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警告浦纳(四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一百二十三章 警告浦纳(四更)

第一百二十三章jing告浦纳 到了下午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了,原来代表团的书记员唐宝琪和王茂如早就认识,人家还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毕桂芳的谈判代表团一行二十多人,只有她一个女孩,且是前总理的女儿,自然是得到大家的宠爱,更是诸多未婚男士的梦中情人。她的姐夫可是北洋zhèng fu外交部最红的顾维钧,若是能追到手,便是鲤鱼一跃进龙门了。众多小伙子暗自较劲呢,没想到得知消息原来早就让别人捷足先登了,而且人家还是私定终身的那种。 代表团里的小伙子们美梦破碎,只好把注意力全部放在谈判上,代表团进行了数次会议,表示了自己的底线,就是呼伦贝尔必须接受中国zhèng fu接管。代表团即将出发滨江府(哈尔滨),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谈判,王茂如原本不希望唐宝琪同去,但是她坚持说这是自己的工作,他只能无奈答应,又派了一个连的士兵保护代表团。团长毕桂芳很是郁闷的是,尚武将军派兵保护他们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是zhèng fu专员,而是因为代表团里秘书是人家将军的女人。 送走了毕桂芳等人,王茂如却见到了浦纳,浦大公子特地从济南跑到齐齐哈尔了。王茂如问他什么原因,浦纳吐苦水说济南也不好混。自从ri本人来了之后,在山东肆意破坏,他在济南的生意也受到ri本商人的排挤和ri本浪人的打压,只好将生意转手给济南的本地商人,带着兄弟们北上找靠山了。 浦纳的兄弟多半是破落的旗人和汉军旗人,也有些人是当初在禁军里效力的后来退役或者开除的,三十几个人手下都是大爷做派,懒散享受惯了的人。浦纳也希望带着兄弟们再参军,混个好出身,知道王茂如是大总统面前的红人,要是自己发展顺利了,兴许将来也能成个将军什么的。 这些人的秉xing猜也猜得到,王茂如肯定不会允许他们进入军队败坏军队的风气。想了想之后,王茂如对他说让他去滨江府,要求他们在滨江府安家落户,表面上做生意,暗中帮他打探关外各省以及ri俄消息。 浦纳说这些可是需要钱的,王茂如说给你两万两银子,给我建立起一套情报网,注意一下,多雇佣一些东北货郎,东北这地方地广人稀,胡匪守着胡子道义从来不会劫掠卖货的货郎,你们可以找货郎,或者翘班卖货郎打探消息。 浦纳欣然接受这个工作,王茂如又道:“浦大哥,我和浦继兄弟一般感情,所以对你我也很尊重,所以有一句话,不得不说。” “你说。” 王茂如道:“我知道最近在ri本人的帮助下。肃亲王正在策划宗社武装暴动,但是我想说的是,宗社武装,始终是不成气候的,到时候zhèng fu一旦觉察对付宗社,旗人仅存的一点权力也都不会有了。当年大清帝国都改朝换代了,如今几个宗社分子就能成功?你看看现在旗人中,有哪些名将?所以,这场叛变定然是不成的,我不管别人,但是浦大哥你,决不能参与。” 浦纳呆住了半天,这才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还有,也不要跟ri本人搀和在一起,上次我在哈尔滨遭到暗杀,就是ri本人搞的鬼,所以ri本人实际上是我的敌人。咱们俩既然在一条线上,就一定不要有分歧。”王茂如叮嘱道。 “居然是ri本人?”浦纳奇道,“我听说是江湖人说,不是孟恩远的人吗?” 王茂如冷笑道:“就算真是ri本人,我也不能说出来,现在我惹不起他们,你说是吧?所以我只能对外说江湖人暗杀。” 浦纳捂着额头恍然大悟,道:“原来是ri本的干的,nǎinǎi的,小ri本真不是东西。” 等浦纳一离开,任元星道:“旅帅,这个浦大公子不是把握的人,我看他言辞闪烁,估计早就与ri本人有接触。” “恩,我也认为,这样凡尘,你暗中派人监视他,看一下他在哈尔滨的行踪,我不能养一只白眼狼。”王茂如森然地说道,思考了一下又道:“这样吧,凡尘,你给我暗中组织一支人马,用于收集情报,这个情报机关就叫做呼伦贝尔情报中心。现在你这有名无实的译电处主任,应该有些人马了。” “是。”任元星忙说道,心中窃喜起来,副官副长看起来权力甚大,然而实则手下一兵一卒没有,只是王茂如的传话筒而已。 在齐齐哈尔城开完会议,王茂如带队回到甘南县甘井子城,发现如今的甘井子城更加繁华,街面上忽然冒出了三四十家店铺。其中有饭店餐馆大车店十几家,窑子七八家,赌场三家,还有两家大烟馆以及几家杂货铺。甘南县左治官说这都是因为第十七混成旅住在本地,士兵手头有钱,刺激了本地消费。王茂如回到军营叫来监察处长,原来的监察处长赵增福因为调任步兵三营营长,如今的监察处长由军法处长朱怀龙兼任。王茂如问是否有士兵外出时吸大烟,朱怀龙说士兵放假就逛窑子喝酒,倒是没有人吸烟。王茂如吩咐他说,立即发布士兵管理条例,任何士兵如果吸大烟,定杀不涉,朱怀龙犹豫了一下,道:“士兵没有吸大烟的,但是……有军官吸大烟。” “什么?军官吸大烟?”王茂如很是吃惊,道:“谁?北洋军条例规定吸大烟者不得参军,他不懂吗?是谁?” 朱怀龙道:“是盖营长,他出身草莽,所以……”显然,盖天久是土匪出身,身上一些土匪习气的确是非常难以改过来,有时候难免记不住叮嘱,而且有时候还存有小农思想,以为偷着抽两口别人不知道。 “我来想办法。”王茂如心中微微一暗,嘴上说知道了,这盖天久对自己的帮助很大,他弃匪从军之后,一直以来做事都兢兢业业,北上途中,自己无论交给他什么事儿,盖天久都顺利完满完成,做的一点也不比正规军校毕业的军官们差。王茂如想来想去若是自己直接找盖天久说出来这事儿,伤及了下属面子,便找到盖天久的老兄弟,老秀才参谋官徐老蔫,让徐老蔫私下里想办法劝诫盖天久不要吸大烟。 徐老蔫听完,无奈道:“盖副旅长是因为无事可做,这才闲下来,jing卫营营长说起来就是个安家护院的工作,盖天王本来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不如将军你给他指派个工作,他肯定不会吸大烟了。我们老兄弟再劝一劝,指定能行。”