了,哈哈哈,原来你是在乎我的,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得不到你的芳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