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谈谈情说说爱(二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二十一章 谈谈情说说爱(二更)

第一百二十一章谈谈情说说爱 “鬼才吃你的醋。”唐宝琪气道,看看门外吹着的北风,只好关上了门内,看着王茂如道:“无赖,谁让你进来的。” “嘘,别瞎说。”王茂如沿着玻璃窗指着院子里那一口水井说道:“这督军府你是不知道,原来是黑龙江将军将军府,占地极大,豪华壮观,然而……唉!黑龙江将军寿山你知道吗?他庚子年的时候抵抗俄国人进攻,兵败被攻破之后,全家都自杀在这个院子里。他一个小妾为了不受俄国人凌辱,投井自尽,你看,就是那口井。所以啊,别说鬼啊什么的,不吉利。我听说啊,一到晚上月黑风高,这口井就传来声音,说我好冷,我好冷……” 唐宝琪吓得小脸煞白,忙退回到屋里去,王茂如厚着脸皮关好门,放下布帘子,唐宝琪捂着耳朵喊道:“你别说了,你别说了!” 王茂如嘿嘿一笑,道:“好吧,我不说了,不过这屋子里的确是蛮冷的,会不会是有yin风……” “啊……”唐宝琪吓得跳到床上,窝在被窝里,王茂如走进坐在床边,道:“好了,宝琪,我不说了。”将唐宝琪小脸转过来,见她泪流满面,以为她是吓哭了,心里暗暗乐得不行,嘴上却说怎么不知道你胆子这么小。 “都是你都是你。”唐宝琪恨得捶他的胸口,一把推开他,气道:“都是你,讲什么破鬼故事,都是你都是你。” 王茂如挠着头呵呵一笑,道:“宝琪,见到你真好,能再见到你,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你就在做梦,做你的chun秋大梦吧。”唐宝琪说道。 王茂如忙握着她冰冷的小手,道:“我知道你离我而去之后,我伤心yu绝,肝肠寸断,比孟姜女还惨,唉,简直是,简直是,简直是……惨到惨绝人寰的地步。” 唐宝琪听他胡说本来满脸泪水的,这会儿也忍不住“扑哧”一下乐了出来,道:“就知道油嘴滑舌,哼,谁让你支持袁世凯称帝来着。你我理念差的太大,哼,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才不和你这个帝党的人在一起聊天讲话,你这人满嘴都是假话,大骗子!” 王茂如愕然道:“原来就因为这个破原因离我而去啊?” “什么叫破原因?”唐宝琪气道,跳着脚说:“这是我的理想,我的事业,和我的世界观!” “说得对。”王茂如拍手道,“我支持,我强烈支持你,从现在开始,我决定支持你了,我做宝琪党,不做帝党。你看好不好?” “哼!油嘴滑舌,你就是个大骗子!”唐宝琪被甜言蜜语说动,嘴上仍旧不忿道:“还有为什么你总是忙?忙这个忙那个,也不来见我。惹我生气了,难道就不知道哄哄我吗?难道我配不上你这个尚武将军?” 王茂如忙道:“绝对不是,唉,你不知道我在běi jing的时候每ri是如履薄冰,徐树铮要害我,梁士诒要害我,ri本人要害我,民党的人要暗杀我,袁世凯算计我,袁克定利用我,北洋高官们无不想从我身上沾便宜,我riri小心,时时jing惕。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放下心来,因为我知道我的宝琪不会害我的。” “谁是你的宝琪啊,别瞎说。”唐宝琪娇嗔道。 王茂如道:“还有啊,有些话那个时候我不能说,现在终于可是告诉你实话了。第一件事就是我对袁世凯只是利用关系,谈不上支持,事实上我在心中是反对他称帝的,但是在běi jing,便是如你父亲一样作为民国总理,也因为反对称帝而成为一介平民。当我知道你是前总理的女儿,我那时一个就写过一本书的一介文人,就算开了工厂,有点小钱,想要娶你谈何容易?所以我才利用袁世凯,用三年时间成为了少将旅长,我这才能配得上你唐六小姐。你三姐夫是外交部高官,你唐六小姐的丈夫,可是堂堂陆军少将,这些总不比他差吧?以后你在唐家姐妹当中,也算是顶有面子了。”他总结道:“所以,为了能匹配你的身份,为了能够正大光明的把你娶到家里,我不得不利用袁世凯,取得现在这一切。别人都认为我是投机取巧之辈,但是他们哪知道,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能将来有个好身份,好正式迎娶宝琪你呀。所以我拼命努力,把所有时间都花费在军务上,这才冷落了你。对不起,这么长时间来,冷落了你,我道歉,希望你能够原谅。” 唐宝琪听得又一次泪流满面感动不已,王茂如心说幸好哥口才绝佳,骗骗小女生还是有一套的,正要得意的时候却见唐宝琪忽然不哭了,冲着他甜甜一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王茂如也笑了起来。却不想唐宝琪忽然抓起王茂如的手腕就是一口咬了下去,疼得他“啊呀”地惨叫一声,唐宝琪这才气呼呼地说道:“那你说,你那两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儿?我一来就听说了,你在怀柔县取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小老婆,是不是?” 得,王茂如心说这小女生也不好糊弄,民国的女子不都是可以接受一夫多妻吗?怎么唐六大小姐这么执拗呢,不是中国最早的女权主义者吧?他叹了一口气,悲天悯人地说道:“她们也可怜,我也是偶然间将她们解救下来的,这对姐妹本来被人贩子抓到准备贩卖进窑子里做ji女的,还杀了她们的娘亲,这两个姐妹本来就从小就受尽苦难,如今失去了亲人,更是走投无路。我帮着她们逃离苦海,但是她们也没了家,我本想让他们找点什么事做,然而红颜多祸水吧。许多人贩子和纨绔子弟盯着她们,准备我一离开就把她们抓起来卖个好价钱,我只好帮着她们。之后我帮着她们找到了杀母仇人,报了仇,这两人为了报答于我便要以身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